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21

朝鲜半岛未来的六种可能性

转发此新闻:
在过去的一个月,半岛局势又出现了新的变化。

朝鲜方面,联合国2270号决议的制裁效果已经开始显现,朝鲜全国的油价开始上涨。同时,朝鲜劳动党党报 《劳动新闻》328日发表社论《朝鲜最强的力量》,呼吁朝鲜全国人民再次进行一次“苦难行军”。所谓“苦难行军”指的是在1994年到1998年朝鲜国内出现的大规模饥荒和经济活动几乎停滞的困难状态。金正恩在2月底发动全国进行“70天运动”,鼓励全党成员和全国人民为在5月初召开的朝鲜劳动党第七次代表大会作出牺牲,甚至直接捐款。

金正恩现场观摩一次武器测试

据外界分析,朝鲜劳动党第七次代表大会将会在57日于平壤召开。这是36年来,同时也是金正恩即位后的首次全党代表大会。预计在大会上金正恩将会宣布朝鲜已经是一个有核国家,并且颁布在他祖父金日成的“主体”和他父亲金正日的“先军”之后的他本人提出的全国指导性思想。415日,朝鲜在金日成诞辰日又向日本海发射导弹,结果失败。

韩国方面,保守派执政党-“新世界党”在国会选举中一败涂地。从控制300个国会席位中的153个下降到122个,仅仅是国会的大约三分之一,这使得朴槿惠总统成为“跛脚鸭”。反对派的“民主党”和“国民之党”在出乎意料的情况下反败为胜,分别获得123个席位和38个席位。这不禁让人怀疑这是否预示着在2018年的总统大选中会出现一个像金大中或者卢武铉类型的“左派”,以扩大接触和鼓励贸易的方式与朝鲜处理当前的核问题?

两国在这过去一个月的新变化也给朝鲜半岛当前的危机带来了六种可能性。这六种可能性也仅仅只是笔者的个人观点,他们的大小并不一样,并且会被新的后续发展所影响。

可能性一:继续僵持

金正恩继续不顾国际社会的普遍反对,一意孤行,顶住制裁的压力,强行进行第五次地下核试验和导弹试验,同时投资大量的资源修建核武器的运载平台和核武器库。但是这次核试验的并没有造成核技术的质变,随后导致了近一步的联合国制裁,新制裁甚至会影响对朝鲜的旅游业和朝鲜的海外劳务输出,近一步扼紧朝鲜本来就不多的外汇储备。根据中国专家的预测,朝鲜甚至可能在今年内就耗光所有航空燃油。但是战争不会爆发。只要朝鲜没有突破核武器小型化的瓶颈,那么美韩就不会动手。这个核实验-制裁-核试验-进一步制裁-核试验的循环将会再来一次,直到朝鲜耗尽资源或者突破这个安全阀值被美韩军事摧毁。

415日,朝鲜在金日成诞辰日又向日本海发射导弹,结果失败。

可能性二:战争全面爆发

金正恩继续一意孤行,顶住制裁的压力,强行进行地下核试验和导弹试验,同时投资大量的资源修建核武器的运载平台和核武器库。在某次核试验后(未必是下一次),美国和韩国已经掌握了朝鲜成功将核武器小型化的决定性证据,在公之于众后,还把这个证据作为它们在未经中国允许的情况下武力摧毁朝鲜核设施的理由。

朝鲜核设施在遭到武力摧毁后彻底失去理性,驻扎在DMZ38线附近的非军事化区)的自行火炮对准韩国万炮齐发,对韩国北部包括首尔在内的城市和军事设施进行报复打击。美国和韩国在付出重大代价后向北跨越三八线,开始“解放”朝鲜。第二次朝鲜战争全面爆发。

如果战争爆发,中国应该会派出军队进入半岛。当然不会是“抗美援朝”,为了保住朝鲜政权和韩美联军再次开战,而是为了中国自己的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朝鲜战争一旦再次爆发,会有无数伤兵和难民涌入中国境内。朝鲜因为极差的卫生基础设施建设,许多人都没有接种过疫苗,使得他们在面对传染病时十分脆弱。甚至把传染病带入中国国境内。

