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13

养「僵尸企业」 钱最后到官员私人腰包

转发此新闻:
今年130日,位于辽宁省朝阳市凌源市的凌源钢铁股份有限公司发布2015年度业绩预盈公告,宣告「将实现扭亏为盈」,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000万元到8000万元。而上年同期亏损高达7.1亿多元。这家企业是如何扭亏为盈的呢?

现在政府反其道而行,对赚钱的企业狠狠地收税,而这些税收又被补贴给亏损企业

据公司解释,他们有4项收入,一是收到朝阳市财政局下拔研发费用补助2.4亿元、科技成果转化产业化补助0.4200亿元、引进域外资金奖励0.6亿元、用电补贴4.5亿元,导致营业外收入较大幅度增长。4笔政府补贴,让一家巨亏上市公司转而盈利,而且几个月在股市上表现强势。

地方政府的这种做法,我们不妨称之为「养僵尸」。按照沪深股市交易规则,一家上市公司如果连续2年亏损,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特别处理,股票简称前将加冠「ST」字样。第3年,如果继续亏损,公司即有可能被退市。很多地方政府视本地企业上市为政府的政绩和面子,所以都要大把大把地拿地方财政的钱,帮亏损企业渡过难关。此关一过,亏损企业理论上又「有权」亏损2年。很多老资格亏损大户就是循此模式活在沪深股市里,谓之政府「养僵尸」,决不是耸人听闻。

近来有媒体粗略统计了一下深沪股市年报,发现100家僵尸企业去年拿到了政府发放的巨额补贴,总计约为140亿元,其中有20家上市公司获得的政府补贴超亿元。比如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张广宁今年初刚离开的鞍钢股份,去年亏损46亿元,而它从地方政府拿到的补助也有1.28亿元。

对于这种情况,经济学家斥为「资源错配」。市场的法则是优胜劣汰,不能赚钱的企业就应当倒闭,给具有竞争力的企业腾出发展空间。相应地,各种资源理应被配置到优质企业那里,通过优质企业给社会创造更多福祉。但现在政府反其道而行之,对赚钱的企业它要狠狠地收税,而这些税收又被补贴给亏损企业。其结果就不是优胜劣汰,而很可能是劣胜优汰。

这可是应了那句有名的话:钱多,人傻,快来。当然这句话在这里应当改成:钱多,政府傻,快来。100家亏损企业,一年拿了政府140亿元的补贴,多爽啊!全世界都懂的道理,就我们的政府不懂,说它傻不算冤枉。但本质上也不是这么回事。所谓政府傻,其实是当家的官员狡猾。拿补贴的包括国有企业,但也不乏民营企业。私人老板无端地拿到上亿元的钱,总不至于傻到以为这钱是他们该得的意外之财。一想到地方上当家的领导所冒的嫌疑、所担的责任和承受的各种可能压力,老板们就会感恩戴德,知道应该给当家的官员保留一份。

以中国之大,逻辑的可能性往往被坐实为活生生的现实。比如,20097月安徽霍邱县曾决定,奖励安徽大昌矿业集团有限公司人民币6亿元。给出的理由是,大昌矿业计划在霍邱上一个100万吨球墨铸造项目,建成后年产值66.7亿元、税收5.89亿元,可解决2500人就业。时任霍邱县委书记权俊良多年后在安徽宿州受审,庭审披露,权俊良曾23次收受大昌矿业时任董事长吉立昌的贿赂及北京住房1套,为吉立昌在企业奖励、矿权转让等提供帮助。

看到这样的奖励和补贴,我们就不能不感叹政府有钱。霍邱县2009年的财政收入只有约7亿元,但它能够一下子拿出6亿元奖励大昌矿业,出手是相当阔绰。凌源市2015年财政预算收入26亿多元,能够一年拿出近8亿元补贴一家亏损钢企,也算是有钱的主儿。但与其说这些地方政府有钱,不如说财政的钱可以随便花。纳税人的钱如同私人腰包,掌权的人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纳税人不得与闻。

虽说是「养僵尸」企业,其实是养人。这个被养的人,就是能够当家的官员自己。正如霍邱县奖励大昌矿业6亿元,表面钱是贴给了企业,实际上钱转了一个弯,最后到了官员私人腰包。

来源:东网 / 杨彼得 资深时事评论人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