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19

媒体为什么愿意痛打落水狗?

转发此新闻:
《南方周末》记者李微敖在新浪微博说:中纪委甫一宣布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越被查,网易、腾讯、财新,迅速推出了各自不错的「备稿」。其中,又以网易的稿件,质量为最佳。在向这几位同行表示敬意之余,我也越加感慨中国媒体和传媒人的「悲哀」。他还说:「即使我们掌握权贵们再多的涉嫌严重违法违规的情况,绝大多数情况下,也只能等待有司将他们正式拿下后,才能将故事公诸于众──即所谓『打死老虎』或『鞭尸』;而不能事先公布,真正尽到媒体监督、批评的职责」当然,鄙报连「打(副省部级以上)死老虎」,都做不到,这在「悲哀」之外,免不了多少还有些「耻辱」。

没有制度和《新闻法》的保障,媒体人不会有「免于恐惧的自由」,只会有天天恐惧的自由。

媒体人能认识到悲哀与耻辱,终归还是有点良知。但这样的良知,也只是良知而已。良知之外的东西,他们也就想想,在私下里说说。在公开场合里说,在媒体上正式表态,往小了说要受处分,往大了说是要被开除的。

良知如果没有制度做保证,没有具体的《新闻法》做保证,没有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的核心价值理念,良知是不值钱的,良知也是会随时被出卖或者随时被强奸的。现在一些人说现在中国最大的危机是人性危机,其实不然,中国的最大危机是制度危机。不改革制度,或者说是因为有了坏制度,才有了层出不穷的腐败,才有了人性危机。没有制度危机,就不会有人性危机。

台湾的宪政民主制度建立起来之后,还有谁会说台湾最大的危机是人性危机呢?台湾的文化与大陆相同,就因为制度的不同,大陆才出了人性危机。这种人性危机,体现在媒体人身上,就是良知危机。不可否认,媒体有良知的人不在少数,但那些具有良知的媒体人,随时都会面临着丢失工作甚至入狱的风险。

没有制度和《新闻法》的保障,媒体人不会有「免于恐惧的自由」,只会有天天恐惧的自由。在恐惧的状态下写作,在恐惧的状态下发声,在恐惧的状态下工作。当恐惧成为媒体人的常态的情况下,能活下来的,都是因为言论自我宰制的技术玩得好,自我宰制的技术玩得不好的,下场可想而知。

问题在于,如同官员财产公示一样,《新闻法》也喊了二十多年,就是没有搞起来。那些对新闻的一些制度规定,都是扩充公共权力、限制新闻自由的规定。

马克思说,新闻自由是抽象封建专制的鞭子。按着马克思的观点来推论,有了新闻自由,封建专制就失去了生存的空间。没有新闻自由,封建专制就会肆无忌惮地行使权力,滥用权力,让权力受腐败的侵蚀。遗憾的是,马克思的新闻自由观被公权力有意无意地忽略掉了,或者是,马克思的新闻自由观转换到中国,变成了新闻不自由。

好在互联网技术打破了新闻宣传,网络自媒体有了很大的发展。博客、微博、微信、微信公众号都是自媒体大展宏图的平台。现在的年轻人,其信息源大都来自于网络,而非来自于传统媒体。即使在网络上,年轻人对那些新闻宣传也失去了兴趣。网络自媒体奉行的就是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的原则。

但是好景不长,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很快被限制。这或是以危害公共安全的名义,或是以破坏稳定的名义,或者是以造谣的名义,或者是以国家安全的名义,对自媒体的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进行打压。屏蔽、删贴、冻结公众帐号成为家常便饭。

在打压自媒体的同时,对官媒又特别强调媒体姓党。媒体姓党的逻辑使新闻成了执政党的宣传的组成部分。新闻宣传代替了新闻自由,媒体成了党的工具,媒体也只有选择听党的话才能存活下去。

反对腐败也成了新闻宣传的组成部分,成为意识形态的组成部分。如何宣传,在什么角度宣传,宣传到什么程度,宣传到什么范围,都是由党的部门来界定的。新闻人或媒体人没有自我选择的权力,也没有自行监督的权力。宣传反腐败的目的,是为了提升政绩,提升政绩的目的是为了维护稳定,进而提升政治合法性,以其实现长期执政,达到长治久安。

用马克思的话来说,当新闻不能自由的时候,新闻也就异化了。新闻异化为权力的工具,权力的棍子,权力的奴隶,权力的使臣。

在这种情况下,媒体是不可能对公共权力进行全程监督的,能够痛打落水狗,已经是对媒体人最高的奖赏了。

来源:东网 /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匿名 说...

墙倒众人推,中国人的本性如此

匿名 说...

中共的狗屎木然叫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