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28

正和岛:一个新的中共外围组织

转发此新闻:
正和岛这两年在中国搞得风生水起,又让不少人感觉神秘,不好理解。其实,只要把它跟中国的基本国情联系起来就很容易理解。

正和岛著名成员、中国超级富豪王健林

正和岛是由当今中国几千个超级富豪组成的一个全国性联谊组织。说起来,地方富豪组织起来相互提携、分享经验甚至分享性伙伴的俱乐部在当今中国也不罕见。但稍微通晓独裁统治、略知共产党独裁统治历史的人都知道,共产党独裁政权最忌恨的就是独立的、全国性的组织,并始终如一地对这类组织进行不遗余力的打击和消灭。

一般的中国人组织个几个人的读书会都会受到当局的打击骚扰甚至抓捕判刑。然而,在这种大背景之下,正和岛却可以公开打出旗号,在全国各地高调成立一个又一个的分支、吸收会员,而且不但没有受到中共党组织及其政府公安机构、国家安全部门的任何打压,反而获得其公开的支持。

正和岛究竟是一帮什么人,会是谁的人,会说什么话,会维护谁的利益,由此不问可知。

作为一个超级富豪组织,正和岛也刻意炫耀其超级富豪性,高调宣扬其入门门槛高。

正和岛规定,其会员必须是所在企业的创始人、董事长、CEO(首席执行官)、总裁等首要决策者;其所在企业系独立法人企业,成立三年以上,且上一年销售收入须在一亿元人民币以上;投资类企业的管理资金规模须在十亿元人民币以上;或在新兴产业中具有未来成长性,正和岛会籍费为人民币每年3万元;会籍采用实名制,不得转让、继承和更名。

201261日正式宣布成立的正和岛从一开始就是会员阵容强大,目前在中国各地有大约3000名会员,其中包括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云这样的中国数一数二的富豪。

稍微了解中国政情的人都明白,正和岛对中共统治集团来说是一个绝对保险的组织,或是中共的一个新的外围组织,其功用相当于中共豢养的所谓民主党派,中共政权可以拿来当摆设的花瓶,只是这个新花瓶拥有富可敌国的财富,中共的权贵也介意侧身其中获得一种高档的炫富快感。

正和岛的成员均是中国市场经济的代表人物

换句话说,假如马云,王健林这类超级富豪不是十分确信正和岛对中共统治绝对无害,他们就绝对不会加入它,因为超级富豪们之所以能在环境险恶的当今中国成为超级富豪,就是因为他们消息极其灵通,因为他们吃的饭,他们的发财秘诀就是揣摩中共政权及其权贵家族心意,投权贵所好,向权贵输送利益以便增进自家利益(如,王健林向中国国家主席、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家输送利益,从而确保并增加自己的利益)。他们深知,哪怕让中共政权感觉有半点违逆或不顺眼都有可能招致倾家荡产甚至死无葬身之地的灾祸。在这方面,“因心脏病突发死亡”的实德集团老板徐明只是最近的一个比较明显的例子而已。

除了入会的高门槛,正和岛煞有介事地公布的名为正和岛“五诫”和“六规”的清规戒律,也显示了它的宗旨或志向不超过充当中共政权的花瓶。

其五诫是:1)无诚信的交往;2)无底线的商业;3)无尊严的人格;4)无原则的行善;5)无良知的享乐。

其六规是:1)理性地判断、建设性地表达;2)说话算话、恪守承诺;3)包容个性、尊重差异;4)不随便麻烦别人,不死缠烂打;5)不发口水贴、不兜售生意;6)不拿不宜公开的信息到岛外去晒。

小学六年级的学生看到这清规戒律或许会肃然起敬,但合格的高中一年级或二年级的学生便有可能忍不住发笑,因为这装腔作势借以吓人的清规戒律其实毫无含金量,没有任何正面价值可言;因为正和岛五诫和六规和中共卸任的总书记胡锦涛当年提倡的“八荣八耻”一样,是彻头彻尾的梦呓。假如说正和岛的五诫六规也能算是正面价值,那么,不在自己或他人饭碗里排便,不向他人酒壶中撒尿,或不向他人食品或药品投毒之类可以堂而皇之地作为正面价值观提出了,一个死人甚至一块烂木头也就可以成为世人的道德楷模了。

