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21

把毒校园和毒地留给他们

转发此新闻:
常州外国语学校毒校园事件,近几天越演越烈,全国关注。自去年底以来,该校学生的家长就发现了学生身体的异常,一直在向有关部门反映,但得到的答复均是没问题,政府相关部门还出具了白纸黑字的检测报告,并通过有关部门发布正式公告,声称校园是安全的。然而央视日前的报道,再次揭开这个黑锅,引起了网友的关注,成为全国性事件。

常州外校的家长已多次接到当地有关部门的警告,「不要惹事」。

近日,校方发起反击,称央视报道存在硬伤,学生身体异常的人数没有500名那么多,「仅有133人」。紧接着学生家长也开始反击,声称已收集到的683份学生体检报告中,指标出现异常的就有522名。

争论身体异常的学生仅有133人还是有522名,其实已经没有意义。因为即使真的如官方所说,身体异常学生「仅有133人」,这也不是一个小数字,难道这还不够吗?难道这还不能说明校园有毒吗?

最令人愤怒的恰恰就是校方和政府官方这种漠视、冷待民众生命健康安全的态度,以及视人民如敌人的处理办法。据媒体报道,常州外校的家长已经多次接到当地有关部门的警告,「不要惹事」,有的家长还被当地强力机关以「煽动、策划非法集会、示威」的理由传唤询问、短期拘留,不少人被居住片区的管理者强制要求签署不允许静坐示威的《法律宣告单》。还有的家长,被工作单位劝告或被谈话,「不要参与闹事」,并暗示如果参与可能会丢掉工作。在家的老人则受到有关部门上门恐吓。与此同时,记者就此事采访有关科研部门,科学家集体沉默。「采访科研处长被婉拒,因为『有行政职务在身』;采访重点实验室负责人被拒,『以免引起麻烦』;采访中科院专家被拒,采访环保部专家也被拒,因为『问题太复杂了』」

这只是一起简单的涉及人民生命健康安全的事件,属于民生问题,不涉及民主、自由、选举之类的政治问题,不涉及法轮功、六四、宗教之类的敏感问题,甚至也与强拆、上访、维权之类的问题有着本质的不同。就像北京的雾霾一样,每一个人都是受害者,或是可能的受害者。哪个官员或执政者领导人敢保证,他在北京不呼吸毒雾,他的孩子不会在某个校园里遭受毒地的危害?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单纯的、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的问题,他们为什么要动用警察、国保以及其他国家机器和看不见的庞大力量,来威胁、恐吓、阻挠、乃至镇压手无寸铁的善良民众呢?

没有人告诉我。我相信这些执政者也永远不会站出来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们并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他们根本不认为这么干有什么不对,在他们的工作中,这些手段早已渗入他们的骨髓,成为他们统治这个国家的基本方法,他们认为具有天然的、无比的正当性,质疑的它才奇怪。

我有一位朋友的朋友,过去是一位当前政权的坚定的拥护者,或者用一句不好听的话说,叫「极品五毛」,凡政府支持的她都拥护,凡与政府对着干的她都反对。去年,她的孩子所在的学校发生了新装的塑胶跑道甲苯和二甲苯超标的情况,包括她的孩子在内的部分学生出现头晕、出疹子、流鼻血等症状,他们向学校反映,到教育部门和上级政府部门反映,给出的答复都是「检测合格」,孩子身体异常与塑胶跑道无关。在此过程中,她和其他家长因反映问题,被「喝茶」,传唤,拘留,让工作单位找她谈话,被监听、监视、跟踪,上黑名单,各种手段威胁和恐吓,要求她不要再参与家长的活动。经此一役,她对执政党彻底失望,变成了一个最坚决的对抗者。去年底,她决绝地卖掉房产,带着孩子和全家人移民去了美国。

执政党大概希望用类似的事实来教育它善良的人民,让他们尽快离开这个国家,把这片土地留给他们自己。哪怕这片土地最后全部变成了毒地,他们自己和他们的子孙最后也无容身之所。

来源:东网 / 东步亮 时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3 条评论:

匿名 说...

呵呵,人民政府好,把叼民扣起.不就病几只小鸡吗?瞎折腾

匿名 说...

东步呆子,执政党都是外国人,留下的都是穷鬼畜牲,毒地让穷鬼畜牲和他们的子孙最后也无容身之所。

匿名 说...

再毒不能毒领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