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29

写打油诗反腐的中纪委书记

转发此新闻:
中共中央纪委前书记吴官正出版了一本《闲来笔潭》,是他的随笔集,其中记录了一则趣事。 2008522日,吴官正去天坛公园游览,有的游人认出他来,问:你是吴书记吗?吴官正说:不是。有的人问:你是吴官正?他回答:是。吴官正在书中评论道:「早就废除了职务终身制,哪能退休了还顶著书记的帽子?」

把吴官正与王歧山放在一起看一看,就明白了何谓「能吏」、谁是庸官。

读到这里,读者直觉得这个人很较真、很有趣,甚至有点可爱。吴官正当了一辈子官,但他本人可能的确是相当清廉的。据他自己讲,他在武汉市当市长的时候,因为家里穷,经常不关门。这当然要弄清楚吴官正此说的语境。武汉市市长是副省部级高官,住在深宅大院里,大门口有武警站岗,邻居不是市委常委就是退休老领导。有门不关,也完全可以放心,不能说这就是他清廉的证据。

近者有媒体报道,这位可爱的中纪委前书记2013年春节前到济南小住,接受夫人建议开始研习铅笔画。所作一幅幅花鸟鱼虫、山水人物画旁边多附有一段或讽喻、或感悟的文字,实际上就是打油诗。比如有一幅《良官赋》,画的是鸟儿引吭高歌,画旁配一首题为「良官骂脏官」的打油诗曰:「我穿此袍十多年,业精于勤苦当甜。你无点墨靠送钱,编织关系滥用权。贪污受贿骨头贱,常说假话上下骗。道德败坏天人怨,判刑坐牢退民田。」

另有一幅《梦里涂鸦》,吴画了两只面对面啼叫的乌鸦,旁边配诗云:「梦里涂鸦画乌鸦,两只张口争说话,高声嚎叫雾霾大,空气质量这么差,产生原因要彻查,祸害头子应捉拿,失职干部得撤下,否则每天还要骂。」

看了这些画,读过所配打油诗,人们不禁喷饭。弄这些东西,对于像吴官正这样被国家全面彻底养起来的前党和国家领导人来说,主要目的是寻找寄托,娱乐自己,以安度晚年。虽然不能当真,却反映了这些老干部的趣味、格调、个性甚至理念和方法。写打油诗斥骂贪官,这在中共高层中还是比较少见的。

这很容易使人想到「泼妇骂街」的说法。泼妇骂街体现了一种无力感,家里的东西被不知道是谁偷了,面对面责难不可得,又心有不甘,于是站到大街上一阵臭骂。其实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主要的效果是渲泄心中不满。但与其骂街,不如防患于未然,或者亡羊补牢,未为晚也。骂街是一种市井习性,徒令大家见出这个人的「小」来。

事实上,吴官正在担任中纪委书记期间,反腐工作也在抓,但说的多、赌咒多、做的少。共产党空洞的道理讲得多,制度建设推动少。他的很多反腐论述极端保守,比如2004111日他在中纪委第三次全体会议上的工作报告中说:「正确判断反腐败斗争形势,是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我们必须看到,党员干部队伍的主流是好的,腐败分子只是极少数。」总的来说是犹抱琵琶半遮面,把腐败说成个别现象。但现在王歧山揪出来的周永康、郭伯雄、徐才厚,崛起于吴执掌中纪委时代,岂不正是吴之所谓「主流」么?

吴挂在嘴上的「坚持用『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指导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也是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这跟他退休后到全国各地遍访古代清官墓地、遗迹,号召「要好好宣传」清官一样,实在是很不着调。一方面说党员干部队伍的主流是好的,一方面又要用『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指导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绕来绕去,真不知道他是如何把其中的逻辑理顺的。可能吴自己理顺了,但人民群众实在是很难理顺。

把吴官正与王歧山放在一起看一看,就明白了何谓「能吏」、谁是庸官。王歧山反腐,首在直面问题,不搞假模假式,强调立规矩、见行动,发现「老虎」就打。而吴官正以其昏昏,使人昏昏,结果把自己也绕昏了。既然断言党员干部「主流是好的」,就算差强人意,还反什么腐呢?他在位的时候很少反腐,近日却跑到广东一家企业里承诺「国家整治贪官」,不在其位反谋其政起来。

也许是有感于王歧山打的「老虎」多,吴官正觉得自己当年付诸行动太少,心有愧悔,所以要写一堆打油诗痛骂贪官,作为一种心理补偿和对世人的一点交代。但一言以概之,不得其法。

来源:东网 / 杨彼得 资深时事评论人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