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16

巴拿马文件延烧,中国面临大揭秘时代? (视频)

转发此新闻:
巴拿马文件引发的震荡在冰岛,英国,罗斯,阿根廷等五十多个国家持续发酵,只有中国媒体和网路是一片诡异的沉默。分析人士认为,这次史无前例的全球新闻机构合作事件,开启了媒体大揭秘时代,使得黑客,活动人士和隐秘的消息来源成为新闻机构的合作伙伴,共同曝光政府,名人与企业的肮脏秘密;而封闭的政治体制与媒体环境,使得中国这样的国家更容易成为揭秘对象。中国社会的哪些特色,使其更容易成为媒体的揭秘对象?面对全球媒体揭秘时代,中国的控制手段能否奏效

参加讨论的嘉宾是: 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先生;中共党史学者、《晚年周恩来》一书的作者高文谦先生;专栏作家,政治分析人士陈破空先生;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转型问题学者程晓农先生
晓农表示,巴拿马文件的泄密过程最大的特点是定点连续泄密,前后长达1年,从同一信息来源提供了巨量数据。据此判断,信息提供者很可能是骇客。普通商业机构的数据库安全措施往往是有限的,一旦遇到有针对目的的骇客用特定程序反复攻击,很可能被攻破。获取巴拿马文件的骇客可以被看成是良知骇客,他不用获取的信息谋求个人好处,而是以此曝光离岸金融中心涉及的大量洗钱、逃税业务,希望把这个地下世界变得干净一些。传统的平面和电视媒体正在衰落,在互联网时代,任何让读者感兴趣的信息可以通过社交媒体作无限度传播,巴拿马文件的扩散充分借助了互联网平台
晓农说,巴拿马文件的全球效应大于中国效应,但它的影响力与美国国防部越战文件泄漏以及水门事件不同,巴拿马文件不涉及一个国家的重要军事或政治事件,只对涉及到的个人有影响,所以不会对民主国家的政府形象产生重大冲击。巴拿马文件唯一冲击的是中国的政府形象。中南海的新华门竖着为人民服务的影壁,但共产党高官的行为证明,他们加入中共,无非是为了升官发财,造福全家,巴拿马文件动摇着政权的合法性,当局难以自辩。谷歌的全球卫星服务提供了不翻墙就突破网络封锁的机会,中国政府肯定会采取反制措施,很可能是管不了卫星管微信,以便限制信息的传播
高文谦表示,巴拿马文件的意义在于:第五种权力的崛起,与国际媒体联手,进入全球揭秘时代。这是全球化网络2.0时代的产物,正应了中国的两句老话:没有不透风的墙;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信息流动、共享和透明是人类进入信息时代的必然要求。这对政府权力构成挑战,尤其对信息封锁的专制国家影响更大。巴拿马文件暴露了习近平选择性反腐的真相,反腐不过是作秀,动摇了民众对习中央的信心。监督政府是新闻媒体的天职,欧美国家的媒体在这方面起了很大作用,但仍有不足,比如媒体的渠道、专业自律,与政商两界千丝万缕的关系等,都可能影响媒体监督政府的力度。而第五种权力的崛起,成为媒体的信息来源和推力。第五种权力兴起的原因在于:民众有知情的需求,媒体监督政府的职责,再加上全球化网络2.0时代的高科技手段,是三者互动的结果,有需求就会形成市场,有市场就会推动科技发展
杨建利表示,人们生活的数字化和数字解密的技术,使得每个人的秘密都会在被顷刻曝光的威胁之下,这是人类遇到的新问题,人类尚未找到被普遍接受并可以实施的规范。面对着这个新的环境,名人、富人、权贵的担忧远远超过一般百姓,因为人们对一般老百姓的生活没有太大的兴趣,而名人、富人和权贵需要藏匿的东西相对百姓多有太多了,而他们的行为常常具有社会后果,因此他们将首当其冲成为被解密的目标。所以在这解密的时代,政府腐败、跨国经济犯罪将会更加困难
陈破空认为,当专制国家的媒体为当权者所操控,无法监督政府,外国媒体却能发挥他们的补充功能,尽管隔着距离,但借助于网络,可以参与揭秘与曝光的国际运作,起到远距离的监督作用。这是一个全球化的时代,极权政府总是拖住自己国家的后腿,自外于文明世界,继续闭关锁国、自成一体,这种仿如自外于地球的企图,变得越来越不可能。对这些政权而言,唯一的出路,就是改革,洗心革面,顺应世界潮流,否则,迟早被文明大潮所淹没、被觉醒的人民所推翻
陈破空说,在严密封锁信息的专制国家,独裁者凭借垄断权力、剥夺人民的知情权而大肆贪腐。但随着网络普及、大揭密时代来临,他们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从斯诺登泄密到巴拿马文件,这个世界发现,在一个网络时代,任何秘密都可能暴露于阳光之下。而谷歌发射卫星、打造全球网络覆盖,以及美国把防火长城当成贸易壁垒等发展趋势,都随时可能带给专制政权致命一击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