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07

“和颐酒店女生”事件暴露出这个腐烂体制的政治脓疮

转发此新闻:
最近有几条重大新闻,按照正常的新闻规律,本应成为中国媒体的焦点和中国民间舆论场的最大热点,然而由于“你懂得”的原因,这几条大新闻不但在中国官方掌控的媒体上看不到一个字、看不到相关详细报道,甚至连网络上也无法谈论,任何与之有关的敏感词都被屏蔽。在全世界的人民和媒体都在讨论这些事情时,中国人和中国媒体却仿佛置身另一个星球。

酒店住客在店内遭陌生男子强行拖拽事件,公安机关推拖不管,正反映了政治舆情。

这几条新闻中,其中一条就是关于巴拿马文件的报道。同过往的类似事件一样,除了环球时报未调查就下结论指责巴拿马文件是“偷或编”、“绝非等闲之辈”;外交部以“捕风捉影”为名“不评论”提及了这一事件,其他媒体没有任何报道,官方当然更不可能做出主动回应,仿佛这事没有发生。有几家网络媒体以报道普京等“别人的事情”为名义发的小稿,也很快被删除一干二净。在有关方面看来,这事涉及中共至少8名高层官员和前高层及其家人,这都是“绝密信息”,决不能泄露给底下成天叫嚷的那些小屁民们。

还有一条新闻是原军委副主席郭伯雄被移送审查起诉。这条新闻又只能是“规定动作”。中共喉舌媒体虽然发稿了,但是照旧会有内部禁令:只能按新华社原稿一字不改地发,不得有任何其他内容,甚至连把以前的报道集纳、回顾、链接一下都不行,更别说允许各媒体自己去采访、报道了。所以全国媒体看到的关于此事,只有同一条“新闻要素”不齐全的报道:什么时间移送起诉的?收受贿赂的数额到底是多少?卖官给谁了?等等,皆是疑问。境外媒体报道的所谓受贿数额有8000万云云,官方正式稿件里全部没有,具体信息全都是谜。

凡涉及政治,不管你天大的事,在中国通常都可以忽略不计。绝对不能让老百姓知道涉及政治的一切相关信息,特别是领导人和前领导人的个人信息,这是中共最大的原则。屏蔽和抹杀政治爆炸新闻,使“我党”控制下的“民间舆论场”一片和谐,是他们一贯的目标。正是这种控制,给了民生热点类新闻突然冒出来,并在网络上“爆红”的机会。官方也希望通过这些民生热点新闻,来转移人们的注意力,让人们忘记或淡化政治新闻爆炸带来的巨大震憾──有时甚至故意这么做。最近深圳“禁摩限电”引发的风波和刚刚发生的一女子在酒店遭陌生男子强行拖拽,便起到了这一效果──压制人们对巴拿马文件中中国高官贪腐及郭伯雄贪腐多少钱等政治新闻的关心,而将人们的注意力转移到一些日常琐事和技术问题上来。

深圳“禁摩限电”自不待说。深圳交警等部门查处时的蛮横与粗暴,都被市民拍成视频上传到了网络。快递行业协会及有关职能部门含蓄的不满,都已说明了问题。看起来,这似乎是个民生问题,实质仍是政治问题──一个蛮横愚蠢的政府,只知道粗暴地对待老百姓,只知道攫取其中的利润,只知道从中寻租,从来没有基本的服务意识,大家已看得非常清楚。有关部门试图掩盖,或引向“稳定”的其他方面,是徒劳的。

酒店住客在店内遭陌生男子强行拖拽事件,短短一天一夜,阅读量达到13亿之多,网络、微信、微博连续十几个小时被刷屏,看起来,这好像是一个社会新闻,是一个民生热点事件,因而官方几乎没有封杀(深圳禁摩限电尚有删帖等现象发生),但是,实际上这仍然反映的是政治舆情。中共有关部门比较愚蠢,没有意识到而已。

何以见得?在一家高端的酒店里,酒店的住客都公然被人强拽拉扯,酒店管理人员几乎不予理睬,其他旅客以为是夫妻吵架而冷漠以对,当事人向警方报警之后派出所和公安局110一再推拖不管,都是这个非正常体制下非正常社会的缩影,这是只有在这片由中共管制的土地上才会发生的“中国特色”。

如果有一个负责任的政府,有一个负责任的公安机关,怎么可能面对公民的报警,警察多日不予理睬?这一点被网络上人们的讨论忽略了。如果这事发生在香港或台湾,被问责的一定首先是公权力机关,虽然酒店也要担负很大责任,但民众聘请的公共服务管理机构才是最应该被追究的。深圳的“禁摩限电”亦是如此。

有关部门也许禁得了明显涉及敏感话题的政治新闻,但禁不了的民生和社会新闻里,仍时刻暴露着这个腐烂体制的政治脓疮。

来自:东网 / 东步亮 时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Unknown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