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02

习近平承担重任率中国跨越五大陷阱

转发此新闻:
《超讯》报导:当前的中国,面临「中等收入陷阱」、「塔西佗陷阱」、「修昔底德陷阱」、「西化和分化陷阱」以及「个人崇拜陷阱」等五大陷阱。习近平这一代领导人,需要带领中国跨越陷阱走出十字路。当前的中国,在价值观上缺少最大公约数,在社会结构上中产阶层过于脆弱,要依靠强人带领走向民主,但也要防止民粹主义绑架民主制度。中国只有建立现代的国家治理模式,才能避免历史倒退。有学者建议,天安门城楼最显眼位置,放现任国家主席的像,现在的毛泽东像可以放到纪念馆。

《超讯》四月号

有人说,推崇「空谈误国、实干兴邦」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正在下一盘很大的棋。但这盘棋满是险峻,在中国这块改革开放近四十年的土地上,在这错综复杂的大棋盘里起码埋有五个陷阱、走在三大十字路口。除了习近平在不同场合规纳了中国需要跨越的「中等收入陷阱」、「塔西佗陷阱」、「修昔底德陷阱」、「西化和分化陷阱」等四大陷阱,还有近期不断发酵的「个人崇拜陷阱」,总计五大陷阱。有专家指,面对重重陷阱,可以清晰看到习近平治理中国的脉络就是立威、立规、最终立法。

习近平立威、立规、立法

习近平上任,面对的是一个积重难返、内忧外患的国家。政治上,官员腐败空前,一系列显赫高官的官场贪腐;经济上,几十年的粗放式改革发展,靠滥发货币维持的经济增长留下大量后遗症;社会上,一切向钱看缺少价值观的混乱取态,令社会精神崩塌。中国走在政治、经济、社会的三大十字路口。对执政67年的中国共产党来说,手上的这盘棋路要由习近平走下去,只能赢不能输。率领中国破解陷阱、走出陷阱,就是这一任执政领袖习近平肩负的历史重任。
刚刚拉上帷幕的北京两会,无疑是习近平执政棋盘上一枚重要的棋只。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和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召开,恰逢中国「十三五」规划的开局之年,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的开局之年,特殊的历史阶段也赋予了今年全国两会的重要意义。

两会召开前夕,中国面对着一系列错综复杂的社会事件,从股市去杠杆开始的暴跌;A股熔断机制开始实施,四天后废除,遭成股市一路持续低迷;1月初人民币出现一轮快速贬值;官方文件首现「核心」,各地官员纷纷拥习为党中央核心;央视「春晚」意识形态化,引发社会反感;习近平在三大央媒调研强调党媒姓党;国务院关于城市规划文件提出「拆墙」;网信办关闭包括任志强在内若干知名大V微博;任志强因网路言论面临北京西城区委处理;大量带有个人崇拜色彩的歌曲密集出现。让经历了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民众深深陷入迷茫之中。

虽然,两会召开前峰回路转,中纪委网站刊登署名文章「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风向开始有变。全国政协开幕,主席俞正声率先发出「支持讲真话、道实情」,习近平在参加民建工商联组的讨论时强调「对民营企业家来说,就是讲真话说实情建诤言,遵纪守法办企业、光明正大搞经营。」即便如此,两会期间问及任志强事件及中国言论管控时,政协委员们都默默无言。

两会中的官僚主义

就在大家认为,今年两会无戏可看时,全国最年轻的黑龙江省陆昊省长一句不欠煤炭职工工资的发言,引爆了双鸭山煤矿上万名被欠薪职工群体抗议。38日的河北团媒体开放日上,河北省委书记赵克志在点名提问媒体时,照着提示纸条请一位穿深色上衣的女记者提问,不巧的是,该名女记者进场后不久就脱下了深色外套,穿上了白色上衣,全场侧目。官僚主义在两会露脸,让执政当局极尴尬,却给媒体报导新的亮点。

