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25

习近平要打破隔代指定,十九大不确定接班人

转发此新闻:
按照惯例,在将于明年举行的中共十九大上,应该安排习近平的接班人。但是《新史记》杂志独家报道:习近平并不打算在这次党代会上指定自己的接班人。这一信息让人感到既出乎意料之外,却又在中共逻辑之中。今天我们请明镜集团总主笔高伐林先生来介绍《新史记》杂志第31期上的重头文章。


法广:高伐林先生,《新史记》杂志上凌御风文章的标题是:“从毛泽东到习近平:中共接班人的困局”──为什么说五代领袖都遇到接班人的难题?

高伐林:这么说,首先是基于历史事实。中共的开国领袖毛泽东先后选定了刘少奇、林彪、王洪文、邓小平和华国锋等多位接班人,他们在某个特定时期,都曾得到毛 的青睐。但是下场,我们都看到了:刘少奇在“文革”中被打倒,饱受折磨和污辱,孤独惨死在开封;林彪与毛渐行渐远,最后乘飞机出走,坠落在蒙古大漠;王洪文和邓小平则被打入冷宫,邓小平更在“文革”中两次遭到全国批判;在毛泽东临近生命终点,不得已选择华国锋,但这位弱主接班之后根本无法掌控局面,被邓小 平等政治老人废黜。

法广:邓小平选择接班人,遇到挫折,但最后还算比较成功吧?

高伐林:由于邓小平设定了两个无法彼此调和的目标,既想推动改革开放,又要坚持一党专政,先后指定了胡耀邦和赵紫阳当党的总书记,又先后在社会动荡和政治老人的压力之下,将他们俩拿下。相比之下,最后仓促选定的接班人江泽民,并非邓小平自己中意的人,是与其他最有权势的政治老人陈云和李先念博弈、妥协的结果。

1992年,邓小平也动过将之拿下的念头,但是总算江泽民应变及时,而且比较走运的是,掣肘的老人们相继去世,所以他的权力算是掌稳了。

法广:江泽民和胡锦涛又是怎样选择接班人呢?

高伐林:同样遇到难题,但是性质不太一样。江泽民的难题是,他的接班人胡锦涛,是邓小平1992年开中共十四大上给他隔代指定的。凌御风认为,这是邓小平要废除终身制的一步妙棋:即使江泽民不满意胡锦涛,只要胡没出什么大错,江的任期一到,就算多赖了两年掌管军权,也没有理由拒绝交班,只能“到站下车”,这样邓小平安排好的接班模式就难以破坏。就形成了党内的“规矩”。不过,既然不是江自己选定的接班人,他就要想方设法来牵制胡锦涛。胡锦涛的难题就是,作为一个“弱主”,他无力自己选定接班人。本来他培植和器重李克强,但是在江泽民和新一代政治老人压力之下,只能让习近平接班,李克强只能当二把手。

法广:当今的习近平如何考虑接班人问题?

高伐林:胡锦涛在“裸退”之际,对习近平有个嘱托,即对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应该好好培养。“60后”胡春华曾经两下西藏,两进团中央,担任书记处书记和第一书记,又在河北、内蒙、广东等三个不同类型的省分主政,应该说政坛资历是很有分量的。凌御风说,但是因为胡锦涛本人的弱势,不可能像邓小平那样一言九鼎地隔代指定,只能这样对习近平“托孤”。但是,习近平会买胡锦涛的帐吗?胡春华并非习近平的嫡系人马,与习近平并无渊源。从习近平这三年多来的集权过程来看,胡锦涛的“托孤”肯定是要落空了。

法广:每个中共领袖都遇到接班人难题,其中是否有带规律性的东西?

高伐林:是的。这是一个难解的死结:凌御风分析说:掌权者确立接班人的本意是延续自己的路线,保护自己集团的利益,接班人太过强势,会对当权者的地位构成挑战──也就是俗话所说的“抢班夺权”;接班人太过弱势,接班之后势必地位不稳,很容易被别人推翻。强不得,弱不得,分寸怎么把握?接班人是一个具有高难度的职位!而掌权者对接班人也像走钢丝:既要培植他的势力、树立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威望,让他招兵买马;又要时刻警惕他野心膨胀,逼宫继位。二者之间,是既彼此依赖、又互相提防的关系。

更关键的是,只要接班人一确立,党内派系的权力格局就会发生变化,在位掌权者就有极大可能变成“跛脚鸭”,党内就有一大批人投靠未来的新主。这是当权者极不愿意看到的。

法广:这个难题如何解决呢?

高伐林:中共的权力之争,关键问题之一就是接班人问题;中国的社会动荡,也往往发生在权力交接前后。在现行体制之下,难题无法有解,这永远是个最不稳定的瓶颈,甚至比过去传统君主时代更难办──过去君主传位,首要的一条是看你与当朝皇帝的血缘远近,外姓人免谈,这就将选择和竞争的范围做了限定。当今的专制政体,像朝鲜金家那样从爷爷传到孙子受到人们唾弃,竞争者范围扩大了,但是钩心斗角也势必更加复杂和尖锐。总之,选接班人,实在是个难度很大、但又非做不可 的事。

法广:那么,习近平有什么打算呢?

高伐林:《新史记》文章透露,习近平并不想在十九大上指定某人成为自己的接班人,让他历练五年,到二十大时好接班。习近平既破除了胡锦涛表达得很含蓄的“隔代指定”,又尚未选定自己中意的好苗子,只好索性不指定谁接班,这是一种无奈之举。从另一方面看,习近平登上大位之后,表现得雄心勃勃,我行我素,他有可能打算突破中共党魁只能连任一届的既定规则, 让自己继续连任,给考察和挑选接班人留出更多的时间。

但是打破这条既定规则,将引起极大的反弹,很有可能成为泡影。就算实现了,也不过是将接班人难题推延了一段时间而已──任何人都不可能违抗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习近平和中共最终总还得面对接班人难题。这个难题,只有中国走上宪政民主的道路,才有可能看到希望。

来源:法广
转发此新闻:

5 条评论:

匿名 说...

指定还是不指定都会乱套,中共的散伙会

匿名 说...

CCP always has been, and still are 100% incompetent, Chinese people are idiots if they can't see it.

匿名 说...

习皇帝为保疆山永保姓习

匿名 说...

指定或不指定都是共匪。

匿名 说...

习想做皇帝,不想让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