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05

张鑫跳车身亡,薄熙来该当何罪?

转发此新闻:
薄熙来被判刑之后,去了秦城监狱“休假似治疗”,一走已是三年多,可靠的消息来源说,他一日三餐的伙食标准不低,还可以与亲友通电话,不用穿囚服,上下身都是名牌,还动辄耍耍驴脾气,光顾喜欢去的医院,等等,然而,当年他独掌大权时徇私枉法,搞得一系列冤假错案,一件也没平反,受到诬陷与“黑打”而坐牢的人们,还是苦渡铁窗生涯,却根本没有这位前政治局委员的“监狱贵族”的待遇,尤其是那些与其有关,蒙冤惨死的人们,依然在无望地祈盼,焦虑地申诉,但茫茫黑夜没有尽头,因薄熙来下令而坐牢出狱的大连民企老板,我的“铁杆狱友”张永祥说,何时俺家的“2001年的涉税案”才能平反,恢复名誉?何时张鑫的冰冻了14年的尸体才能火化,入葬为安?

薄熙来受审

说起大连天天渔港,几乎东北人妇孺皆知,它是大连一家以海鲜和地方风味为主菜的餐馆,早在80年代末与90年代初,它就声誉鹊起,赫赫有名,当地政府为了鼓励他们经商,一直实行包税制度,即,不论每年营业额多少,税收的标准都是议定不变的,许多大连的餐饮商家都是如此,天天渔港向来是市级遵纪守法经营,依章缴税的先进企业,但由于薄熙来与大连的政敌高姿内斗,而高姿原任辽宁省纪委书记,后任大连副市长,上级有意让高姿接任大连市委书记,薄熙来担心离开大连后,赴沈阳当辽宁省长,前有省委书记闻世震力阻,后有高姿挖“后院”,就不惜任何代价,抓捕与高姿交往密切的民企老板,于是,张家的大连天天渔港餐饮有限公司,被薄熙来列为重点整治目标,在此之前,薄叫他的秘书车克民(又名车辉),伪造一封群众的举报信,大秘吴文康转呈“薄骗子”,他假装公事公办地批示,查处张家多年来存在的偷漏税和行贿的问题,文件下达大连市政法委书记,薄熙来从司法部调来的周永康小兄弟,太子党份子──成城处理,于是,大连天天渔港家族企业的领导人全军覆没。

20013月,时任辽宁省长的“薄骗子”,指使他的铁哥们,担任大连地税局领导的刘宪如,突然宣布对天天渔港进行税务稽查,以前的政府章程和承诺都一笔勾销,官员声称,要查清改革开放以来,张家办企业的所有“原罪”,接着在没有任何结论的前提下,他们召集公检法司,在薄熙来的“打手”成城,“耳目”车克民,“传声筒”董文杰(时任大连市委副书记)的直接领导下,成立了阵容庞大的“偷漏税专案组”,司法的利剑指向民企老板。原来,刘宪如之所以得到薄的重用,是因为他任大连开发区党委书记时,已故的主管开发区的副市长唐启舜不买薄的账,薄作风漂浮不干实事,所以,机关没人理睬他,只有办公室的秘书刘宪如与薄走动,后刘下海经商,薄批出大连保税区一块地皮给刘的情妇,他们盖起了“慧能大厦”,由此刘成了亿万富翁,后来,薄任市长,又把他由个体户变回国家干部,先是大连星海国际博览中心领导,后是大连地税局党委书记,前述这些薄熙来利益集团份子,对张家开始了挖地三尺的内斗。