一方面仍然高呼改革开放,一方面却在不断制造障碍;一方面共产党反腐倡新风,一方面官僚盛行「怠政」严重。一连串捉摸不透的事件和社会异动,与中国社会对改革开放的预期甚远,与民众对执政党的期待产生落差。正为落实全面小康的中国该何去何从?著名学者杨鲁军对《超讯》传媒表示,「我们正走在十字路口。」

从经济上看:实体经济、传统制造业严重萎缩,互联网经济打败了传统经济,网购让实体商店失势,数百万人因此下岗失业;中央鼓励创新趋动,新兴产业,但很多研究落后,民营企业根本无法适应转轨,无法适应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传统制造业失势,代表新科技新环保的制造产业又一时出不来。杨鲁军说,搞了一辈子服装的民企,让他去转基因,搞生物科技突破,没有条件嘛。制造业发展迷茫,加上第三产业中的房地产、金融业都不确定。最近出现的又一波房地产高涨,是代表着新方向,还是垂死一博?还是灭亡前的挣扎?未来前景的方向是模糊的。

政治上看:意识形态到底往哪里走?是否如民间有些人所指要往文革走?杨鲁军认为,事实上不可能,但现在的节奏被人认为要往文革走。当然,可能性和必然性是二回事。对任志强的围剿,批判的语言都是文革式的。前段时期亮剑共产主义,基本否定了邓小平一切为了经济建设的总方针。邓时代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意识形态以模糊方式取代,不要问姓社姓资是为了把意识形式边缘化,现在又请到舞台上来了。

十九大将立权力交接新规矩?

十九大将召开,是风向标晴雨表。杨鲁军问,是按八九年后党的规定,还是另起炉灶?比如,按规定,执政五年要立储,让新的王储有五年时间便于接班,这是规矩。这关系到未来是按任期制,接班人制还是回到终身制走,或者变相终身制?杨鲁军认为,十九大一是核心问题,二是立储问题,还有权力交接问题。除了王歧山,常委中四零后五个中起码四个要退。中共是七上八下九滚蛋。其他人都会退,谁来补?会否成为权力校力的争斗,成为政治是非场?

万众注目的老王走不走?杨鲁军认为,这关系到反腐会走多远。「老王比□王都厉害,贪官都吓怕了,宁见阎王不见老王,这也是一个风向球。」习近平去年一月说反腐二军对垒成为胶着状态,今年又说了,压倒性态势正在形成。因为军改成功了,总体可以掌控。「大家知道,习近平为了断桥,断桥是为摆脱老人政治,成为完全独立的领袖,把老人的权力和影响削弱,递减化,边缘化。这些做法是必要的。比如断桥,摆脱老人政治,反腐、整党,我们都双手叫好,党不整将完蛋了,央视变为腐败者的后宫,一个贪官百个美女,不整还行吗?民众有质疑的,一是意识形态非议最多,大家对文革记忆犹新,怕回朝。二是反腐表现出选择性特征,有人不服气。」

社会层面看:社会觉得任性了,想拆,就要把百姓住家小区围墙拆了,没有法律,没有考虑老百姓的安全问题。杨鲁军指,有些决策太任性,如香港田北俊讲了不利特首的话,就把他的政协委员给免了。包括前段时期批李嘉诚,媒体没有底线的一起上。很多个别事件处理是任性的,没有一种社会的主体意识,道德评价体系和标准。

比如61日长江的沉船事件,812日天津爆炸事件的处理,老百姓都有不满的,觉得并不公平。上海的踩踏事件,都处理得较轻。社会恶性事件处理,没能刹住恶性势头。关键是处理的社会标准是什么不清晰,造成社会迷茫。

