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22

一个好的宪政是各方博弈出来的

转发此新闻: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

何频所说的习近平三条道路有许多讨论的角度。人们通常讨论的是哪一种最可能和哪一条路不太可能。其实,这些取决于许多偶然事件。我讨论习近平应当选择哪条道路,是基于人类政治演进史的经验教训的。这些经验教训其实在学术上是常识,但是由于中国在这方面缺乏讨论,大众不太清楚,而专业人士没有以此加入到讨论。

何频列了三条道路,觉得最好的道路就是习近平集权完了搞民主。但是从政治演进史看,这是一条最不大可能走上健康民主化的道路。因为,个人独裁的极权专制进行民主或宪政改革,都最后更可能导致灾难。

欧洲封建制解体之后有两条路,一条就是绝对王权的道路──从王权搞宪政民主的都不太成功。真正民主道路走得比较好的国家是各种力量进行博弈,争权夺利,谁也吃不掉谁;之后逐步引进规则规范博弈,形成相互安全底线的制度性制约,这是宪政。另一方面,这些高层宫廷权争为了争取支持,向下形成政治动员,逐步让政治公开透明。从习近平继位时的中国来看,最好的道路是政治局九个常委争权夺利。

王军涛

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题目是《灰色的民主化》,讲的就是在争权夺利的过程中逐步引进一些规则,规范行为,从而向下进行动员。这是一般渐进的民主,英国和美国等国家都是这么走过来的。

相反,把希望寄托在一个政治强人身上的民主制会带来灾难,法国就是个例子──托克维尔讲法国大革命和旧制度的关系讲的就是这样的灾难,很多中国人没有读懂托克维尔的原因就在于不理解托克维尔到底在批判法国道路什么问题?托克维尔说要参照美国的民主来理解法国道路的教训。美国的民主就是在民间的博弈中逐渐建立起规则,包括建立起联邦政府。 

而法国大革命的全部灾难就在于法国国王在大革命前集中了权力想行使善政──革命想做的事情,革命之前国王都已经做了,而且比较欧洲其它国家做得还不错。但是由于国王集中了权力,导致各种社会力量不负责任,不懂得政治的现实感,因此革命发生时往往被一些理念和概念驱动。

来源:《中国密报》/ 王军涛

转发此新闻:

3 条评论:

匿名 说...

各方力量博弈,为什么没有形成内战而是走向民主,这是个难题

匿名 说...

想尽办法拖延时间

匿名 说...

司法系统里蛀虫太多。比如北京丰台法院的美女法官袁艳玲不是和周永康是一个派系的,也没有被周永康及其同伙睡过,不掌握关键信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