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09

「人民」忍受不了,「赵家人」更是不堪忍受

转发此新闻:
「人民不行」,已经成为一句流行语:经济不行,主要是人民不行;楼市低迷,主要是人民不行;疫苗出问题,主要是人民不行..最近巴拿马文件传出后,姐夫成为敏感词,也主要是因为人民不行。

两千多年来几乎没有行过的人民,绝大多数时间都匍匐在皇权和官吏脚下,以巴结和亲近权力为荣耀。

遍查网络,发现这句流行语可能起源于人民日报的一条微博:【人民日报: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给门卫上支烟,大门立即打开;停车费30元,递上10元说不要票了,收费员开心放行;对办事员意思意思,户口两天办妥他们明天也求人办事,开始了新一轮折磨。谁是恶性循环的第一推手呢?压垮骆驼的绝不仅仅是最后那根稻草,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其实人民日报的这条微博意思可用一句话总结: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美国前总统林肯的这句名言是鼓励人民来监督政府,使得政府不敢怠政。

但是人民日报忽略了林肯此句名言的前提:美国政府是人民选举产生的,所以美国人民才能够监督政府。放在一个没有选票的国度,官员是上级任命而非选举产生,要让人民监督官员实在是太难为他们了。提出这种要求的人民日报,有严重地装外宾嫌疑,类似晋惠帝的「何不食肉糜?」

其实岂止这届人民不行,两千多年来,几乎没有行过的人民,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匍匐在皇权和官吏脚下,以巴结和亲近权力为荣耀。那些被逼走投无路、血性未泯的民众喊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起兵造反推翻王侯后,自己又当王侯奴役其他人民了..历史就在这样的循环中一次一次地重演。

国不知有民,民亦不知有国。两千多年前的战国时代,当齐国攻下燕国时,发现燕国百姓箪食壶浆迎接齐军。孟子对齐宣王解释说,燕国人这样做不过是想摆脱他们那水深火热的日子罢了。还是在同一时期,邹国与鲁国交战,百姓看着邹国长官被杀而幸灾乐祸,让邹穆公很生气。但孟子说:「丰收时你巧立名目横征暴敛,灾年你守着满仓粮食,却让百姓饿殍遍地,还须唱歌赞美你,既然国家是你一个人的,它的生死存亡又与百姓何干?」

今天何尝不是如此?前段时间「赵国」、「赵家人」一词在网络上的热传,同样显示了「人民」和统治者之间的隔膜有多深。「赵家人」之间又分好几个等级,经过过去三年来的厮杀,他们之间既有的格局也发生了巨变,新贵取代旧贵,旧贵不甘心就此罢休,时刻准备反扑

然而对付「人民」他们绝对是统一的。在中国这艘大船上,「赵家人」是统治者,「人民」是卖力的水手。所以,所以世人看到,「依法治国」实际上是「依法治不服」,「寻衅滋事」、「扰乱公共秩序」、「煽动民族分裂」、「颠覆国家政权」等罪名随手拿来。所谓「法治」其实还是「人治」,只不过已不再是皇上一人说了算,而是赵家人说了算。

当然,正如某些犬儒所言,也是有相当进步的。以前老毛时代,批评者很多是被从精神和肉体双重消灭的,现在不过销号、不过坐牢而已嘛。是的,在这个大猪圈里,养猪人把猪舍弄干净点、把猪食弄好吃点,猪们被宰之前是该感恩的。

最近几年,四起的失望和怨气经过微博微信的扩散严重冲击着赵国的政权根基,使得赵国主政者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摆在他面前的就只有两条路:一条是进一步地管控,以铁腕对反对;另一条就是还权于民、还利于民,仿效台湾的蒋家人一步一步地摧毁旧体制,建立民主新国。

然而遗憾的是,他选择走的是第一条路,仍是一条几千年来的老路。这条路在二十一世纪已经越来越走不通了,面临的国内外障碍越来越多,如执意走下去,终究是穷途末路。最近两个月内相继发生的「任大炮事件」和「公开信事件」,显示不仅「人民」忍受不了,「赵家人」更是不堪忍受。

来源:东网 / 章文 知名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匿名 说...

谁稀罕做中共畜牲不如的[人民]呀,要当就当个堂堂正正的公民

匿名 说...

我就看过有人一边替中共政策保驾护航,一边自我审查文章躲和谐字眼,这种一边被强奸人权,还能一边替强奸犯讲话,我长这么大,也只在中国网路遇得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