老百姓对社会发展的价值、目标等缺少方向。从「发展是硬道理」、「三个代表」到「科学发展观」,都比现在的「中国梦」清晰。杨鲁军指出,有些问题处理不好,社会问题会具爆炸性的。如明年延期退休制;社保基金要让退休人士交医保金等,这些涉及老百姓的切身利益,都会在社会上引起强力反应。

从正面理解,习近平是要带领中国走出十字路,需要勇气和力量,包括应用权力。但负面理解,有可能认为,你用了老百姓不能接受的方式,可能不仅难走出十字路,还会陷入更大的迷茫。杨鲁军说,他希望,衷心的希望是前者,习近平不仅肩负历史责任跨越陷阱,带领中国老百姓顺利奔小康,而且走向民主发展,充满文明文化的现代化社会。「习近平是中共最后的希望,现在反对习近平的人已经形成联盟了,等着看好戏。袁世凯如此英明的人,最后会听人歪理恢复帝制,结果全国起义,中国千万不能走这样的路。」

不走老路就要跨越陷阱,但简单用文革去解释当时初放型改革结果的现状,是对现实的不敢担当。上海市委党校周东华教授对《超讯》传媒表示,对习近平执政出现的各种质疑,「挑战的不是执政党的地位,而是共产党执政的模式。一个具备革命党走向执政党而且是现代执政党的模式。这就是习近平十八大以后提出现代治理体系,希望达到的目标。如果挑战共产党执政地位那就是革命,我们现在称之为改革。问题不在简单的历史比较,而是共产党面临新任务。」

2010年是中国的转折点

共产党面临新任务是这个历史时刻决定的。周东华表示,中国今天的全部问题,源于2010年。这一年,中国进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这一年中国GDP超过日本成为老二、这一年之后,中国的社会各类问题展开了。

由于GDP总量超过日本,人均GDP进入中等高收入发展阶段,国内矛盾由个体性冲突转向群体性冲突。乌坎事件、什邡事件、启东事件,镇海事件等全部在这一年以后出现。人们对这个社会的关心由个体利益的动迁、工资、就业等简单的问题,转换为环保问题、村民自主问题,民间的视野开始转换了。

就在这一年以后,日本挑起了钓鱼岛事件,菲律宾挑起了南海黄岩岛事件。周东华强调,整个故事就在2010年以后,转折点就在中国进入了中等收入高收入阶段。

记忆犹新的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中国砸下了四万亿,只在2010年回光返照,GDP反弹增长10%以上,随后就一路下滑到今天。整个2010年成为转折点。习近平这一任党的领导就是在这一历史时期登场的。

周东华研究习近平思想,他表示,习近平挑明了十八大以后中国面临的危机,提出了要跨越的四个陷阱,「认识到这四个陷阱就能理解习近平要处理问题的方式。」

进入「中等收入陷阱」。这是中国的现况。「中等收入陷阱」这个说法最早出现于2006年世界银行的《东亚经济发展报告》。意思是,一个国家的人均收入达到中等水准后,由于不能顺利实现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导致经济增长动力不足,最终出现经济停滞的一种状态。

20141110日,习近平在北京出席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同工商咨询理事会代表对话会时说道。「对中国而言,『中等收入陷阱』过是肯定要过去的,关键是什么时候迈过去、迈过去以后如何更好向前发展。」因此,习近平提出了经济新常态。周东华说,每个国家在达到中等收入之后,他的传统经济模式一定要转型。原来的优势丧失,能否转型成功是中国当下最艰难又是现实的。

进入「塔西陀陷阱」。习近平总书记2014318日在河南省兰考县委常委扩大会议上的讲话,8月份,中央文献出版社将习近平总书记的6篇讲话编辑成了小册子向全国发行,书名叫《做焦裕禄式的县委书记》。在这个小册子里,总书记提到了「塔西佗陷阱」(TacitusTrap)。习近平说:「古罗马历史学家塔西佗提出了一个理论,说当公权力失去公信力时,无论发表什么言论、无论做什么事,社会都会给以负面评价。这就是『塔西佗陷阱』。」

