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04

八千万党员 可有一个是男儿

转发此新闻:
「忠诚的共产党员」促总书记习近平主动辞职的公开信,34日深夜在无界新闻网上瞬间出现,被中国的维稳部门视为近来最严重的破坏事件。当天是两会开幕的日子,人们注意到今年会场上气氛特别,个个都很安静拘谨,可以想像就如文革中发现了「反动标语」而公安正在追查一样,即使不是你写的你也会害怕。由于拘捕媒体人贾葭和无界新闻网几位负责人,以及株连在海外的北风、长平家人而闹得满城风雨,中国政府为这幽灵般出现的不具名文章闹得脸面尽失。到330日,外交部发言人回应说,「任何企图破坏中国国家稳定的行为,都不可能得逞」。这么一说,倒是引出了我的好奇心,他们党内的一封给习近平同志的公开信,怎么就会破坏国家稳定了?

中国改变的契机在哪里,谁来撬动第一块石头?公开信把人们的眼光引向了「共产党员」。问题是,八千万党员,可有一个是男儿?

3月底,海外网站上又出现了「171名中国共产党员」《就立即罢免习近平同志党内外一切职务告全党全军全国人民书》。这也是一份公开信,其基本框架及理由和「忠诚的共产党员」几乎一样,只是内容更具体,事实举例更详细,诉求也从促请习近平总书记辞职升格为要求罢免习近平一切职务。可是,这份信却波澜不惊,没惊动中国公安,好像公安忙着先查第一份公开信,还顾不得这第二份一样。其实不然,中国公安一定对这两份信都仔细研读过,最后的研判却完全不同。

我这样八千万党员之外的人,只能从文本来猜测这两份公开信的可能来龙去脉。

这两篇文字有雷同之处,不仅是内容,还有用词和语句风格。暂且假设它们出自不同的作者之手,那么这两位(或两组)作者,应该都是习总书记的同代人。这一代人经历过文革,看问题的一些习惯和敏感点,是没有经历过文革的年轻人学不出来的。第二封信的「告全党、全军、全国人民书」的说法,是文革中的流行语。现在还会这样写作,我估计作者在文革中曾经是红卫兵组织的笔杆子。从措辞看,这两份信都应该是出自如今的或曾经的党员之手,而且是在思想上比较传统的,在今日政治光谱上偏左的党员。

两份信都从政治、经济、外交、文化上列举和分析习近平的错误,都特别强调党章规定禁止个人崇拜,习总书记搞个人崇拜意味着文革可能再次发生,而文革是一场浩劫。这些内容,向习近平显示作者们是对习近平知根知底的同代人。这些公开信发生在习近平发布的「不得妄议中央」之政治规矩之后,显然是在挑战这一禁忌,等于挑战习近平的权威。这是习近平决不能容忍的。于是,公安紧急出动追查来源,为了破案不忌打破法治底线。公安对待北风、长平家人的恶劣行径,显然有上面可以胡来的尚方宝剑和限期破案的军令状。

但是,为什么第二份信没有引起惊动呢?问题就出在这「171名中国共产党员」上。在经过周永康多年经营维稳,习近平完整继承了周永康的维稳机器并升级提高以后,无论是在境内还是海外,171个党员一起做任何一件事情,中国政府用不了48小时一定能掌握个一清二楚。所以,「171名共产党员」肯定是假的,17名都不可能,最多一个两个人悄悄地写,悄悄地贴在境外网站上。中国公安一定得出了这样结论,这第二份信的影响达不到境内,作者多半是在境外,危害低而且公安鞭长莫及,只能先放一马。

对第一份信之所以如此大动干戈,是因为第一份信的时机、地方、方式选得非常到位。时机是两会开幕之际,地方是海外的参与网首发的同时立即幽灵般出现在境内无界新闻网上,即使只是那么一会儿功夫,但这出现在境内的一会儿功夫强烈地提示它得到广大党内同志们的共识,他们就在身边。方式则是内容、语句都十分符合党内说话的习惯,很克制。正是这样的时机、地方和方式,让别人相信也让习近平相信,这是自家人在说话。而对于习近平来说,党内自家人挑战是最危险的,如论如何要制止。

于是,公安立即开足了马力要查出谁是作者,谁能把它放到境内网站上。互联网的时代,如果作者预先有隐身的准备和一定技术能力,公安要查出真身并不容易。一个月来公安的措施,可以用无头苍蝇瞎撞来形容。就像当年发现了反动标语先抓那个报案人一样,贾葭偶然读到,提醒自己在无界新闻的朋友快删,结果成了第一个失踪被调查的人。无界新闻网至今失联的十几个人,我敢肯定多半是冤枉的,就像当年没有人会在自己家里墙上写反动标语一样。

公安也怀疑作者在境外,可是中国公安鞭长只够得着泰国,大量以前的共产党员退休以后是在欧美加拿大度晚年。他们判断,可能是在美国。第一个目标是北风,因为北风懂互联网技术。他们知道北风的不妥协风格,就从他在国内的家人下手,从而开了迫害海外异见分子在国内的家人之先例。

现在,公开信事件进入了第二阶段。贾葭被释放了,北风和长平在国内的家人都被释放了,事实证明抓他们完全是城门失火殃及无辜。到现在为止,看不出公安手里有真正的线索。但是他们如果不搞出一点结果来杀鸡儆猴,下面无法向习近平交代,上面则不会有安全感。因为,习近平他们明白,底层百姓必要时是可以放手压的,自由派知识分子是软弱而没有力量的,真正能针对他们的错误而威胁他们统治的,只有来自党内自己人。

中共号称有八千万党员,和习近平同龄的很多党员退休后敢说话了,也反对僵硬的制度和目前错误政策,有很多党员出国到了欧美就更敢批评现在的政策。正如两份公开信所说的,习近平的错误和中国的问题是那么明显,党和国家必须改变才有出路。这种改变的契机在哪里,谁来撬动第一块石头?公开信把人们的眼光引向了「共产党员」。问题是,八千万党员,可有一个是男儿?

来源:东网 / 南桥 旅美学者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有一个,毛泽东的好儿子习近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