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25

中国最该打压的产业──化工 再谈「去产能」

转发此新闻:
我一直反对某些中国人所自豪的「制造业大国」,这个「制造业大国」很愚蠢,蠢到家。我们凭啥要为全世界提供产品?我们为全世界提供的产品,基本上都是依靠污染生产出来的。而在非污染产品领域,中国几乎没有拿得出手的。

中国政府最应该做的去产能工作,是「去污染」,并应把目标明确为「去化工」。

2015年,中国最高当局提出「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为5大任务。对此,我很拥护。对于任何能降低中国经济增长速度、降低总量、降低税收的政策,我都是拥护的,对「去产能」也不例外,我坚决支持。

遗憾的是,此处所提「去产能」,主要指钢铁、煤炭两大领域。无论是当政者,还是企业,或是学者,都是这样理解的,也是这样操作的。

为什么最被公众痛恨的化工产业没有出现在「去产能」目标中呢?目前中国所有的产业几乎都过剩,难道化工产业不过剩?

化工产业是否过剩,要看你从哪个范围看。在全国范围内,化工产业严重过剩;放眼全球市场,则中国化工产业基本不过剩。所以,仅从过剩的角度来看,化工产业的过剩比钢铁行业轻松得多。中国的钢铁产业,别说放眼全球了,放眼太阳系都是过剩的。

化工产业不在去产能之列,主要原因是:化工太赚钱了。世界各地的老板都眼巴巴盼望中国的化工产品呢。因此,中国的化工产业仅仅依靠出口,就能赚取不少钞票。何况还能享受出口补贴。

这是最愚蠢的出口。是以我们中国公众的牺牲为代价的。

20164月,中国互联网被「常外」刷频了。常外,即常州外国语学校。这家学校原本处于市内黄金地段,后来,某些权贵师徒在这块黄金地段开发房地产,于是就把常外赶到郊区了。赶到郊区也不奇怪,中国许多黄金地段都被有权有势者开发成房地产了。问题在于:常外被迁移到了一个原来是化工厂的地方。

接下来就很悲惨了。在被化工厂污染的地方,常外的学生逐渐表现出各种症状。家长们发现不对劲,开始呼吁,但舆论被地方政府控制,封锁消息;家长想带孩子转学,政府禁止转学最后,问题越来越严重,终于来了一个大爆发。

关于此事,我发的微博是:我想问常州毒学校学生的父母们一句话:平常你们中间有多少人声称「莫谈国事,莫惹麻烦」?──此语有些残酷,但其质问却不容回避。

常州那些家长,有几人抵制过污染企业在当地的发展?中国那些被污染了的水源、土地坑害的民众,在受害之前,有几人抗议过污染企业?

常州地处江苏,江苏是中国最发达的地区之一,同时,江苏也是化工大省,与山东是中国最大的两个化工大省。那些吹捧江苏经济、山东经济的人,有几人反思过化工对江苏、山东的带动?

中国化工行业有许多个世界第一,其中,最无耻的,就是「世界第一染料生产大国」。染料是什么,是高污染产品。

中国怎么成为「世界第一染料生产大国」的?因为人家国外不生产了!

前一段,记得看到过一个新闻,说是中国的浙江龙盛公司,现在是世界第一大染料企业,最近又并购了一个国际大企业,新闻称之为「中国的骄傲」。我则说:这是中国的巨大耻辱。

世界染料巨头,当年是德国。1900年的时候,德国垄断了全世界90%的染料市场。那时候的德国,就跟现在的中国一样蠢。好在那时候的染料品种没有现在这么多,毒性没有现在这么大。

后来,德国人发现了染料生产是个断子绝孙的产业,他们逐渐减少染料的生产。再后来,中国改革开放了,西方企业高兴坏了,赶紧把那些重污染行业都搬到中国来生产。中国人傻乎乎的,也跟着高兴,并为自己成为多个污染产品生产大国而自豪。

问一个问题:德国当年的那些德国染料巨头哪里去了?很少有人知道。我来告诉大家:如今声名显赫的拜耳、巴斯夫,当年就是德国染料巨头。经过这么多年,巴斯夫成功地转身为一个石化综合企业,拜耳则令人尊重地转化为一个化学药物、生物技术企业。

中国今天那些所谓的化工巨头,有几个想到要走拜耳之路?

企业谋利,无可厚非;治理污染的责任,在政府。

我在此强烈呼吁:钢铁、煤炭,去不去产能,无所谓,让市场调节就是了。政府最应该做的去产能工作,是「去污染」。「去污染」看上去目标太模糊,那么,就把目标明确为「去化工」。我们坚决不要做化工大国,应该鼓励化工进口。哪个国家原意生产,他去生产好了。蠢人轮流做,总不能让中国独自愚蠢很多年。

来源:东网 / 王思想 经济学者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一派胡言,欧美都有染料制造好不好?只不过人家控制排放做的好,不乱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