强势政府有助于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在中等收入的时候,当经济下滑,民间的收入不公,两极分化问题、官民矛盾、腐败问题等都暴露。政府在民间的公信力毁掉。周东华说,南非曼德拉革命成功,就是这个阶段,欧洲二次大战也是在此阶段,政府公信力下降。世界银行对中等收入国家作过调查,19602008年的58年时间中,大约有101个国家进入中等收入发展国家。但58年后,走出中等收入陷阱,进入高收入国家和地区的只有13个,包括香港和台湾。

世界银行在总结这个国家和地区的经验时,其中有一条经验就是,政府的强力干预及威望。周东华说,跨越中等收入阶段中,政府软弱,如拉丁美洲、巴西、阿根廷这些国家,军人政变繁密,社会变动强力,跨不过去,政府的作用不够。新加坡可以跨过去,李光耀的强势力量都起了作用。

中等收入阶段是一个政府只能强不能弱的时代。历史同样证明,哪个国家敢在中等收入阶段大规模把原有体制改为民主制的话,这个国家可以实现民主,但跨越中等收入的时间至少往后推迟20年。周东华强调,这是事实。「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你是要先解决经济问题还是先解决民主政治问题?在中等收入阶段,民主政治发展优先,经济转型会大大拖后,甚至导致社会崩溃。你要解决经济发展跨越转型的问题,强政府是必须的。政府的作用和力量必须增加,而此时,政府的公信力又恰恰是最低的。塔西佗陷阱伴随而至。」

这是习近平面对的一对矛盾。周东华表示,要做事的时候,政府是最没有威信的时候,都被三十年改革开放中的官僚腐败毁掉了。老百姓根本不信政府,政府是利益集团,不是公正的代表。「习近平是要重树这个公信」。

进入「修昔底德陷阱」。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来回应这种威胁,这样战争变得不可避免。此说法源自古希腊著名历史学家修昔底德的观点,他认为,当一个崛起的大国与既有的统治霸主竞争时,双方面临的危险多数以战争告终。

2014122日,《世界邮报》创刊号刊登了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专访。针对中国迅速崛起后,必将与美国这样的旧霸权国家发生冲突的担忧,习近平在专访中说,我们都应该努力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强国只能追求霸权的主张不适用于中国,中国没有实施这种行动的基因。周东华说,中国如何利用这次经济转型过程中以一个世界文明国家新兴崛起,是面临的第三个陷阱。习近平意识到了,因为中国是大国,这是世界上其他进入中等收入国家极少遇到的状况。
进入「西化和分化陷阱。」据报导,在2014217日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上,习近平发出警告,要在经济改革的同时防止中国落入「西化分化陷阱」。他说:「我们不仅要防止落入『中等收入陷阱』,也要防止落入『西化分化陷阱』。」由于中国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的社会主义国家,因而西方势力从未停止对中国进行「西化」、「分化」的政治图谋。所谓「西化」,就是要放弃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实行西方那样的垄断资本操控下的多党制和私有制。所谓「分化」,就是分裂中国,企图分而治之。他们意在打赢「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以达到其瓦解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目的。

个人崇拜陷阱所损全党利益

这个陷阱来自民间来自精英,这个时候往往是这个社会在十字路口往哪走的分水岭。精英在等待,民间怨声载道。干部无所适从,此时分化严重。

进入「个人崇拜陷阱」。虽然习近平只讲了四个陷阱,但第五个陷阱变得越来越客观了,这个陷阱,有损的是全党利益。就在习近平、俞正声都在支持「讲真话、道实情」时,全国政协委员蒋洪接受媒体访问的「公民表达权利必须要保障」的文章被黑了。有人一方面屏蔽言论,另一方面网开一面让「左潮」汹涌。海外媒体《明镜邮报》刊文指,在YouTube上流传《要嫁就嫁习大大》之类歌曲视频,微信上转发「习毛握手」的照片,有人套用《东方红》旧曲填上新词,改名为《东方又红》,将「他(毛)是人民大救星」改成「他(习)是人民大福星」;在20163月的北京「两会」上,西藏代表居然每人胸前都挂上习近平的像章,引人侧目。这些行径,事实上已经在相当程度上实现了扭曲习近平形象的目的。