2001828日,天天渔港各个分店的负责人,即,张家几个商业门店的老板全部被抓,其中有张永祥,张永庆,张永盛,王丽荣,等等,一时传得满城风雨,专案组的成员于树海,迟长海,陈虎,黄克华等人,都是薄熙来党羽的下属的“小蚂蚱”,他们为了邀功请赏,掩人耳目,没有及时把嫌犯关进看守所,而是羁押在大连沙河口区黑石礁的157号一栋小楼,楼上住着专案组人员,楼下是非法扣押的“人质”,这些办案人有充足的经费,由薄熙来批出公款,吃喝玩乐全报销,对嫌犯连续99夜不让睡觉,逼他们交代偷漏税和行贿的事,而且还动辄不给饭吃,不给水喝,甚至在气温零下的情况下,故意洞开窗户,让他们饥寒交迫,逼其就范:一是认罪,二是检举高姿,于学祥(原大连市委书记)等政敌的受贿问题。

可靠的消息来源说,由于张家兄弟多年来,仗义疏财讲信誉,故在社会上朋友很多,薄熙来一下令,就有人秘报张永盛的家人,其太太梁军立即逃往上海的张永祥二叔家,并由二叔唯一的儿子,29岁的张鑫陪同保护,但大连政法委书记成城,亲自下令向全国发出通缉令,由大连的警察专案组,日夜兼程,会同上海及江浙一带的地方警察,对他们乘坐的火车进行跟踪盘查,由于一时恐慌失脚,张鑫在2002129日坠车身亡,当时血流满地,脑浆崩裂的惨况,至今使目击者不忍复述,一位大连了解内情的人说,在薄熙来当政的8年里,由其徇私枉法而导致死亡,疯傻的人数以百计,由其直接下令办理的冤案多达数千起,抓捕的惊天大案数十起,其中有高姿案,东海渔村张成家案,杨庆典案,刘晓斌案,于晓君案,等等。

其中最惨烈的就是张鑫之死,他正值青春年华,只为护送梁军,就成了薄熙来及其党羽的刀下鬼,而冤魂缠绕薄熙来,是他在2012年于山城最后疯狂后被抓捕的主因。张的家人在孩子死去后,迫于“薄骗子”的压力,无处申冤,一直坚持尸体冷冻不火化,到现在还留在医院的冰库里,张鑫的父母说,谁对这起人命关天的冤案负责?薄熙来该当何罪?这起由薄的党羽直接造成的惊天血案,至今搁置无绪,没做进一步处理,没下结论,没追究成城等人的罪责,天理何在?在薄熙来的淫威下,专案组做出的“税务鉴定书”,不仅以偷税罪,分别判处张家兄弟一至五年的有期徒刑,而且还没收罚金4700万,而这些“血汗钱”又用来继续欺压百姓,徇私枉法,张永祥说,薄被依法公审后,俺总算出了一口气,对这起大案,冤案,命案的平反昭雪看到了一丝曙光,可是过去这么久了,没有启动的迹象,薄熙来的爪牙依然逍遥法外,习近平啊,俺盼你做主哇。

笔者认为,粉碎“四人帮”之后,人们之所以扬眉吐气,促进了改革开放,就是因为中央平反了他们制造了大量冤假错案,但薄倒台后,他搞得坏事,一件也没拨乱反正,大连民企老板张永祥的呼声,集中代表了全国人民的心愿,张鑫的遭遇不仅属于个人,应当引起整个社会高度关注,必须成立薄熙来遗留案件的专门法庭,对他在大连和重庆制造的所有冤案,进行审理,一方面要开放媒体,对他的罪恶要全部彻底地揭露,让老百姓认清他的真面目;一方面对其余罪要重审,对薄熙来的党羽要如同对待吴文康一样,绝对不能留下死角,该怎么判就按法律重判,现在,他的儿子在海外财大气粗,四处活动,与美国及海外的一些企望中国动乱的组织和个人,以及一些金钱至上的媒体交往密切,如不斩草除根,就使“薄党”成为未来中国动乱的一大隐患,因此,张永祥及其家人的旧闻,就具有深远的现实意义。

201643日清明节前夕,写于多伦多,顺祝晚辈张鑫安息。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姜维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