2016-04-28

中国核电站到底安不安全,万一有事怎么办?

转发此新闻:
时值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30周年,大陆媒体掀起了一波深度报道热潮,个中缘由值得一提。

今天大陆所有媒体无一能触碰的庞大话题的一角──中国核电站到底安不安全,万一有事怎么办?

首先,在科学上这是绝对必要的,放射性污染极其漫长的半衰期,使人类对这种污染对生态环境和人类社会健康的长期影响依然研究不足。

其次,大陆新闻业近十年也发生了巨变。20周年时笔者在一家知名周刊任科学记者,正值盈利高峰的这家媒体仍然负担不起常驻海外记者的费用,编译仍是其国际报道的重要手段。加上内部管理风格的问题,直到笔者写完这个当时并不算火爆的题材,方知杂志其实愿意负担现场采访的成本。

随着中国海外触角的极大扩展,今年新兴媒体不光纷纷派出记者,采访到大量当事人,还大量创造包括虚拟现实在内的传播新模式。

这当然与当地已几乎成了一个「景点」有关,今天的乌克兰也更愿意向世界展示这个前苏联留下的巨大伤痛,特别是当时政府的无知、自负和失职,而已风烛残年的个别主要当事人更是只剩最后的机会为世界留下教训。

但是,一个更隐藏的原因在于:在大陆调查性、批评性新闻报道连年惨遭打压,一批知名媒体被从人事、制度和报道内容上彻底阉割,大批调查记者流离失所的大背景下,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实在是一个千载难逢的绝好题材。它既已过去30年,针对的又是一个已经消失的社会主义巨兽。中共建政以来的多数年代将苏联描绘成十恶不赦的敌人,这起事故发生当时中国社会又处在一轮民主觉醒的高潮前夕,对同为社会主义大国的苏联正在进行的改革正抱以热切的关注。

当然,近年的中共舆论开始全力逆转当年对苏联的负面评价,将苏联解体视为切肤之痛,但毕竟经历了对苏联的全面丑化、对抗和对苏联积弊深刻的理性认识,逆转效果只及于极左语境。

因而这次大陆各种媒体不约而同极力强调的是:切尔诺贝利核事故背后,从核电站的建设、风险的评估和宣传、事故消息的报道、抢险和善后的过程,直到原因的总结分析和教训的汲取,前苏联体制表现出的草率、无知、颟顸、隐瞒、粉饰、欺骗等问题触目惊心,有的直到最近才得以充分揭露。

作为前苏联体制的最大、最彻底继承者,中国虽然有反苏岁月和改革洗礼,但在核电这种典型的国家资本主义体系内,此类弊端很难说已被充分摒弃,尤其是近年中共对央企为代表的国有资本突然变本加厉地视若命根,甚至不切实际地试图将它们进一步合并成更大的巨鳄,更难说中国国企能洗心革面。

在发表于《中国经济周刊》的文章中,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王亦楠总结了苏联留下的震撼人心的四大教训:即使是国家最高领导人,也会成为核电界隐瞒真实情况的对象;即使是顶尖的核能专家,也会严重低估核电失去控制后的风险;处理核事故是「跟看不见的敌人作战」的超高难度且无休无止的残酷战役;因为难以根除核污染,篡改标准、操纵数字、隐瞒真相也就成了官方的「应对办法」。

然而,关于中国,王研究员首先抬出现任最高领导人2014年在国际核安全峰会上阐述的核安全观,表明今上何等圣明,早已高瞻远瞩、运筹帷幄;其次,作者一面强调目前全球核电技术(无论是第几代)也做不到100%安全,而正快速发展中的中国核电更应高度重视「前车之鉴」,一面却对第四个教训,莫名其妙地高呼起意识形态口号来,称这再次印证马克思主义基本观点:「现代资本主义基本经济规律的主要特点是最大限度地追求资本主义利润,而社会主义基本经济规律的主要特点是最大限度地满足整个社会经常增长的物质和文化需要」。

可苏联是社会主义而不是资本主义啊,这个矛盾唯一的解释只能是:文章将苏联的一切信息均列为历史,任何与现实联系的地方都巧妙地只以日本福岛核事故为例。也就是说,越往当前的现实联系,越不敢触碰社会主义国家会不会「篡改标准、操纵数字、隐瞒真相」的可能,并不顾苏联正精于此道的事实,自觉地将这种可能视为资本主义的专利,以避免与社会主义制度下的中国产生任何联想。

真是煞费苦心啊!

当然,对中国核电发展,王研究员还是斗胆提醒:尽管中国在运核电站一直保持良好记录,但中国起步晚,目前30座在运核电机组绝大部分是2007年以后才投入运行,平均年龄仅7.1年(欧盟和美国分别为平均30.6年和35.6年),而已建在建机组已高达55座,进入了「重大核事故发生的高风险区」;核电建设必须要有禁区。如绝不能在长江流域、首都圈等战略要地建设核电站;任何时候都不能把企业经济利益置于公众利益之上。

看出来了吧,前面对制度优越性的一番苦心安慰,全为了后面能凭着良心说几句真相,但仅此而已。实际上后面这点真相只是揭开了今天大陆所有媒体无一能触碰的庞大话题的一角──中国核电站到底安不安全,万一有事怎么办?

然而,一切声音就此戛然而止。

这次大陆还有个别良知栏目提及:苏联当年对切尔诺贝利的宣传最终也还是走上了「坏事变好事」的套路,有些措辞与今天中共惯用的「多难兴邦」如出一辙;当年切尔诺贝利事故发生后70%的香港人反对在大亚湾建核电站,但当时中央只表示已很重视核电安全,李鹏更是一面安排在港喉舌发表正面报道,举办科普展览,一面强调小平同志「不能一反就让,要坚持」的决心,而台湾蒋经国也指示台湾方面不要参与,以防内部反核势力活跃。

前日,浙江海盐民众反对垃圾焚烧电站的抗议又被淹没在警棍和「无理取闹」的舆论中。关于核电站,中国依然只有「中国一贯正确,从无错误,今后也不会有任何错误」的腔调。从事关生命的高危环境议题近年的出事概率和暴露的问题,从中国国家垄断资本疯狂的核电投资建设速度和规模,从相关监督和民意表达的虚假和艰难,从国内舆论对风险的讳莫如深,我们有理由为中国未来发生核事故的可能深深地感到忧虑。

来源:东方日报 / 吴戈 国际时事军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匿名 说...

出事了,当然是删帖禁言砍帐号,严重关切不小心知道真相的人士,要他们闭嘴签下切结书不可泄漏!~

至于其他屁民,死了就死了,难道敢怀疑政府吗?不怕循隙滋事罪,颠覆国家政权罪?

Unknown 说...

支持中国的核电发展!做什么事都有风险,这是无可避免的。最重要的是风险的防范,发展核电技术和核电站的建设符合中国的发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