在战争期间,中国可以在朝鲜境内的边境地区划出一道非军事区,将难民安置在内,不允许他们大量进入中国国土。最后以这块中国军队控制的非军事区为筹码与韩美联军谈判,达成四个条件:第一,统一后的韩国永久放弃核武器。第二,驻韩美军的地面部队全部撤走,最多象征性意义的保留几十人。第三,韩国无条件接受所有难民。第四,统一后的韩中边界以目前中朝领土边界为标准,韩方不可提出新的领土要求。所有条件谈成协定后,中美同时撤军。

这第二种可能性是讨论的一种最暴力的极端情况。在过去,全面战争的可能性非常微小,今天的可能性也不大,可是随着朝鲜继续核武器项目的研发,它变得越来越大。朝鲜战争2.0一旦爆发,将会是东北亚各国的灾难。笔者和任何爱好和平的人士都十分不愿意看到。但是阻止战争需要金正恩对于局势有理性的判断,不要一意孤行,和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的基本信任。这两点品质恐怕没有人能够保证金正恩现在具备。

朝鲜劳动党第七次代表大会将会在57日于平壤召开。这是36年来,同时也是金正恩即位后的首次全党代表大会。

可能性三:军事打击后谈判

第三种可能性的前半种与前者一样,朝鲜继续一意孤行研发核武。但是在美国和韩国摧毁它核设施以后,朝鲜保持了理性和清醒,没有做出大规模的报复行动,也就阻止了战争的爆发。这有点类似于1981年的“巴比伦行动”,即以色列当时对于伊拉克核设施进行了军事摧毁,而后伊拉克也没有以全面战争的形式进行报复,最后以色列成功阻止了其核项目的研发。朝鲜甚至可能暂停核项目并且回到六方会谈的谈判桌来。

这种可能性非常微小。因为朝鲜不是一个民主国家,他的领袖不靠选票,依赖的是一种民族主义和个人崇拜所混合的合法性。如果遭受军事打击而不报复,金正恩一向在朝鲜国内自我包装的“自主独立”,“绝不向外界低头”的强硬形象立马就会崩塌,对于他的政权内部稳定十分不利。总而言之,我很难想象一个历史上事无巨细一向以牙还牙的朝鲜会在核设施被摧毁后主动服软。但是,也不能排除他在生死关头保持了头脑清醒的可能性。

丰溪里核试验场的卫星影像图(摄于20131月)。

可能性四:主动谈判

这种应该是目前各国都期待的,最和平的可能性。即在下一次核试验之前,朝鲜主动回到六方会谈的谈判桌上来。因为制裁的原因,朝鲜内部的精英渐渐失去了“礼物政治”的物质奖励。外界的压力转化为内部的压力,精英们不断用各种理由来说服金正恩。最后朝鲜作出以上决定。

目前半岛的一个困境就是:由于朝与韩美的政治互信为零,双方都不愿意先实践自己的许诺。韩美说朝鲜必须先放弃核武器,然后自己才可能考虑跟其签订和平条约和外交关系正常化。但是朝鲜要求对方先跟自己签订和平条约和实现关系正常化,自己有了足够的安全保障才可能放弃核武器。从1994年到现在,双方就活活卡在这个“你先把你的家庭作业做了,我再考虑我的”的困境里面,并且矛盾越来越深,互信越来越低。

中方在3月提出了“齐头并进”的思路,双方其实可以把和平条约会谈和无核化会谈两个进程同时进行,最后和平条约签订的同时完成半岛不可逆的无核化。但是目前朝鲜没有表达出想谈判的意思。也许随着制裁的效果渐渐扩散出去,朝鲜能够主动回到谈判桌,甚至达成“齐头并进”的协议,这也是目前各方困境的最优解。

