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06

黄菊的共产党人「成色」

转发此新闻:
近日,前中共常委、副总理黄菊的机要秘书马弘在上海某报撰文,追忆老上司往事,颂扬他「一生光明磊落,两袖清风」。此番动作引发公众关注与联想。此前,社会上一直盛传黄菊作为「上海帮」的重要成员,涉嫌腐败及上海社保案。甚至有人怀疑他死于自杀,又有传言说他死于非命。马弘撰文显然是有所针对而来,也就是想替老上司「说几句话」。

黄菊之未被卷入上海社保案,可能是陈良宇等人没供出他,或是中共为维护党而压下来了。

机要秘书出来说几句话,不足为奇。在中国,秘书等于领导们的「私人」,提夜壶、倒尿罐都是份内的事。领导死后还得负责替领导歌功颂德,以显示作为秘书的忠诚不二。况且中共从未将黄菊定性为腐败分子,黄病故后,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全国政协联名发了讣告,并在官方钦定「黄菊同志生平」中称赞他讲党性、顾大局、光明磊落、廉洁奉公,可谓好话说尽。对这样一位领导人,没人出来缅怀一下,才是奇怪的事。

当年,上海社保案闹得中国政坛风风雨雨,黄菊作为前任上海市委书记,被卷入民间舆论的旋涡。20067月,上海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局长祝均一被中纪委查出违规使用32亿元社保基金,拉开上海社保案的序幕。中纪委兵锋所指是时任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这被普遍视为时任总书记胡锦涛、总理温家宝拿「上海帮」开刀。虽然黄菊早于2005年年底重病住院,但其大秘书王维工卷入其中,后来查明,王在陈良宇与涉案富豪张荣坤之间穿针引线,收受张荣坤贿赂近千万元。至于黄菊本人卷入没有,反正陈良宇、王维工等人未作交代。有传言称,当获悉大秘书王维工卷入其中的时候,黄菊勃然大怒,竟将办公桌上的一杯水泼在王维工身上。当然是小说家言,意在撇清黄与案子的关系。

从前秘书马弘的视角看,黄菊堪称一位成功经受资产阶级糖衣炮弹考验的共产主义战士。大秘书卷进去了,老领导没卷进去;接班人陈良宇卷进去了,老领导却「出淤泥而不染」。对于很多共产党人来说,一个领导人只要大节不亏,弄点「小钱」、玩几个女人都算不了什么。替他歌功颂德,就有了底气。

据说陈良宇担任上海市委书记后,屡屡公开在市委常委会上讲,只要把经济搞上去了,搞点特权不算什么。至于找情人,在国外同行中很普遍。我不知道陈良宇为什么敢公开这样讲,合逻辑的解释就是,一方面他觉得自己后台够硬,「上海帮」在北京势大力沉,别人奈何不了他;另一方面他的观念反映了他的「世界观」,他触目所见,中共高官大抵如此,只不过他敢把真相说出来而已。事实上陈良宇不缺情人,他多次致人怀孕堕胎。

黄菊没有传出「与多名异性保持或发生不正当性关系」的事,这很好理解,因为他没有被定性为腐败分子,就算他与人通奸,中纪委也不会立案调查。但我听说过黄菊的风流韵事。原南京军区政治部一位朋友告诉我,黄菊曾与南京军区辖内某正军级将官的妻子劈腿,刑法上属于破坏军婚,事情闹到时任军委主席江泽民那里。江泽民的想法跟陈良宇是一样的,最后黄菊毫发无损,被戴绿帽的将军离婚了事。这大概就是陈良宇「世界观」的来源之一。

黄菊显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他之未被卷入上海社保案,可能是陈良宇等人没有供出他在案件中的作用,也可能是被供出来了,但中共为了维护党的形象,把他的问题压下来了。黄菊作为老谋深算的政客,即使在腐败案中起了作用,也不会留下把柄让别人轻易拿去作为呈堂证供。胡锦涛办上海社保案,原因是陈良宇胆敢公开跟胡温叫板,胡下决心搞掉他,却没有跟「上海帮」摊牌的魄力与智慧。黄菊到底是不是「公道正派、光明磊落」,我们不得而知。

就算黄菊没有留下把柄,如果以习近平定的标准衡量,黄菊也不配称为「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他的大秘书受贿1293万多元,被法院判处死缓,这在中共党内也不多见。他的接班人陈良宇包庇弟弟倒卖土地,非法获利1亿多元,加上卷入社保案,最后获刑18年。黄菊管不好身边人,给中央政治局输送了一个大贪官,对此他肯定要承担领导责任。提携陈良宇的大有人在,责任不能由他黄菊一个人担着,但陈良宇是什么人,他焉能毫不知情?知情而不报,这就是黄菊的问题。

当然,黄菊自己不干净,他哪能乌鸦嫌猪黑,跑到中央那里对陈良宇说三道四?问题还在于黄菊的「世界观」,他可能觉得,北京的头面人物也未必比陈良宇好到哪里去,他凭什么贬低陈良宇这样的兄弟?这笔账,真是越算越糊涂。

来源:东网 / 杨彼得 资深时事评论人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政治站队成功,情人再多也不会讲包养,淫乱;站队失败,看个情色片,都可以被骂淫秽,交个女友,都可以说成通奸!~这就是中国官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