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06

禁「妄议中央」现反效果 官媒吁官员发声

转发此新闻:
今年一月由中纪委及中央文献研究室出版的《习近平关于严明党的纪律和规矩论述摘编》,引述习近平称:「乱评乱议、口没遮拦现像比较突出。如果造谣生事那是违反党纪甚至违反国法,但这些人就是在那儿调侃,传播小道消息,东家长西家短乱发议论,热中于传发网上不良讯息,甚至一些所谓『铁杆朋友』聚在一起妄议中央大政方针。」

中央早前严厉禁止党内外人士不得「妄议中央」,现在又发现出问题了。

紧接着,习近平在二月十九日强调,官方媒体「必须姓党」,引起哗然。当数以十万,甚至百万计的问题疫苗流落民间,怀疑令致受注射的幼童脑部和智力出现严重问题,甚至瘫痪或成为植物人后,医生在禁令之下不得作出与疫苗造成的问题有关的诊断时,家长投诉无门,极其无助之际,拿着国家人民税收的经费,办的却是「姓党」的全国上下媒体,集体噤声,这就是人民与党偶然出现「不协调」时,「党媒姓党」本质的体现。

当万马齐喑之际,偏偏有个同样是「红二代」的大V任志强不服,在微博上留言反驳:「人民政府啥时候改党政府了?花的是党费吗?」「彻底的分为对立的两个阵营了?当所有的媒体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

「可恼也!」任志强这番言论一出,立即遭受北京千龙网、上海东方网及共青团的中青网等「围剿」,齐声指摘作为中共党员的任志强「公然反党」、「八千多万党员的耻辱」、「忘恩负义」、「妄议中央」等等,直指任志强是中共的毒瘤,应该被踢出党。

当国家网信办查封了拥有2700万「粉丝」的微博后,中纪委属下的《中国纪检监察报》却发表了题为「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的评论,以「能否广开言路,接受建议,常常决定一个朝代的盛衰」等论点,间接驳斥了前述媒体对任志强「上纲上线」的攻击。

这种「一言堂」的独裁政治先声或前奏,在党内也许引起了反弹,加上近期诸如《经济学人》、《时代》周刊等,一再对某些中央领导人展现「不友善」的姿态,加上「巴拿马文件」又确实牵扯到某些中央领导人亲属开设了涉嫌掩饰巨额财富,甚至「洗黑钱」的离岸公司帐户时,中央最高决策层陷于被动。

也许在国内外巨大的压力下,中央最高领导层近日作出了让步,于是党媒近日才出现了类似「领导干部别怕偶尔说错话,不发声致误导才不可原谅」的评论。文章称:「如果总是提心吊胆、小心翼翼、怕这怕那,怕说错话而不敢说、不愿说,事实上也是一种失职。特别是,有时因为怕说错话而不发声,使正确的声音缺席,各种杂音噪音就会混淆视听,甚至谣言满天飞,导致很多工作陷入被动,以致小事情酿成大事件、小问题变成大危机。」

文章指出:「当前,我们正处在社会转型期、矛盾凸显期,社会热点多、公众关切多,需要解疑释惑的事情多,尤其需要领导干部及时作出回应。这是领导干部的责任所在,不能等谎言已经跑遍半个世界,真相还在穿鞋。面对一些公共事件,早说比晚说好,自己说比别人说好。如果遇到重大问题『静默失语』,奉行『宁可不说话,也不说错话』的『鸵鸟式』哲学,明哲保身、爱惜羽毛,不主动做工作、不敢担当、不敢发声,造成严重的思想和舆论误导,那才是不可以原谅的。」

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是官僚体系千古难免的实况。当中央严厉禁止党内外人士不得「妄议中央」的时候,尤以官员为主的他们,便乐得挠起双手看热闹,有问题也闭口不言,看着「盲人骑盲马,夜半临深池」。及至中央发现出问题了,又呼吁官员「开口」,于是又陷入了「一放就乱,一乱就收,一收就死,一死再放」的死局。这些,都不是高高在上,以为发个文件,就解决问题的中央最高层的官爷所能理解的现实状况。

来源:东网 / 郭大眼 独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yuhe dai 说...

“乱评乱议、口没遮拦现像比较突出。如果造谣生事那是违反党纪甚至违反国法,但这些人就是在那儿调侃,传播小道消息,东家长西家短乱发议论,热中于传发网上不良讯息,甚至一些所谓『铁杆朋友』聚在一起妄议中央大政方针。”
这段话充分暴露出习近平是个没文化的傻逼。连言论自由的基本形式和价值都不知道。言论自由就是要让大家随便批评。那些错误的批评随着时间流逝会被事实证伪。这是提供社会进步空间的最好方式。滚回去念完初中吧。傻逼。

匿名 说...

念初中?小学都没有毕业,跳级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