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21

百姓无辜“被艾滋” 荒唐时代荒唐事

转发此新闻: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内地一民众早前因犯罪入狱,被狱方诬指身患滋,与真正的滋病人关在一个监牢,并一起接受打针治疗。之后狱方明知他是健康人,也故意对其隐瞒不报,致使其痛不欲生,备受歧视。

图为当事人刘建国,是河南洛阳新安县人

这宗「被艾滋」丑闻,再度折射出内地无法无天的事实,很多弱势群体面对强势的地方当局,只能像面团随意被玩弄摆布。类似事件近年来愈来愈多,一些上访民众「被自杀」,比如曾多次进京举报原阜阳市颍泉区区委书记张治安违法占用耕地、修建豪华办公楼「白宫」等问题的举报人李国福,在监狱医院内莫名其妙死亡。检察机关出具的调查显示李属于自缢身亡,舆论为之哗然,认为其被自杀。

再比如,大学生「被就业」。教育部公布大学生就业率,年年创新高,但实际上很多大学生在自己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竟然已经被签订了就业协议。学生「被就业」的公司是虚拟的,公章也是学校伪造的,学生根本没有参与协议书的签订过程。

压迫愈大 反抗愈大

还有,农民「被小康」、「被幸福」。江苏省对南通市辖下各县市的小康达标情况进行随机电话民意调查,当地政府要求受访群众熟记事先统一下发的标准答案,比如「是否参加社会保险或保障」,民众必须回答「参加了」,「住房、道路、居住环境是否满足」,民众必须回答「满意」。那些原本在小康达标水平之下的民众,一夜间就「被小康」了。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一件又一件荒谬之事,中国似乎进入到荒唐的「被时代」,若「被」字继续一语风行下去,不知道还有多少后来人会扛上「被」的枷锁、戴着「被」的镣铐。

一个简单的「被」字,道尽了弱势群体的无奈与辛酸,他们无法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精神上处于被动扭曲的状态,陷于失落与愤懑之中,不得不逆来顺受。这种失落与愤懑愈积愈多,民间的怒火喷薄而出,揭竿而起,当局还能稳坐钓鱼船吗?

哪里有压迫,哪里有反抗。从砍杀警察的杨佳,再到湖南爆炸政府的恶性事件,背后都是一些「怒民」不甘愿再做「被时代」的「奴民」,用他们自己特有的方式进行暴力反抗。这些人虽然是法律上的罪犯,但在民间却被膜拜为「烈士」,两者之反差已体现了官意与民意的天壤之别。

一个法治社会,公民的权利与义务都应得到法律保障;一个畸形的社会,公民有冤无法伸,有苦无法诉。中国声称要建设法治国家,但如果国民的合法权利屡屡被侵犯,法治又从何谈起?


来源:东方日报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北京丰台法院的法官袁艳玲不是周永康派系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