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18

习中央在困境中如何突围?

转发此新闻:
习近平的第一次突围

  习近平当政已有三年,这三年,某种意义上,他一直在困境中实现突围。

  他首先突围的是旧有高层势力的监政与听政,江泽民时代,一直有邓小平监政或听政,直到邓小平老去;胡锦涛时代,既有江泽民的首长办公室置于胡中央的幕后,又有其它常委,拥有不同领域的「总统」权势,胡因此是一个弱君,胡示人以庸君形象,也被人称之为耽误的十年。

  所以,习近平的第一波突围,是突破旧有政治势力的包围圈,习上台之后,对曾威胁过自己的政法系周永康予以清除,并对团系的核心人物令计划予以清除,最为关键的,当然是对江泽民时代培养起来的军中重臣徐才厚、郭伯雄及其势力的清除。

  在这一系列打击政治异己的过程中,习近平组建了多个领导小组,希望自己的权力意志能够超然地决策,并得到强力的贯彻执行。江系的力量,团系的力量,还有体制内的权贵结盟,形成无数看不见摸不着的山头,为了使自己人身与权力安全,习只能征用自己的老部下、老同学,让自己信得过的人团聚到自己的中央,成为重要人物或关键位置上的把门人。

  为了这一决定性的突围,习近平只能依靠红二代的力量,甚至要借助文革的一些方式,以确立自己的新威权,其威权甚至一步步正在演变为极权。


  突围过程中产生的畸变

  在这一突围过程中,人们不断惊呼,第二次文革又要来临了,我曾撰文说,中国的文革并没有实质性的结束,因为毛的形象还高悬在天安门城楼,战无不胜的毛思想万岁口号,还书写在中南海南门红墙上。所谓的改革开放,中国人只是得到了有限的经济自由权,政治自由权一直没有落实。没有政治自由权的国家,必然一直处于准文革状态,只是由于市场经济的成本规律,国家与民众的逐利本性,使文革发动起来成本巨大,人们如果都共同复活第二次文革,并不能得到实际的利益,所以,文革是因为市场经济因素,而难以大规模启动。

  有人说现在的文革是二点零版本,这是非常错误的判断,文革的最高境界与形式,是在毛时代,那个时代是真正的二点零版本,就是上下互动,人人主动参与,各人无私奉献力量。当时的文革代价巨大,但成本极低,官方只是给红卫兵免费路费,免费吃住,红卫兵们就四处串连,并将各种权贵力量打倒在地,再踏上一千只脚。

  我们现在看,极端毛粉在攻击茅于轼的过程中,也顶多是上街示威(曾发生于河南郑州),或者扰乱会场秩序,而对任志强的攻击,也多是网络言论,或西城区委级别的对任的一定程度的打压,中共已无法无成本无代价地发动另一次文革。现在的文革只能通过政府暗中资助的方式,让一些「朝阳群众」们鼓噪或揭发,更多的时候只能动用警察国保来实施。

  高层并不愿意看到文革战火真的蔓延开来,因为一旦蔓延,更多的民怨可能烧向权贵整个阶层,那些基层官员,警察、城管、暴富的权贵,而这一切并不是习中央愿意看到的、或者希望得到的结果。

  习需要的是民粹或毛粉们,以效忠的方式,承认或崇拜习的核心威权地位,使自己的政治地位巍然屹立,这样既可以推行自己的政治意志,又可以威慑政治对手。

  国际上的突围与被反制

  中国军方或所谓的军方鹰派人物极力夸张美国及其盟军的海洋岛链,认为中国应该不断增加海上军力,以抗衡与突破美国对中国海上岛链,增加海上对抗性,甚至在通过标志性事件,来显示中国的强大崛起与军事实力。

  军中力量与毛左派希望有一个新的毛泽东,让中国在国防上扬眉吐气,所以要舍弃邓小平确立的隐忍战略,人们看到的始于中国东海的防空识别区,落实于南海的造岛,甚至建立机场、设立导弹发射装置,都是在向世界展示中国的肌肉或牙齿。结果,突围岛链是子虚乌有,而引来美国与南海诸国共同对付中国,却成为现实。

  中国意识形态在习近平主政之后,更加强化反普世价值,侵犯人权事件更为普遍,并不断突破法治与人伦底线。在人权问题上,中国受到国际社会愈来愈强烈的指责,中国与西方的蜜月期已过,人权问题日益提上日程,中国加入的关贸总协定WTO要兑现的承诺许多不能兑现,特别是美国开始做大TPP(《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将使中国陷入新的国际经济困境。

  习中央此时在军事上虚拟突围之时,在经济上用一带一路战略,进行经济突围,试图在过去的第三世界政治圈中,建立自己的战略后方,以投入巨量美元,刺激这些不发达国家经济,以此输出中国过剩的产能。但实际效果如何?巨量美元被挥霍成为现实,而它直接或间接给中国经济带来多大效益,无从评估。

  中共在经济上与世界接轨已近四十年,但意识形态上不仅不接轨,反而大倒退,反普世价值成为中共最响亮的政治口号。也正因此,习中央面临国际主流社会的抨击与指责,而这种指责与攻击,可能引发国际社会对习的不信任,特别是某些领域的制裁与反制。

  据媒体报道,前美国驻华大使温斯顿.洛德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指出,习近平对内镇压、对外冒险挑衅的政策,已经使美中关系陷于暗淡和紧张。他表示,这并非只是他个人的看法,而是已经成为美国的中国事务专家学者的共识。为应对习近平当局将人权侵犯扩张到海外和对美在华记者、学者的严重骚扰,洛德建议美国政府采取反制措施:加强对华广播,有选择地拒绝中共宣传部门和传媒负责人赴美签证,考虑关闭在美的中共喉舌机构,审查孔子学院。

  封闭自我还是突破自我

  看齐意识与核心意识的提出,某种意义上就是一种政治封闭,也是一种政治不自信的表现。毛时代没有提出以毛为核心,也没有人提出向毛中央看齐,只有一句:毛主席挥手我前进。邓小平则有三个面向(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邓尽管犯过严重的罪错,但毕竟还有政治改革的提议,以及八九十年代的两次改革开放,使中国进入市场经济形态。

  而习时代,开始明目张胆地提出媒体姓党,连毛时代开始的媒体顶个人民的帽子,都摘除了,人民养育军队,军队姓党,人民养育国家,国家姓党,媒体应该服务于国家人民,现在也被严令姓党,习中央在意识形态领域也有「突破」,就是突破了中共原有的虚伪面纱,直接以强权者霸道形象示人。

  我们看到,各地省委书记纷纷表态,要以习近平为核心,显然,习的核心团队在将打造习个人威权当成重大国家战略在做,而保卫习的身体安全,保卫习的个人形象,也提升到国家安全的高度,一篇劝谕习下台的信件,也成为重大政治事件,不仅相关网站负责人、编辑、技术人员被失踪,国外的报道者或披露者,其内地的家人也被拘审。

  习正在深陷文革怪圈中,无力自拔。习近平最应该突破的,是毛的意识形态,还有个人崇拜的文革陷阱。

来源:动向 / 吴祚来 旅美学者专栏作家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商周夏 说...

只有追悼会后,才能突破“毛”的意识形;只有宫廷政变后,才能从A陷阱爬出奔向B陷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