有分析预测如果朴瑾惠总统还无力阻止朝鲜的核项目的话,“钟摆政治”可能会摆到左派一边,产生一个进步派的韩国总统

可能性五:按兵不动

韩国在刚刚过去的国会大选的结果让许多分析者大吃一惊,保守派仅仅获得了勉强超过三分之一的议席,这证明韩国民众对于目前保守派新世界党拥有许多不满。无论是修改韩国历史教科书,还是与日本达成永久性的慰安妇协定,在韩国国内都是拥有极大争议的。目前还不清楚这些投票多大程度上反映了韩国民众对于当局处理韩朝问题的态度,但是有分析预测如果朴瑾惠总统还无力阻止朝鲜的核项目的话,“钟摆政治”可能会摆到左派一边,产生一个进步派的韩国总统。

传统上来说,韩国左派对于朝鲜更加鸽派,他们主张朝鲜核问题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外界给朝鲜的安全压力造成的。只要解除这些压力,给朝鲜足够的经济援助,消除敌意,鼓励朝鲜国内像中国或越南那样经济改革,朝鲜会渐渐丧失对于核武器的兴趣。金大中在1998年提出“阳光政策”,随后在2000613日在平壤与金正日举行了第一次朝韩首脑峰会。卢武铉上台后将接触政策进一步发展,提出“和平繁荣”政策,2007年朝韩首脑进行了第二次峰会。

朝鲜当局是一定会希望韩国又出现一个左派总统,从而推动解除制裁,跟朝鲜开始和谈,并且不把放弃核武器作为谈判前提。于是笔者认为,朝鲜也有可能目前按兵不动,跟对面僵持下去,不会主动进一步把事情升级。甚至在五月的劳动党大会后暂停一下核项目,看看韩国国内的局势和美国总统大选的结果再说。

20131212日张成泽被判叛国和腐败罪被处死

可能性六:朝鲜内部崩溃

朝鲜内部崩溃(Implosion)一直都是一个很现实的可能性和周围国家的担忧。韩美联军的作战计划5029号就是为了朝鲜内部崩溃的情况而准备的。韩国在卢泰愚总统任期内(1988-1993)年认为随着东欧剧变,苏联解体,朝鲜马上也会要么解体,要么开放。于是韩国主动与中国和苏联建交,希望得到这两个大国对于韩国吸收一个崩溃后的朝鲜的支持,就像西德吸收东德那样。但是朝鲜即没有开放,也没有崩溃,而是存活至今。

可是这并不代表朝鲜政权就会拥有存在下去,就永远不会崩溃了。朝鲜政权依然是世界上最脆弱,最敏感的政权之一,因为可以导致它内部崩溃的因素太多了。金正恩现在为了保证个人权力,对朝鲜高层在进行不断的清洗,从李英浩,到张成泽,玄永哲,几乎每一个朝鲜精英都面临被处决的危险。在这种高度紧张的权力斗争环境中,甚至有可能有人先发制人,发动政变,刺杀金正恩本人,造成朝鲜精英内部大动乱,随后崩溃。

除了统治阶级内讧政变以外,朝鲜的薄弱的基础设施也是一个可以导致内爆的因素。前面提过了,朝鲜卫生条件和基础设施建设非常薄弱,又因为朝鲜人民大量营养不良,人口相对的免疫力非常差。如果某一种国际传染病传入朝鲜或者朝鲜内部爆发瘟疫,极有可能对朝鲜人口带来毁灭性的灾难。201312月,埃博拉病毒疫情在西非爆发,朝鲜紧张得将全国的边境关闭了一段时间,甚至连邦交国的驻朝大使都不得赴任。这就暴露了朝鲜当局对于瘟疫的恐惧和虚弱之处。洪水、虫害,以及其它各种天灾都可以深深伤害朝鲜当局的稳定。

如果朝鲜真的内部崩溃,笔者认为中国的反应会与理论上第二次朝鲜战争爆发的反应一样。派军队进入朝鲜来阻止难民潮涌入中国,随后与韩美谈判。总而言之,笔者认为中国对于一个民主的首尔政权统一朝鲜半岛没有太大的反对,但是绝不会让任何一方主动挑起大战,搞武力统一。


来源:BBC / 杨可靖 乔治城大学外交事务学院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