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04

仍在进行的中南海清洗

转发此新闻:
前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落马后,他原来的下属也一个个丢了乌纱帽,最新一期的《名星》杂志披露了令计划中办人马被“集体补枪”的内幕。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邀请到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总编辑助理、美国印第安纳州大学大众传播硕士柯宇倩女士给大家介绍这期杂志的内容。

《名星》第19

法广:令计划2014年突然被中央调查,2015年被双开,但自此之后有关令案的进展,消息不多,此案似乎呈现停滞状态?

柯宇倩:确实,这件案子送司法机关处理后,到现在已经超过半年还没提起公诉,在十八大落马的“老虎”中十分罕见,《名星》杂志指出,这种延宕,与令计划涉及案件复杂、需要调查取证的环节较多有关,也与令计划的弟弟令完成尚在美国,手上掌握一批机密材料,从而牵制中共高层投鼠忌器有关。况且令计划在接受审讯时,还采取了“只认错,不认罪,不担责任”的策略,使得这件案子更难办。

不过自令计划落马后,中央就不声不响地对中办进行大换血,据称将近九成的局、处级官员,要么调离,要么查办。那些令计划主政时期的中办班子到20154月就已经全部被换掉了,这些迹象可能说明令计划案将加速办理。

法广:被查办的中办人员中,级别高的人有哪些?

柯宇倩:在第一波查办中,至少有三名中办副主任被调职,分别是:调往中直工委担任常务副书记的张建平、调往中国社科院担任副院长、党组副书记的赵胜轩、调往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公室担任副主任的王仲田。还有若干名局长:调往国务院法制办担任副主任的夏勇、调往国家旅游局任副局长的霍克、调任中央纪委驻国家卫计委纪检组组长的陈瑞萍、调任中央纪委驻交通运输部纪检组组长的李建波、调任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助理的丁孝文、调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的曹清。这些调动,大多明显具有边缘化趋向,都远离权力核心,而且基本上都 担任副职,重要性大为降低。

法广:您说这是第一波,所以还有第二波吗?

柯宇倩:是的。2016年,第二波的人事行动开始。已经调离的这些官员,乌纱帽纷纷落地,上边提到的王仲田、赵胜轩、丁孝文都被免职,曾任中办调研室主任的卓松盛、国家档案局副局长许士平,也被免职。中共官方一直没有公布他们被免职的原因,《名星》杂志分析,王仲田还不到60岁;63岁的赵胜轩,距离正部级退休年龄还有两年;卓松盛也才54岁,丁孝文才50岁,李建波也没有到退休年龄。如今这些人在同一时间集体被免职,显然不是个人的原因,而是因为他们曾经是令计划的心腹。

不过也有人例外,曾任中办下属毛主席纪念堂管理局局长的陈瑞萍,也在同一时间被免去国家卫计委纪检组组长。但很快就宣布她担任第六巡视组长,继续被赋予“打虎”的职责。

法广:陈瑞萍没被免职的原因是什么?

柯宇倩:陈瑞萍是中办的“老资格”,在中办的工作经历比令计划多21年,从中办秘书局科长一路做到中办毛主席纪念堂管理局局长,她出身根正苗红,197312月到江西省军区农业建设师当了三个月知青,1974年以19岁的年龄进了中央办公厅秘书局,以她的资历,一般人很难相信她会与令计划案有什么瓜葛,果然她在这几波查处中,最后被任命为中央第六巡视组组长,显示出上级对她有一定程度的信任。

法广:中央为什么对中办特别防卫,不只拉走令计划、连他身边的人都拿下?

柯宇倩:因为中办是中共的核心机关,虽然没有主事决策的权力,但因为连通了最高权力,是扼守咽喉的机构,所以中办主任被形容有直追政治局常委的“隐形权力”。消息人士对《名星》说,中办的一个处长到地方办事或考察,地方都要出动副省级官员全程陪同;一些中办官员弄权受贿,例如中办法规室前副主任范悦,不法收入高达千万元,还包养情妇。官方还怀疑令计划领头下的中办成为针对习近平的泄密和谣言发源地,中央当然得好好整治中办一番了。

来源:法广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