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06

策划实施海伍德案徐明起到了重要作用

转发此新闻:
很多国内外媒体观察家认为,如果没有高层官员的支持,这位商界明星徐明是很难取得如此辉煌业绩。薄徐之间相互关系的细枝末节还有待于调查厘清。人们也很难估计,调查会到什么样的程度。但是,徐明实际上是薄熙来“私人钱夹”的信息,已经渗透到社会各个角落,他为薄熙来的儿子薄瓜瓜提供国外留学经费的传闻也早已充斥坊间。

没有薄熙来的支持,徐明是很难取得如此辉煌的成就

虽然外界很难确认或推翻这些传闻,但这位富商和高级官员之间紧密关系却是不争的事实。就此问题,莫斯科大学亚非学院副院长安德烈?卡尔涅耶夫接受了俄罗斯之声的采访。他说:“从实际来说,中国很多大型私营企业都和某些具体的官员以及各个层次的政府部门关照有直接关系。比如‘海尔’或‘华为’这类新型的商业旗舰,也是获得官员或公开或隐蔽的支持。很多公司本身就是中共高层官员的孩子们设立的。在通常情况下,过渡经济体自身的规则比较模糊,很多时候取决于政府部门的喜好。来自于政府部门或者某些具体官员的支持,演变成商业成功的决定性要素,这种现象也不仅仅存在于中国。”

《纽约时报》的报导也指出,要求匿名的重庆官员和商人称,在薄熙来被免职后的两周中,中央调查组对与薄熙来相关的官员和个人的调查明显加强。

在现有条件下,政府部门也需要商人们的支持,有的时候,需要在一些正面的项目上获得商界的支持。这些公司经常被当做是赞助商,这种体系在很多时候不具备高度的透明性。卡尔涅耶夫强调说。

2012425日的台湾《联合报》,发表了据称是“大陆与台湾了解内情的人士”合作撰写的专文,详细描述了徐明等人为王立军向薄熙来求情未果等内幕。


文章称,徐明、于俊世(前军情系统人员)、马彪(华汇人寿董事局主席)这三个和薄家关系亲密的“家臣”,22日左右从大连来到重庆,为王立军向薄熙来求情,放王立军一马,不要逼王立军无路可走。

知情人士透露,除了徐明外,薄熙来家庭的“家臣”中,最重要的人物当属于俊世,此人出身军情系统,后因故离职,在大连营商,因事入狱,其家人找到谷开来,被“捞”了出来,从此成为薄家近臣和死党。

有熟悉薄家的知情者说,“于俊世和薄家非常亲近,开来和瓜瓜到重庆,都是于开车去接。”王立军此前担任铁岭市公安局局长、薄熙来担任辽宁省省长,介绍两人认识让王为薄所用的关键人,正是于俊世。

《薄熙来事件谜局》一书引述消息人士说:“于俊世在王立军出任重庆市公安局长上,扮演了幕后推手角色。如果没有于俊世向薄熙来强烈推荐王立军,王可能也不会有今天这样的下场。”

于在薄熙来调任重庆、尚未上任前,就已搬家到重庆,住在重庆奥林匹克花园别墅区,当地人称,可能系为薄的管制做情报支援。他在重庆颇为低调,在当地媒体上的唯一一次亮相是因为他的狗咬伤了客人所引发的纠纷。

重庆当地知情者说,“23日晚,于俊世开车接到抵达重庆的马彪和徐明。3人直接到重庆雾都宾馆见薄熙来,谈了一个多小时。后来到重庆公安局王立军办公室(当时王已被免去公安局长职务,只担任副市长,但仍坚持在公安局办公),谈了一夜,天亮才出来。”

薄熙来不为所动,认定王立军是叛徒。三人奔走无功,似乎很沮丧。

文章描述说,三人在重庆期间,不断更换手机,不断转移活动地点,不断变换车辆,力图隐藏行踪。25日晚上,三人乘徐明的私人飞机,从重庆起飞,直飞香港,后来转飞澳洲。直到“两会”前的220日才回国。

薄谷和王交往的牵线人

据《南都周刊》报导,谷徐王三人之间,彼此关系密切。谷、王之间,徐明既是两人的钱袋,又充当了牵线认识的中间人。

徐和王的交情始于2006年,“朋友找王办事,他当场就办了,此后我们很熟”。

2007年底,时任辽宁锦州市公安局局长的王立军经徐明介绍,与薄谷开来结识。当年,谷身体不适,医生发现在其服用的虫草胶囊中混合了铅、汞。谷指控有人投毒。谷身边的工作人员称此为12.06案。徐明推荐王立军办理此案。

