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13

“巴拿马文件”对中国的冲击

转发此新闻:
“巴拿马文件”是一个历史性的事件,因为这个事件是对当今世界各国的权贵隐匿和转移财富的手段,一次迄今为止规模和杀伤力最大的披露,将对21世纪的政治演变发生非常深远的影响。


我们看到,越是民主国家,特别是民主的小国,这种冲击就来的越快,越猛烈,而越是专制国家,越是大国,就表现出更大的“抗打击能力”,就像拳击中超级重量选手那样。

那么,“巴拿马文件”会给中国带来什么冲击呢?有两个因素让一些人认为,“巴拿马文件”对中国冲击不会太大。一个因素,就是中国人普遍相信“阴谋论”。已经有了这样的议论,“巴拿马文件”对美国权贵网开一面,因此,很可能是CIA的阴谋。我承认,不能排除“巴拿马文件”是奥巴马政府策划的可能性。理由是,CIA确实有这样的能力,更重要的是,“巴拿马文件”带来的政治后果符合美国国家利益,因此,奥巴马有可能找到这一行动的法律依据。这种可能性自然有利于中国当局以“维护国家利益”为名,抵制“巴拿马文件”对中国的冲击。

另一个因素,就是“巴拿马文件”只不过证明了多数中国人本来就相信的东西,中国人不会因此而采取任何有意义的政治行动。等到风潮一过,大家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因此,“巴拿马文件”最终不会对中国政治带来像民主国家那样大的影响。

我的看法是,无论从长期还是短期看,“巴拿马文件”都会对中国带来很大的冲击。从长期看,“巴拿马文件”将有利于各民主国家推动民主体制改革,不仅完善对跨境逃税的监管和惩治,而且,更会加速对全球金融体系的改革。有学者认为,上世纪九十年代由“新自由主义”思潮推动的金融全球化,是今天全球治理危机的一大根源。现代宏观经济学的鼻祖凯恩斯虽然主张贸易自由,却一直不主张金融全球化。他预见到,放任资本全球自由流动,会对民主政治带来灾难性后果。但以Stanley Fischer为代表的一批有影响力的经济学家,不顾这个明智的“祖训”,硬是在IMF推动了金融全球化。正如有些体制内学者非常得意地指出的,西方自以为得计的这个决定,最大的得益者其实是中国。

西方人显然尝到了这个苦果的滋味,但对那些幸灾乐祸的中国人来说,“巴拿马文件”提出的问题就是,中国究竟从金融全球化得到了什么好处?这个文件告诉中国人,中国人从全球贸易自由得到的财富,不仅让少数权贵暴富,而且通过金融全球化把财富转到了他乡。“巴拿马文件”显示,至少有30%的客户,来自中国权贵。这其实是比西方更苦的苦果,这个事实必将长期发酵,催化中国变革。而西方变革的进展,也会成为逼迫中国变革有力的外部因素。

“巴拿马文件”对中国政治的短期冲击显然就在于,习近平家属隐匿财富的行为也被“巴拿马文件”曝光。习近平说“打铁先要本身硬”,说明他深知他的道德权威对他领导反腐的重要性。现在,“巴拿马文件”告诉国人,他自己并不是那么硬。习近平可以回避对国人的交待,但是否能回避对党内高层的交待?如果说习近平可以讲清楚,他已经对家人采取了措施,中止了他们的不当行为,那么,对李鹏家族及其他中共权贵家族隐匿和转移财富的行为,该如何处置?这已经是他无法回避的难题。可以想像,"巴拿马文件"会对今年中共决定19大领导班子的人选,带来直接影响。

现在看不清楚的,是"巴拿马文件"会不会对中共的反腐策略带来重大影响。中共反腐一直在回避的一个重大问题,就是对那些以所谓“不违法”,但不“正当”的金融手段获取的巨额财富如何处置?这其实是老百姓非常关注的问题。“巴拿马文件”让中共更难回避这个问题,因为继续回避这个问题的政治后果,会非常严重。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梁京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