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07

深圳要走回头路?

转发此新闻:
331日晚间,深圳交警官方微博发文称,41日起,对违规使用电动(机动)三轮车的重点区域、重点企业进行摸底排查和宣传引导,并设立15天的教育过渡期。416日起,对违规上路的电动(机动)三轮车一律查扣,应拘留的一律拘留。

深圳交警对电动自行车聚集、兜客揽客开展整治,被批评是「多数人的暴政」。图为深圳的电动车扣车场,恐怖的壮观

322日至23日,深圳交警开展了为期48小时的电动自行车集中整治行动。行动首日,交警重点在地铁站、公交站、商业繁华区等,对电动自行车聚集、兜客揽客开展整治。此次共查扣摩托车、电动自行车3406辆,拘留322人,非法营运人员采集107次。

网友对此进行了多方面的质疑。

有人把深圳和台湾作比较说,台湾都没有禁摩,为什么深圳就必须禁摩?在台湾,摩托车成为台湾一道风景,去的人都会对摩托车印象深刻。比较是比较,台湾不是深圳,不但地理位置不能等同,政治制度走的也不是一条道。

有人说深圳禁摩,违反了城市交通多元化的理念。城市交通多元化,必须以权力一元化为主导,否则深圳主管部门的领导权力就没有办法充分行使。

有人批评深圳取消摩的是多数人的暴政。多数人的暴政是以不健全的民主为前提的。多数人的暴政对中国目前来说不是危险品,而是政治奢侈品。在中国,民主不是有多少的问题,而是有没有。没有多数人的选举,哪里来的多数人暴政?

有人说深圳此举让深圳的公共决策进入了猪头猪脑猪政策的阶段。对官员进行这样的情绪性渲泄是在可理解的范围之内。他们不是猪头猪脑猪政策,而是因为他们的政策是管理政策,而不是服务政策。深圳的官员们主要是考虑管理上的方便,而不是服务上的麻烦。他们没有公仆意识,而只有统治与管理意识。

对上面观点的评论如果就事论事的评论,得出的结论也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结论。深圳有关部门做的这些事,核心是权力不受制约而导致的权力的蛮横与滥用。权力一滥用,公民的权利就失去了保障,公民的生命、财产、自由、追求幸福的权利就会受到严重的威胁。洛克早就说过,这些基本权利不能交给政府,一旦交给政府,整个人就完了,人随时就不好了。把这些权利留给自己最好,因为如果政府实施暴政,人民可以利用自己的权利推翻政府。

用这些的评判标准来分析深圳禁摩的作法,深圳显然是在走回头路。

走回头路的核心标志就是绝对权力的滥用。

哪一个地方有绝对权力,哪一个地方的经济就会走下坡路。绝对权力造就的繁荣,都会因绝对权力的毁灭而毁灭。只要有绝对权力,就没有法治。有法治的地方,是不可能允许绝对权力的存在,更不可能允许绝对权力的滥用。在此之前的薄熙来在大连和重庆的表演就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通过绝对权力造就的繁荣,即使存在,也是不可能长久的。因为自由才会让城市和国家进入自由而繁荣的国度。

自由就意味着对权力的限制与约束。

想当年深圳在经济上能杀出一条血路,能建设成为现代大都市,与深圳的自由程度成为正比。如果深圳没有自由,尤其是没有经济自由,深圳不可能成为世界的窗口。这窗口包括言论自由、思想解放、政治体制改革、限制公共权力。也正因为如此,深圳才敢为天下先、敢吃螃蟹第一城。

现在深圳的倒退与自由的减少成正比。

对此,孙立平先生说得更具有针对性。44日,他就此在新浪微博上评论道:「就禁摩事情说了几句,不知怎么就联想到炮轰任志强的事情。当时也有一些人跟着欢呼,你看把一个富人拿出来批,多过瘾。但我要说,只要你认同了公权力可以肆意而为的权力,只要你认同了为了所谓正确可以不择手段的做法,你就得为自己成为这种权力的对象做好准备。而这种权力施加的对象,更多时候是弱者。」

弱者,更需要权利,更需要法治,更需要民主。希望依靠强权来改变自己的命运,只会使自己的命运降到奴隶的地位。

奴隶的历史已经上演几千年了,是还没看够还是没看懂?

来自:东方日报 /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