“后来处理了谷的司机,谷比较满意,后王立军调到重庆。”徐称。

20086月,王立军调任重庆市公安局长副局长,颇受当时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重视。2008114日起,王立军一周内在市局召开3次会议,学习薄的讲话。王称,熙来书记要求给他压担子,他本人备感压力。他还提到,时任市局局长、党委书记刘光磊“两次跟我谈到担子侧重移位的事”。

王立军()题完字,一副王羲之都不在话下舍我其谁的神态。也经常写字的赵大叔心里可能不服,但假装虔诚欣赏;雷政富很职业地赞赏表情,徐明()一看就有钱:这幅传世书法我买了

此后三年,王立军仕途通畅,从重庆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一路飙升至副省级的重庆市副市长,不仅成为薄治理重庆倚重的手下,也是薄谷家庭内务的重要帮手。

薄谷开来供述,自12.06案后,她和王立军关系良好,“王立军担任了我医疗组的组长,工作之外对我也很尽心,我相当依赖他,瓜瓜(薄谷开来之子)在美国的安保也是他负责。”因此,当认为海伍德威胁到其子的安全时,谷连续两次向王紧急报案。

在接到报案材料后,王立军安排副局长郭维国检查薄瓜瓜和海伍德的往来邮件。郭安排网安总队排查,认为事情并非谷说的那么严重,“没有恐吓信息”。

《南都周刊》记者获得的材料显示,在海伍德案的策划实施中,徐明起到了重要作用,亦可见到王立军的影子。

报导说,1111日,徐明前往重庆市委3号楼拜访薄谷开来,3号楼是薄家住地。谷向徐抱怨王立军办事不力。在听到谷的抱怨后,徐明受托前去王立军处斡旋此事。王立军对徐明称海伍德是外国人,不好控制。徐借口称“听说尼尔吸毒、贩毒”。

谷开来与王立军。

徐供述,自己话音未落,王立军说“这就好办了”。

《南都周刊》记者获悉,1112日,王立军让徐明安排人致电重庆110,举报海伍德为西南贩毒网重要头目,并按王立军的要求,向王立军手机上发送了举报短信。当天,张晓军以薄谷开来的名义邀请海伍德至渝。

谷毒死海伍德后,向王立军介绍情况时被王录音。谷还向徐明透露,当晚她上身穿紧身衣,下穿有裤兜的裤子,大腿小腿都有口袋,毒药、茶叶都放在兜里,海伍德喝多后,她把毒药下到茶里,本来一滴就够了,她多下了几滴。

从此也可见,徐明和谷开来的关系有多近。

11.15”案件发生后,谷开来担心案情暴露、采取了毁证等一系列行动,王立军对谷开来不断折腾、知情面不断扩大产生不满。加上在20111214日,谷开来专门设宴,请参与“11.15”案件办理、替自己掩盖杀人行为的重庆高级警官李阳、王鹏飞、王智等人吃饭。

据新华社报导,王立军认为,应该是1215日他当着郭维国的面责骂王鹏飞、王智的话传回了重庆,“从1214日以后,谷开来就跟我变脸了,开始对我防备。”

201112月底,谷调换、审查了王立军身边四名工作人员。张晓军供述,12月下旬,趁王立军在北京开会,薄谷开来以其贪污腐败为由,带他查抄王的办公室。当天从王的办公室共抄走六十多双皮鞋,七八箱衣服,几十瓶香水,烟酒、补品、手表、金银若干。

徐明等向薄熙来求情:不要逼王立军无路可走

这些举动,令谷、王的矛盾迅速升级。徐明回忆,201217日左右,谷开来让他到重庆,调解其与王的关系。

面对中间人徐明,谷、王的说法再次不一。谷的说辞是,中纪委正在查王,她搜他的办公室,把东西都带到3号楼,是为了保护王。

王显然认为找自己麻烦的是谷,中纪委只是她的托词。王向徐明抱怨,谷把他的东西列了清单,跟他女儿说他是第二个文强,说中纪委要办他,还让重庆纪委找他谈话。

来源:《汇报》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