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13

翦除郭伯雄 为军改清除障碍

转发此新闻:
中国军方结束对郭伯雄受贿案侦讯,正式向法院起诉,显示案件不久将进行审讯和宣判。郭伯雄被起诉,宣布时机选在「巴拿马文件」公布之际,是否转移民众焦点,外界有许多揣测。但它却代表「反贪」将延续,且在为「军改」清除障碍。反贪和军改是习近平的两大政策,现在都因郭被起诉推向新高度。

习近平军改遇阻力要杀鸡儆猴 

第一,反贪未终止。郭伯雄去年落马前,是军委第一副主席,实际上就是解放军日常运作的最高负责人;在胡锦涛当政的十年,郭掌管全球规模最大的军队。报导说,他贪腐所得多达千亿元人民币,这次起诉只说他受贿8000万元,不无刻意减少金额,避免加重军方的形象损害之意。舆论认为,习近平打虎已打不下去,期待郭案起诉后,反贪行动能再接再厉。

第二,为军改清除障碍。习近平需要真正抓住军权,清除郭伯雄和徐才厚,是真正掌握军权的重要手段。抓权之外,清除军中抗拒改革势力,眼前更重要。郭、徐都是江泽民提拔,长期掌握军委大权,在军中形成山头;习近平军改对既有势力不利,引起反弹,清除郭系势力可压制不满情绪,是推动军改的必要手段。

依军改时间表,下半年将启动裁军30万人的行动,军中已传出军心不稳。明年中共19大前,由于军改将加重海、空军地位,地位相对下降的陆军难免有抗拒情绪。现在起诉郭伯雄,也有利压制和疏导反弹。

第三,军队现代化。去年9月,首次传出军改讯息;去年11月,习近平亲自发表讲话,除证实裁军30万,还要调整解放军结构,让军队现代化。去年1231日,军方赶在除夕宣布,成立陆军领导机构、火箭军和战略支援部队,新的解放军将有五个军种:海陆空三军之外,增设火箭军和战略支援两个新部队。

年初以来,军改讯息不断,习近平除了重整解放军,将它变得更切合当前形势需要,也使军权集中于军委会,能更有效率统一指挥,以因应东海、南海情势。习近平的雄图霸业是将中国变成全球大国,而扩充海空军是霸业的最重要推力。有人期待军改成功后,中国海军20年内能追上美国,南海在2030年变成中国的「内 湖」,但实际困难和障碍却不少。

第四,解放军编制已过时。解放军1949年初建到邓小平的七大军区制,一直着重各军区地面部队,各有不同防卫职责,海空军相对被忽略。但「大陆军」体制已不切合现代战争需要,发展海空军,让军力的影响对外辐射,才能发挥大国的真正影响力,美国即是实例。另外,过去各军区司令权力过大,不利现代战争的快速协调作战;互联网和高科技时代,军中层级多、层层指挥已过时,都有待改变。

习近平裁军30万虽惹人注目,却不是关键,最重要改变,应是解放军结构重组。去年11月宣布军改以来,重组方向已很清楚。

一,中央军委会将负起政策研究、统筹指挥以及军政工作。这项变革修正过去指挥权落在军区司令的传统;新的军委会效仿美国,设参谋长联席会议,各军种参谋长都是成员,负责制订政策,但联席会没有决策权,只能向军委主席作建议。

二,将七大军区改为五个战区,战区只负责执行作战任务;一旦有军事任务,军令直接由军委主席向战区司令下达,因此可减去层级通讯的延滞,提高指挥效率;由于各种决策各军种、各战区都参与联席会协调,事权和指挥较易统一。

三,新的军委会设15个部门,负责全军的军政服务,包括政策研究、武器采购、审计、人事和情报等。

对照美军的编制,习近平的军改颇有「以美国为师」的影子。二次大战和越战,美军都出现军种和战区之间难以协调的窘况,导致战时无法有效统一指挥。国会 1986年通过著名的高华德-尼可斯法案(Goldwater-Nichols Act),重组美军,将美军变成现在的机制,包括设立参谋首长联席会议(作为三军统帅总统的顾问)。改制后,美军在阿富汗和伊拉克两场战争,协调作战的效 率大有改善。

综合而言,习近平上台三年多来,反贪、抓权和军改(也是扩军)的进程清晰可见,也是他四年来最大动作。习近平说,军改要到2020年才能完成;换言之,他要用未来四年,全力推行军改和扩军,为解放军追赶美国铺路。当然,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这些谋略能否实现,却又是另一回事。


来源:世界日报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北京洋桥派出所最牛B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