这样的正面价值当然是笑话。最妙的是,或曰非常不幸的是,就连这种显然是最起码的为人为商的底线,中国的商人们也难以遵守──在当今盛世中国,大商家不以制造/出售有毒奶粉或食品、不以制造或贩卖假药谋利确实是几乎跟登天一样难了。(公平地说,这问题也不是中国独有的问题,这样的问题西方国家也很严重,但这个问题超出本文讨论范围。)

从其公布的宣传及其活动记录来看,正和岛的清规戒律确实是不值得当真。靠官商勾结操纵市场坑害公众大发横财并坐享其成,这算不算无诚信的交往?无底线的商业?无良知的享乐?许志永博士以极其和平和温和的方式呼吁官员公示财产以杜绝官商勾结、以权谋私和贪污腐败,这算不算理性地判断、建设性地表达?昧着天地良心,对当局残暴镇压这种理性和建设性的建言保持沉默,这算不算无尊严的人格?

正和岛对这些至关重要的问题保持了沉默。其实,正和岛的五诫和六规假如简化为一句话,还可以更为清晰完整地表达其价值观取向: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

但是,正和岛毕竟是价格不菲的高档品牌,当然不能货真价实地挂出“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的牌子来。于是,被视为正和岛的灵魂人物之一的联想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柳传志在20136月出场了。充满睿智的柳传志告诫正和岛成员要“聚焦、专注”于商业,不要谈政治,而要“在商言商”。

看到柳传志的这种言论,当时身为正和岛会员的企业家王瑛立即发表声明退出正和岛:“我不属于不谈政治的企业家,也不相信中国企业家跪下就可以活下去为了不牵连正和岛,我正式宣布退出正和岛”。

截至目前,尽管柳传志所谓的“在商言商”引起了巨大的争议,但在中国国内,跟这一争议有关的正式报道和评论都不能或不敢把话挑明。由于可以理解的原因,作为当事人的王瑛也不能或不敢把话挑明。其实,柳传志所说的“在商言商”的最基本的意思无非就是:党不喜欢的话坚决不说,党不喜欢的事坚决不做,识时务者为俊杰。

如今大凡文化水平在高三以上的中国人大概都很容易想到,在柳传志和正和岛其他官商、富商们看来,一起切磋如何谋求当局的支持镇压“恶意讨薪者”,如何隐瞒有毒奶粉的消息或发布“毒奶粉、坏疫苗其实害处不大”的消息,如何向当局的关键当权者及其家人输送利益以便为自己谋取更大的利益,这都是正经的在商言商;但讨论恶意欠薪的现象究竟为何成为中国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坑害人民的痼疾,讨论实行新闻管制封锁毒奶粉消息如何戕害祖国的花朵,这些就是不正经的在商言商,讨论官商勾结对中国人(包括商人)的危害、对中国人长远利益的危害,这就是正和岛必须取缔的言行了。

正和岛明显是一个政治侏儒和道德侏儒,在中共的政治体制当中充其量只能扮演柔顺弄臣或附庸的角色。按理说,这种信息绝非中国的国家机密,而且也不是什么新消息。然而,近几天来,海外中文互联网上大量流传一篇笔名为“飞镖”的长文,一下子把侏儒给拔高了,而且拔高到令人惊恐的高度。飞镖文章的题目是:《正和岛,中国一个准政党的崛起》。该文声言:

“正和岛究竟是什么?可能没人能够准确说出它的属性,有的人说它是一个商业联盟,有的人说它是一个社交平台,有的人说它是秘密会社,有的人说它是政党雏形,有的人说它是亿万富翁俱乐部。其实这些说法都只能描述正和岛多面形象中的一个属性。正和岛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究竟想往什么方向去走,设计者和参与者应该都是心知肚明。从公开得到的信息来看,正和岛越来越不像一个商业组织,而是越来越像一个政党。”

