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24

习集权集过了界 集走了民众权利

转发此新闻:
就在大部分人都已经不再看好习近平的时候,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总裁何频在接受美国之音长篇专访中指出,目前有三条路摆在习近平面前,他被体制同化的可能性最大,社会条件不允许他成为独裁者,最小的可能却是最具历史意义的:彻底改革现有体制,让中国融入人类主流文明。2016312日,中国研究院在纽约举行第29次研讨会,专题讨论习近平的三条出路,以及他可能做出的选择。多位旅美学者、教授、律师和媒体工作者参加了会议,各抒己见。《中国密报》记者贺兰若、高伐林根据录音整理了发言纪要,并经发言者审订校正,现全文连载于下。

美国华人学者张艾枚:

我同意王军涛所说的习近平集权之后要往宪政民主的方向走是最不可能的,我想从集权本身这个角度阐述这个观点。习近平是201212月登基的,那时候我们很多人说,习近平应该首先集权,因为胡锦涛时代九龙治水的状态不能再继续下去了。我当时也是这样认为,不管习近平是想当希特勒,还是想当华盛顿,没有权力, 他什么也做不了。他当时的当务之急就是集权。

习近平在这三年当中集了很多的权──集了党内的权,集了军内的权,集了政府的权,然后他又集了社会的权,集了个人的权;个人应该拥有的说话的权利、写书出版的权利、结社集会的权利、表达意见的权利等,都被他集走了。

习近平集权严重过了界,被《时代周刊》在封面上称为“习皇帝”。

显然,他集权集过了界,严重过了界。而这个集权集过了界,是一个非常非常坏的兆头,意味着他这种集权是无法走向民主宪政的。刚才王军涛也说了,民主宪政是各方面力量博弈的结果,你把社会的力量──包括律师的力量、教师的力量、企业家的力量、公民的力量和NGO的力量等各式各样的力量都打压下去;就没有了各方力量的博弈、谈判和妥协。结果就是一党独大,就是党天下。

那么明天以后,习近平将向何处去?这就是一个预测的问题。预测是要有根据的,根据就是他过去做了些什么。和经济预测不完全一样的是,政治转型的预测有自己独特的地方,一些偶然事件的发生会具有相当大的当量和作用。

但是我们要看到概率,就是可能性。首先,习近平走江胡道路的概率是零;最好的路是宪政道路,现在看来可能性也不大;因此习近平走得可能性最大的路还是第二条路。何频在他的采访中对习近平是苦口婆心,仁至义尽;他希望习近平有道德勇气和政治智慧,能在各种道路中选择一条对他个人最安全,对国家最安全的道路。

来源:《中国密报》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Father know's best, are absolutely the most unintelligent policy any country can embrace, it reflects directly back on xi jinping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