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01

改革时节乱纷纷 僵尸企业欲还魂

转发此新闻:
中国正面临着新世纪以来最严重的一波国企改革压力。在经济新常态、五大发展理念、供给侧改革的背景之下,政府将国企改革列为今年经济领域五大改革重点之首。而持续下行的经济形势,似乎又给改革增添了几丝悲壮与残酷。

如何处置僵尸企业,考验政府的改革诚意和智慧。若重走老路,经济改革就难有前景可言。

尤其是产能严重过剩的煤炭、钢铁领域,许多企业无论是地方支柱的大型国企,抑或是星罗棋布的中小民企,都迎来严冬。钢铁卖出白菜价,一顿煤炭利润买不到一瓶饮料;以煤为基的山西、黑龙江等省份,GDP和财政收入增速均在全国垫底;龙煤集团陷入欠薪风波;天津渤海钢铁集团,成立五年如今负债近两千亿。

自去年下半年至今,从政府财经领导人到经济学家,常提到的一个热门词就是「僵尸企业」。当前中国企业困境的显著标志就是僵尸企业遍布,导致大量资源错配与浪费,也是整体经济改革的重点与难点。所谓「僵尸企业」,是指那些无望恢复生气,但由于获得放贷者或政府的支持而免于倒闭的负债企业。而这当中,绝大多数是寄生在各级政府躯体上、靠输血为生的国企。

僵尸企业之所以不断累积叠加风险与问题,原因是多方面的。作为各级政府的「亲生骨肉」,其在获得信贷、财政、政策、税收支持等方面有着天然优势,也确有一些企业有过辉煌与贡献,在其遭遇困难之时,政府惯性输血扶持。同时,一些政府依靠行政指令为基础搞的企业重组兼并、做大做强,但企业之间缺乏真正的产业链融合,导致合并之后貌合神离,依然各自为政,重复建设。

据内媒报道,渤海钢铁合并了天津四家大型冶金企业之后,二_一四、一五连续两年跻身世界五百强。然而光鲜亮丽的外表之下,仍是产能的「高水平」重复扩张,在行业严重过剩的情况下,加剧了问题堆积和债务负担膨胀。

另外不可忽视的原因是,一些大型僵尸企业虽无效益利润可言,但树大根深,企业在当地经济中占比大,工人数量动辄数万数十万,企业经营早已超出了单纯的市场范畴,而与当地的社会稳定、就业、投资等紧密捆绑,一定程度上「绑架」了政府,可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政府出于维稳需要,惯用思路是花钱买平安,动用大量公帑为其输血续命。这实际是一种击鼓传花、转嫁矛盾的做法,政府往往还出台刺激政策为过剩产能埋单,并转嫁给市场和社会。大量资源在「企业──政府──银行」之间进行体制内消耗,改革也陷入「改革──震荡──暂停──掉头」的停滞怪圈。

僵尸企业的存在,不仅影响了经济质量,增加了银行坏账,浪费了财政资金,对资本市场也形成了严重干扰。一些上市的僵尸切眼,本身已大幅亏损甚至资不抵债,却能够将从政府获得的财力支持,直接转化为利润,包装亮丽的报表数据。即使经营无以为继,亦可利用手中的「壳」进行题材炒作,圈钱套利。

而今的这一轮中国经济改革,与以往不同。最显著的变化是,政府容忍了经济增速的下滑,放弃了对GDP增速的硬性挂钩。政府一再强调壮士断腕,对产能过剩、库存严重的传统行业进行改革。中财办的高层智囊多次表态,中国政府此次实现经济转型的目标明确,市场化改革决心坚定,不可能再通过强刺激来实现V型反转,而将经历一段长期的L型增长。

改革最佳的时机应当是经济高速增长时期,但此时企业往往陶醉于轻松获利,不会想到主动改革,前些年煤价暴涨时就是如此。而当经济恶化、不得不改革之时则困难重重,僵尸企业面临的正是这种状态,其根源仍在于自身缺乏改革动力,赚是自己的,赔是国家的,出现问题就把包袱推给政府,借财政和信贷还魂。大量民企仍然被关在玻璃门之外,无法真正参与市场化配置。如何处置僵尸企业,考验政府的改革诚意和智慧。若重走老路,则经济改革就难有前景可言。

来源:东方日报 / 白非 北京政情观察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