《明镜邮报》引述北京接近习近平的人士说,这些东西绝非习近平的本意,除了少数可能是不明事理的民众自发「创作」,而后被官方媒体推波助澜,相当一部分有很深的心机。有的是期望通过为习近平歌功颂德而捞到一官半职,有的是自己屁股不干净,通过大搞个人崇拜来躲避被查处,更有的是煽风点火「捧杀」,用心险恶地给习挖一个巨大的坑,要看习近平怎么忘乎所以地跌下去,这就是所谓的「高级黑」。
而这一切,都在习近平了解之中。两会全国人大会议中,人大委员长张德江报告中并没有提「习核心」,依然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杨鲁军说,中央没有被忽悠,任志强事件峰回路转,说明习的可塑性,并不会一条道走到黑。问题是要有好的智囊,给予准确的信息,提好建议。「我认为,这些变化,不管高层如何妥协、交易,是挽救了党,挽回了对习近平的印象。起码对左倾思潮的警醒。他一直讲不忘初心,我们的初心都是支持习近平的。」

其实,十八大以来,基于对经济形势的判断,习近平提出了新常态开局,开始进入新的改革,要转型。周东华说,四个全面的战略布局,内容上讲,都不是习发明的,建设小康社会是小平提出的;依法治国是江泽民时代的1997年党的十五大作为治国方略提出来的;从严治党,明确提出是胡锦涛2010年建党九十周年讲话中提出;深化改革也是在2010年之后,关于改革面临的难题和问题,最后得出,改革中遇到的问题,要进一步通过深化改革来解决。但是改革一步步走来遇到难题,始终没有解决,而且日益严重。「依法治国,离法治社会越来越远,从严治党,党已经走到边缘,腐败猖獗,改革无法深化。」

中国进入全面治理的新时代

这些问题都要在习近平这一届领导历史的担当起来。周东华对《超讯》传媒表示,习近平提出了四个全面,实际上是指出了前任们提出的问题都没有解决,他要担当,立志全面解决。「四个全面,核心都是一个『治』,所以,中国现在实际上是进入了全面治理的新时代。要把四大任务作全面对待,所以称战略总布局。」

习近平的全面治理,首先从党抓起,因此反腐开始。十八大后最得民心的就是从反腐开始,第一次两会一周后,就把四川的中央后补委员抓起来,这个力度为树立公信心开路,解决「塔西佗陷阱」问题,逐步走入法治引路。周东华认为,配合经济改革的路,习近平提出了一连串的设想,从一带一路到「互联网+」,再到工业4.0,一直到春节前后的房地产热。他一直在思考和寻找能够拉动中国经济转型的引擎。「看起来,每一条路都有意义,但短期内都不见效」。

短期内可以见效的就是金融市场。20147月开始了的一波中国牛市,资本市场兴起,对企业减负,对资金外流都会起到作用。周东华说,没想到,证券监管包括中央媒体的无知,去煽动一波牛市,鼓吹股市可以上万点,本来大家觉得股市就应该起来的。2015年春节后主流媒体的干预炒作,一波牛市变为疯牛,被利益集团利用了。紧接着连续发生股灾2.03.0。管理层到现在都没有意识到那波牛市的意义在哪里?

