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17

温哥华中国富二代炫富 不乏腐败官员子女

转发此新闻:
18岁的安迪.郭(Andy Guo)是一名中国移民,喜欢开自己那辆红色兰博基尼“飓风”跑车。他不喜欢的,是和自己的双胞胎兄弟安基(Anky)分享这辆车。

“有很多矛盾,”安迪说道,有一群人正用羡慕的眼神盯着这辆车看。同样吸引眼球的还有它的个性车牌──“CTGRY 5”,即最高等级飓风的简写。 

安迪现在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主修经济学,他说这辆价值36万加元(约合180万人民币)的跑车,是父亲去年送给他们兄弟俩的礼物。他父亲在山西做煤炭生意发家,如今往来于温哥华和山西两地。

这辆车有些中看不中用。“我就一个背包、一些课本和换洗衣服,车里都装不下,”他抱怨说。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有一次,一个警察把我拦下来,就为了看看这辆车,”他说。

切尔西.江在一家兰博基尼经销商举办的招待会上。

中国的快速经济增长让不少农民变身为亿万富翁。许多富裕的中国人越来越渴望将家人和财富安置到西方国家。那里有能让他们感到安心的法治社会、干净的空气和好学校。尤其是那些企图逃避中国共产党及其反腐运动的严格审查的人,这场运动已经将成百上千的权贵投入狱中。

因为有低汇率和友好的移民政策,加拿大成为中国1%阶层的移民首选地。据加拿大政府统计,在2005年至2012年间,有至少3.7万名中国百万富翁通过现已撤销的一个投资移民项目,成为了温哥华所属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永久公民。这个人口230万的大都会区,正成为越来越多中国移民的聚居地,华裔在当地人口中的比例,已经从1981年的7%,增长为2011年的18%

很多居民表示,大批中国资金涌入,在当地造成了一场保障性住房危机。咨询公司Demographia2016年的一项调查显示,温哥华成为加拿大房价最高的城市。据大温哥华区房地产委员会(Real Estate Board of Greater Vancouver)统计,自2005年至2015年,大温哥华区一座独立住宅的均价翻了不止一倍,达到约160万加元(约合800万人民币)。

有些居民对来自海外的富裕购房者和空置房主──尤其是来自中国的──的增加感到愤怒,开始在社交媒体上抗议,包括在推特上开展#DontHave1Million(没有100万美元)宣传活动。应地方政治人士的要求,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省政府今年决定开始追查房地产海外产权。 

不过,这些愤怒情绪对温哥华的富有华人的光鲜生活几乎没什么影响。实际上,这些不缺钱的新移民买完房子,通常接着就会买一辆车,然后再买几辆。
在这里,不少豪华车经销商都雇有中国员工,这也算是这些新居民购买力的一种证明。据不列颠哥伦比亚保险公司(Insurance Corporation of British Columbia)统计,大温哥华区价格在15万美元以上的注册车辆,从2009年的1300辆,上升到了2015年的2500辆。

上个月,(左起)洛瑞塔.赖、切尔西.江和戴安娜.王参加兰博基尼一家经销商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温哥华市举办的招待会。

温哥华有不少年轻的超级跑车车主被称为“富二代”,这种称呼类似美国的“信托基金子女”。在中国,超富阶层被普遍指责为腐败和物质主义,富二代这个词既透出一种鄙视,也包含着羡慕。

富二代将他们对奢华的追求带到了温哥华。年轻的华裔女性流行开白色兰博基尼;男性则往往租一辆超跑玩几个月,然后就换一辆更新、更酷的地位象征。

成百上千的年轻中国移民和一些在加拿大出生的华裔,创立了多个超级跑车俱乐部。成员们会聚在一起飙车,改装和拍摄自己炫酷的跑车,向他们在社交媒体上的关注者展示着诱人的玩物。

