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23

追星已是最后的自由

转发此新闻:
最近庙堂又开始关心下里巴人的文化生活了。《人民日报》批完了粉丝排队与「鹿_同款」邮筒合照「除了炫酷还有啥」,刚把《奔跑吧,兄弟!》作为「正能量」综艺节目的典型,《环球时报》又批了《奔跑吧》的最新一期在博物馆内录制「做错了」。

种种禁令和审查,让国产剧集和综艺节目越来越低幼化。

广电总局近日又下达细则「调控」亲子类节目,要求「不得借真优秀炒作包装明星子女」,这意味着近年大受欢迎的《爸爸去哪儿》可能停播。「限娃令」一出,网友在评论中一片哀嚎。

如果说广电总局审查限制电视节目已是寻常事,那么「Papi 酱被下架」则因是广电总局要管到视频自媒体的标志性事件而引发热议。新兴网红Papi酱号称1.2亿的商业价值还没能变现,广播电视总局就以内容「粗口低俗」为由,要求该系列视频从网络下架,Papi酱随即发布了最新一期视频,全程无粗口,但被一些网友评论「全程无笑点」。在Papi酱发微博表示要「改正自己错误和不足的地方」之后,有网友说「这回我笑了」。

近年来各种文娱禁令越来越多而且细致,诸如「小三不能有好结果」、「解放后不能成精」之类更被引为笑柄。禁令之外,更限缩空间的是标准模糊的审查,收视奇高的《武媚娘》和口碑很好的《太子妃》都因「色情低俗」问题被勒令整改,「正能量」的导向更像萦绕不去的幽灵,让创作只能是戴着镣铐的舞蹈。

种种禁令和审查,让国产剧集和综艺节目越来越低幼化,年龄超过25岁的城市白领纷纷退出国产文娱产品的消费市场。作为替代效应,美剧、韩剧、日剧就越来越火爆,于是广电总局又以下架、限批、禁止炒作应对。

以较有深度内容的美剧为例,《纸牌屋》影射黑暗的政治现实,可以说是红线之外的死限;《丑闻》不止有政治黑暗问题,正面形像主角就是一个「小三」;《权力的游戏》充满神怪内容,而且好人总没有好报,不够正能量。以描写生活见长的日剧,《昼颜》里对婚外情的重新思考,《问题餐厅》里对男权社会的批判,都不可能通过审查。以造星风靡全球的韩剧,在「追星」也政治不正确的中国,当然不能「炒作」。

这样的文艺市场里,自然不可能有深度的思考,哪怕只是对生活的独到观察,或者对简单事物发泄一点狂热,因为一思考就意味着犯罪,一观察就要看出毛病,一狂热就要面临打压。

政治的管制亲手制造了《人民日报》在批鹿_邮筒时提出的问题:「年轻人对明星生活物质表像的过度迷恋,实际上也体现出这种追求内在的盲目和空虚。这种盲目和空虚从何而来?」

《人民日报》继续替文艺工作者操心:「社会尤其是文化工作者在当前对年轻人文化供养和哺育方面的欠缺也应引起重视。我们能否创作出真正适合年轻人、并能引导其精神成长的文艺作品和文化产品?」

读者就联想到《人民日报》没有说的答案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于是就能想到「历史上最精彩的春晚」──如果政府想指的「引导其精神成长的文化产品」是这样的话,还是让民众「除了炫酷啥也没有」好了。

来源:东网 / 赵思乐 女权主义媒体人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