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31

没有被「嫖娼」和栽赃的不足以算名人

转发此新闻:
民众常常谴责某政党某组织恬不知耻,其实对他们不大公道。他们还是知耻的。至少有些话、有些事、有些行动他们也会觉得不好意思,对世人公开不利于他们的声誉,因而他们总会想办法找个更冠冕堂皇的借口。

抓捕批评政府、揭露腐败的人的行为是不道德的,故只能掩饰真正理由,栽赃以其他借口。

比如,几年前,艾未未的行为艺术和作为人权行动者的言行,令当局十分不爽,但他的言行又没有逾越中国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如何才能治得他服服帖帖呢?当然不能公开以他反对政府的名义抓他。于是查他的经济犯罪,给他治一个「逃避缴纳巨额税款」、「故意销毁会计凭证」的罪,人也关了,名声也搞臭了,恐吓他的目的也达到了,数全齐美,不是挺好的吗?他现在都学会在国外替政府说话了。

再如以前那个每天在微博上「批阅奏章」的薛蛮子,唯恐天下不乱,好好的美国人不做,却妄想天天攻击我伟大的党和政府,让人难堪。怎么办?公安使个监听监控手段,知道他爱找「小姐」,就逮住他嫖娼的机会,一举把他抓了,让他上央视悔罪,而且还公布细节,说他一次睡好几个女孩,多劲爆!果然,自从那次被抓放出来以后,他就再也不乱说了,现在老实多了。

类似的还有,在街头举个牌要求政府讯息公开,就说他「寻衅滋事罪」;受了冤屈不停找人上访,就说他「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给朋友寄几本政治书籍,就说他「非法经营罪」;以合法的手段查询企业工商登记讯息,就说他「非法获取公民个人讯息罪」;在网络上发几条微博,就说他「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当然,最著名、最有效、使用最多的,还是「嫖娼」。这个过去最具道德正义感的名词,泼到谁头上谁立马低头,国家机器可以几个小时之内让全世界的「正人君子」都吐出唾沫星子,用口水淹死你。好在这种污名化手段已经被用滥了,现在这个词简直成了人们的光荣,没被「嫖娼」过的,如今在中国都不足以算名人。

最近这样的手段有一些创新。比如有人有一桩十几年前已经了结的车祸,他说自己忽然觉得内心不安,于是主动从境外回到国内「自首」,要求忏悔过去,并且愿意去蹲监,还公开在电视上悔罪说,这与出版政治书籍没什么关系。

还有,被迫流亡国外的哥哥,在境外媒体写文章批评政府,政府就去把他在境内的两个弟弟和父亲抓了,以他们家祭祖失火烧山的名义,将他们关起来「依法调查」。弟弟给哥哥写邮件,让哥哥把文章删了,并要求哥哥不要再批评政府,哥哥不听,继续写文章揭露。政府就发表新闻稿,公布他们家「放火烧山」的「真相」。

连他们自己人都看不下去了。有个网友说,「被嫖娼,被杀人,又被放火,作为党员,我都看不下去了。现在警方怎么如此愚蠢,做套栽赃都做得不专业,一而再地用,为什么不变个花样?」

他们总是不承认普世价值,认为世界上没有所谓的普世价值。其实他们的行为证明了普世价值还是有的:至少,他们内心里知道,抓捕批评政府、自由发表言论、揭露腐败、要求人权的公民的行为,是不道德的、是不能被公开的,因此他们只能掩饰打压和抓捕公民的真正理由,而栽赃以其他的借口。如果真够恨,当局就应该公开宣布:谁再写文章批评政府,政府就抓谁全家,连坐,诛九族,就这么任性,怎样!

来源:东网 / 东步亮 时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