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29

明报「钟天祥事件」背后有强力部门?

转发此新闻:
对于新闻界,《明报》总编辑钟天祥以“节省资源”为由,炒掉他自称是其“得力助手”的姜国元,所产生的震撼,绝不低于两年前《明报》前总编辑刘进图被两名凶徒袭击的血腥场面。


姜国元虽然身体丝毫无损,却与刘进图没有分别,同样受到非理性的侵袭。他被裁走的理由是“节省资源”,但节省资源可以多管齐下,何必偏偏选中他?钟天祥不惜额外赔偿以代替通知期,也要立即撤走姜国元,又是节省资源的合理做法?《明报》集团行政总裁张裘昌解释,高层决定“减人不减薪”,以免影响士气,再由各部门主管订出裁减人选,却裁走了编采部举足轻重而且最受信赖的人物,不正大大影响员工的士气吗?

更大的非理性袭击是,姜国元被裁走,也许是由于他对《明报》功勋显赫。由四年前的反国教运动到民运人士李旺阳被自杀事件,再到近在眼前的“巴拿马文件”的采访报道,姜国元都能撑住大局,让记者大展所长。每逢六四、七一,《明报》的新闻版面,都尽现民心所向,而七十多天的占领运动,《明报》都坚持以头版报道,一天不缺,据说都与姜国元的坚持有关。这些报道为《明报》带来无数奖项之余,也通过事实的报道,让读者看到社会真相,因此尽管《明报》社评日趋保守,为当权者鸣锣响道,助纣为虐,而经常批评中共的一些专栏作者亦被抽走,但《明报》的新闻报道仍能秉持客观、坚守岗位,才能保持《明报》的声名,守住新闻自由的阵地,甚至在一些年份,成为公信力最高的报章。

遗憾的是,在当权者眼中,姜国元的功劳也许就是他的罪过。北京三令五申,占中运动大逆不道,但《明报》的事实报道,让我们看到年青人追求命运自主的决心,看到整场运动群龙无首的天真烂漫和乱像横生,也看到蓝丝带人士的种种嘴脸。刘进图去职后,事隔两年,《明报》又再次与“国际调查记者联盟”合作,就“巴拿马文件”涉及中港权贵的部分展开调查,就在被撤职的那个晚上,姜国元编好五个全版报道才黯然离开。

这样一个鞠躬尽瘁的人物,却遭受冷酷无情的对待,除归咎于钟天祥不顾一切的判断错误,更代表《明报》新闻方针的摇晃,不惜干掉新闻编采的领军人物,以削弱新闻部高层的健康力量,并且杀鸡儆猴,使《明报》新闻报道的取向和选材,逐渐走近其社评的保守立场,成为支持建制、服务权贵的又一传媒队伍。

目前不少舆论批评都集中到钟天祥身上。无疑,钟氏受到恶评如潮,咎由自取,但他的行为又怎会是自作主张,而没有《明报》高层的大力支持?姜国元在《明报》工作十多年,位高责重,高层又怎会不知晓他的优点和长处,但深知其功力和影响,却又除之而后快,就难免令人猜疑《明报》高层背后,还有更强大部门的力量在推动今次不见血的清洗行动。

近数年来,新闻自由不断受到冲击,而打击对像不再限于支持民主的传媒老板,如壹集团黎智英、《立场新闻》蔡东豪、DBC前股东郑经翰,更逐渐扩阔至一些被视作眼中钉的专业新闻工作者。由《南华早报》换上地方政协以至爱国爱港人士当总编辑,再到刘进图被免去总编职务、李慧玲被商业电台解雇,在在说明,反新闻自由的力量,正通过传媒东主,替新闻业领导层重新洗牌。当新闻自由逐渐受到强权蚕食,保障新闻自由就更需以维权运动的形式寸土必争,坚持到底,才有望挡住眼下的歪风。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杜耀明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