飞镖在这里显然是有意无意地误导读者,因为飞镖显然不太明白现代国家的政党究竟是什么──任何一个政党至少要宣称自己要为公众谋利益,或增进公众的利益,但正和岛已经公开而明确地宣布自己是“在商言商”,并且身体力行之,正和岛作为一个组织与增进公众利益没有半毛钱的关系。飞镖将政党的名称赋予正和岛显然有强加之嫌。

《正和岛,中国一个准政党的崛起》一文显示,飞镖的学术训练不够好,写作态度也不够严肃。例如,该文声称,“正和岛许多成员实际上在岛内的活动中进行了民主政治训练,发表了许多攻击共产党和中国领导人的言论。”

飞镖的这种说法有两个大问题。一个是在此处以及在他这一文章别处所显示的他与民主政治不共戴天的态度。这种态度其实可以是一个价值观问题,而价值观问题又是个人选择问题。毫无疑问,人们应当尊重飞镖以甘为顺民、甘当奴隶为荣的选择。但飞镖的所谓“民主政治训练”显然不符合事实,也足以让正和岛成员大呼冤枉──正和岛的性质决定了其成员在岛内接受的训练充其量不过是盗亦有道的训练(例如,如何相互协调瓜分市场或国有资产以避免两败俱伤)或交往规则训练(犹如金人庆、杜世成等中国高官摸索分享同一个情妇商人的规则一样,谁可以什么时候用那女人,用过之后如何交接,什么时候可以一起用,或送给外人用、用多长时间等等,避免伤了和气)。

至于说正和岛成员“发表了许多攻击共产党和中国领导人的言论”,则显然是无稽之谈。通晓中国政治的人都知道,中共的花瓶民主党派多年来在私下开会时,甚至是在开全国政协年会小组会议时对中共政权有很多批评,甚至有激烈的批评,但每到关键时刻,它们总是会拿出中共所需的沉默,或发出中共所需的言论,从而表现出它们是中共顺从的哈巴狗,在主子不许它叫时绝不乱叫,在主子要它叫时可以恰到好处地叫,可以给主子解闷逗乐,帮主子吸引注意或转移视线,从而令中共乐意持续豢养至今。

换言之,飞镖耸人听闻地爆出正和岛成员“攻击共产党和中国领导人的言论”显然是根本就不了解中国的基本国情,少见多怪,也是飞镖的阶级斗争的弦绷得太紧,紧得大有皇帝不急太监急之嫌。实际上,飞镖的整篇文章都是以毛式阶级斗争理论外加死无对证的阴谋论为依据写成的,充满了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尖叫,如:

“正和岛那么多公知资本家成员在内,是众所周知的反共代表人物,他们不但有自己的行动纲领([正和岛创始人]刘东华一直强调的价值观),还在各地建立分支机构,并收取一定的会()费,建立自己的传媒机构,在各地组织豪强资本家集会。”

这些话显示,飞镖好像还不知道中国的资本家早就从精神上或组织上入党了,中共党组织及其政府和所谓的立法机构人大早就是一个富豪俱乐部了,而且王健林还是中共党代会代表。当然,即使是知道这一事实,飞镖也可以说,更可以说,“这正说明资本家已经打入我党内,形势危急,赫鲁晓夫正睡在我们身旁,甚至蠢蠢欲动。”

说到这里,人们不仅要纳闷:飞镖这些言论究竟是被正和岛忽悠的结果,还是他自己忽悠他自己的结果,还是他对中国的认知还停留在50年前?

总而言之,正和岛就是一个大忽悠。明明是人格鄙琐的官商勾结,却声言自己要“拥有健康、阳光、负责任的价值观,追求成长、热爱学习、乐于分享”。

忽悠的方式有多种,其中最常见的包括明明是A,却要声称自己是B。正和岛显然将这种忽悠当作自己的运作方式乃至生存方式。

当今中国网民赋予这种忽悠行为一种带色的指称:装B。但装B却把飞镖骗了。这应当说是正和岛的一个成功。但公平地说,正和岛很可能根本就没想骗飞镖之类的人,只是飞镖将正和岛过度解读,而且解读歪了。

来源:纵览中国 / 令狐聪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