资本市场在危机中给经济带来支撑作用,转型中起到中硫抵柱。周东华是持牌证券分析师,他认为,对股市要重新认识,根本不是经济晴雨表,而是经济发展中的杠杆,监管层不懂股市的战略意义。「如果股市起来,社会的关注点很容易移到股市上。但股灾把这样的热情打乱了,把社会撕裂了,消灭了相当一部分中产,是给习近平添乱。那些中产者说,现在手上的这点钱是江泽民朱熔基时代结累下来的。胡温阶段如果没买房根本赚不到钱,十八大以来也没有增加财富的机会。」

这么多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价值观是混乱的。有学者指出,社会发生股灾、经济下滑、民怨四起时,有人为维护所谓的正向力量,有意把意识形态拔高了,造成思想更混乱。周东华认为,要了解习近平先要了解站在的这个时代。他所谓的权力集中、扫清障碍、建立价值观,都是为了要有凝聚力。中国的问题,一是社会价值观必须清晰的确立,必须是社会的最大公约数,可以在党的意识形态引领下的基本公约数,但不能以党的意识形态来代替社会价值观,取代这个公约数,毕竟大多数人不是党员,你要尊重。

天安门城楼应悬挂现任主席像

二是中国社会结构是极不完善的,很不稳定。尤其是中产阶层太脆弱了,一旦受到打击,原来金字塔走向橄榄型又被毁了。这个阶层不建立起来,社会的凝聚力没有的。周东华指出,西方民主制度是在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跨越的时候,中产阶层真正形成和稳定,18岁以上的公民选举权是19581960年产生的,是二战以后完成的。之前都是强人,法国戴高乐、英国邱吉尔,美国就是罗斯福,都是靠强人带过去的。但一旦走过这个阶段,这个阶层不能形成,民主制度就会被绑架,东南亚一些国家就是例子。不像西方有完善的中产阶层。民粹主义绑架民主制度。中国作为大国,社会价值观和社会架构是两个最大的问题。

乱世用重典,乱世也要强权。对有人提议,树立国家尊严,以现代国家元首制治理模式,包括天安门城楼最显眼的位置,应该置放现任国家主席的像。在欧美国家,下飞机进入机场领域,迎头所见的就是该国国家元首的画像,中国应该效法,体现国家尊严。杨鲁军表示赞同,索性讲明,立威就是元首决定,大家也能接受,包括明正言顺在天安门城楼的最中心位置悬挂现任国家主席像,现在的毛泽东像可以放到纪念馆。「我们不能躺在古人身上,我赞成,以利走出政治上的十字路口。」

跨越陷阱走出十字路,那是中国的阳光大道;退回去,万丈深渊,万劫不复。依习近平的理想、性格,百姓宁愿相信,他可以不负历史重任!


来源:《超讯》/ 纪硕鸣

转发此新闻:

11 条评论:

张兆林 说...

纪、杨二位:包子的新吃法——双手捧着舔着吃!你们家里挂着包子像,每天烧香叩拜是正道。

匿名 说...

枪毙杂畜牲

匿名 说...

五大馅“饼”,从天而降。自作多情,指点棋局。不顾常识,唬人醉己,红粉黑粉,去泥麻痹。

匿名 说...

感谢习主席带领我党我国人民从腐败走向更腐败

匿名 说...

说习是毛泽东的孙子,有点不太像,他没有毛三胖那么一心一意。说习是江泽民的好儿子,应该不会差太远,他基本是按照江泽民的路线在走。

yuhe dai 说...

看了的一段就知道基本逻辑不清,不用再往下看了

匿名 说...

名左实右,表面上很左,很像山寨版的毛泽东,事实上却是西方垄断资本主义集团——影子政府的一条狗。正把中国一步步的往它西方主子的手里送。

匿名 说...

绝对山寨版的毛泽东,事实上却是普特勒集团——影子政府的一条狗。

匿名 说...

习特勒正把中国一步步的把13亿中国人往马嗑屎坟墓里送。

匿名 说...

习特勒及其中共法西斯集团是披着人民外衣的柴狼

匿名 说...

中国人民从来没有授权习特勒当"国家领导",习特勒没资格带领中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