温哥华赛车俱乐部(Vancouver Dynamic Auto Club)的创办人戴维戴(David Dai)表示,该俱乐部有440名成员,其中有90%来自中国。要加入这个俱乐部,你必须拥有一辆价格超过10万加元(约合50万人民币)的车。“他们不工作,”戴维说到温哥华的富二代。“就花父母的钱。”

他们对速度的追求,偶尔也会遭遇挫折。2011年,警方曾扣押13辆跑车,原因是车主们在温哥华一条城区高速路上以每小时125英里的车速飙车。这些车中有兰博基尼、玛莎拉蒂和其他豪华跑车,总价值200万美元。据媒体当时报道,开车的人都是一个中国跑车俱乐部的成员,而且年龄都低于21岁。

近日的一个晚上,一群几乎为清一色华裔的年轻人,聚集在劳斯莱斯的一场仅限受邀嘉宾的活动上,欣赏该公司新推出的黑红色“黎明”(Dawn)敞篷跑车。这款车售价40.2万美元起,整个北美仅此一辆。

在一众好奇的嘉宾中,就有长着一张娃娃脸的乔锦(Jin Qiao,音)。今年20岁的他是个艺术生,六年前和母亲一起移民到了温哥华。乔锦这周开的是家里两辆奔驰SUV中的一辆,他说这种车更适合应对复杂的日常路况。

但他最珍贵的资产是一辆价值60万美元的兰博基尼Aventador“银河”双座敞篷跑车,有着仿若外太空景象的定制外观。这名身材瘦长的设计专业学生喜欢芬迪(Fendi)的服饰,喜欢金色的运动鞋。乔锦称赞了进口车的各种优点,并急切地反驳那些指责超级跑车爱好者是炫耀的说法。“温哥华富人这么多,炫耀有什么意义?”他说。

戴安娜.王(右)在兰博基尼举办的招待会上。保罗.黄(左)为自己的妻子洛瑞塔.赖和一辆新车拍合影

当被问及父母的职业时,金先生表示他的父亲是一名成功的中国商人,但他拒绝透露细节。“我不能说,”他不自在地支吾着说。

由于中国高额的进口和奢侈品税,超级跑车在加拿大的价格往往较在中国低50%。而且据中国移民称,在加拿大,人们会更少地询问其他人财富的来源。
“在温哥华有很多中国腐败官员的子女,”27岁的老板史毅然(音)如是说。他拥有的Luxury Motor汽车销售店专门向中国富豪销售豪车。“在这里,他们可以炫耀自己的财富。”

一些中国移民认为超级跑车并不是好的投资手段,因为其价值随着时间而缩水。“花50万美元买上两块手表或一些钻石更好。”23岁的戴安娜.王这样说道。作为一名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生,她拥有30多个香奈儿包和一块价值20万美元、镶满钻石的理查德米勒(Richard Mille)手表。

作为网络真人秀《温哥华的巨富亚裔女孩》(UltraRich Asian Girls of Vancouver)节目中的明星,王女士在回上海看望父母时一般会开着他们的法拉利或迈巴赫轿车。但在加拿大时,由于她的父母将买车的预算限制为15万加元(约合75万元人民币),她只能驾驶一辆低调得多的奥迪RS5

“如果别人看见我开着一辆超跑,我可能会面临危险。”她说。而当她开着奥迪穿城时,她价值超过了一辆宝马汽车的宝玑(Breguet)表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四年前,当朋友们批评了她的消费习惯后,为了了解钱的价值,王女士花了三天时间在温哥华街上体验“流浪”的生活。她说自己将手机、身份证件和钱包都留在了自己的别墅里,但穿着维多利亚的秘密(Victorias Secret)牌睡衣和价值1000美元的香奈儿(Chanel)鞋。

在这段自愿的贫困生活体验中,她曾为领取免费食物而排队;也曾因在提姆霍顿(Tim Hortons)快餐店的桌子上睡着后被赶出门而感到羞耻。她表示,这样试验使她对父母在经济上的资助产生了感恩之心。

“在这段经历前,我购物从不看价签。”她说,“现在我会看了。”

来源:纽约时报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