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13

善于自嘲的人民,反衬出善于强权的政府

转发此新闻:
「这届人民不行」是两会过后,大陆网路上相当流行的一句话,它也被活学活用,比如「这届党员不行」「这届学生不行」等等。疫苗事件爆发时,追责无力,各级政府毫无愧色地大打太极推手,等到事件被别的新闻点覆盖,「这届人民」又转战其他的「不行」去了。

「这届人民不行」确实是不行,因为他们不能监督政府,已进退失据。

这个句式之所以流行,当然因为它的奇巧角度,从责备政府跳脱到民众自嘲,一下子从问责的无力中解脱出来,同时产生间接的讥讽效果。这是语言中精巧的提炼,翻遍辞书,恐怕只有《1984》的那句「老大哥在看着你」可以与之媲美,也算是对仗。

在言必称社交媒体的现在大陆,新闻与观点的配置原理都与往常有了很大的改变。那种严肃的议题往往不受欢迎,舆论风暴只在某些吸睛的话题上快速形成,而后又快速消退。「这届不行」,适合社交媒体的轻松调性,不由得它各领风骚数十小时。

而在底子上看,「这届人民不行」确实也是不行,因为他们既不能监督政府,也不能表达此种心意,已经进退失据,总之是没有行的。这个句式几乎被民众很默契地认可、传播,大致上都是心有戚戚焉。对政府的态度从期待它好,到不抱什么期待,已然如是。

这句话的潜在意思还包括:公众对关于如何建立一个好的政府,关于怎样敦促政府进步,如何教导政府向善,诸如此类带着理想而面向政府的喊话,已然全无兴趣,大众的话已经说尽了,也意味着主动切断对政府的寄望。一切围绕政府的希望都成了虚假希望。

人们已经认定政府不会再好了,都知道它坏,尽管不知道它究竟可以有多坏。「本届人民不行」,无非是「本届政府不行」的正话反说,既然拿它政府毫无办法,那就不如从自个说起──某种意义上,大众也懒得再与政府计较,所以,也就不存在政府公信力的问题。

这种自觉切断建立在好政府基础上的理想与期待,也是无法回到一个如何建设好社会的起点上去,实际上是无所依附、无所寄托的虚空状态。说起来,这也是叫人悲哀的情况,只不过「这届人民」已经及时用自嘲取代了愤怒,人心衰变得厉害,也就是这四年。

表现在社会事件上,可以看到政府与民众之间的交流已经枯竭。这是什么意思呢?集中表现就是政府自行其是,不顾及民众感受,不会考虑社会利益,而且将部门、政府乃至于执政党最张扬的、甚至我们认为是见不得人的一面,毫无顾忌地展现出来。

从前都说政府「暴露」出什么什么问题,现在变成了政府「展现」了什么什么恶劣之处。伴随着「这届人民不行」,是「这届政府很行」,民众善于自嘲,政府不惮于自大。反正政府手里有权,实在不行,手里还有兵。这就是当下中国的一个正面特写。

善于自嘲的人民,反衬出善于强权的政府。随着社交媒体或者其他移动技术的大范围使用,有什么样的压迫,就有什么样的自嘲。生存变成了一个取代价值、挤压价值的问题,自嘲软化了许多坚硬的东西。但是,我们又无法指责大众,所以,「不行」就「不行」吧。

来源:东网 / 傅桓 文化观察家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