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20

几个臭文人就能颠覆中共?

转发此新闻: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让人明显地感到,中共已经视文人为自己最大的敌人,他们似乎担心,仅凭几个乱写乱说的文人,就足以将中共颠覆。因而,中共强力部门已加大对文人的打击力度。列入黑名单的文人们,似乎被有关人等恨得咬牙切齿。

最近连串诡异事件似乎都是冲着习近平而来,使得中共高层如惊弓之鸟

去年底以来发生的香港铜锣湾书店案,虽然是因为中共特权机关公然跨境抓人而引起公众关注,但事件起因是一本写习近平情感生活的书,抓的是几个做生意的文人。

刚刚发生的专栏作家贾葭失踪事件,起因是中共怀疑他与无界新闻网刊出《关于要求习近平同志辞去党和国家领导职务的公开信》一文有关。很多境外媒体报道贾葭是「媒体人」,其实以我的了解,他虽然在多家媒体干过,虽然也写点儿时事评论,但多数时候并不是在一线做新闻报道,多数时候写的也不是政治和社会热点题材,而是文学、随笔、散文类文章。顶多,他算是一个读了比较多的书、有点儿思想的文艺青年。

我不大相信,以贾葭的思想和性格,会去干出一件给一号政治人物写公开信、乃至想办法发在国内的网站上这样幼稚和莽撞的事儿。按照他自己事先对朋友的交代,他只是看到此文后,及时提醒了他的前同事、无界传媒总裁欧阳洪亮赶紧删掉。如果看到一条政治不正确、可能惹事的文章,提醒自己的朋友赶紧删掉,就会把自己也沾惹进去,被强迫失踪,成为罪人,那么,在中共的治下,每一个人都只能闭嘴、闭眼,无论一切对的或错的,都不说话,当作什么都没发生,才能安全──甚至也不会安全,因为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罪名就会突然间降临到了自己头上,这是不需要招惹就可能自己撞上来的。而罪或没罪,都只是中共地上特务头子们随口一句话的事。

前几天还发生了一件事,中共的国家通讯社播发一条电稿时,将「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写成「中国最后领导人」,结果对此事负有责任的发稿编辑李凯被中共主管机关停职,撤销发稿人资格,取消中共预备党员资格,还被定性为「政治错误」,「影响恶劣」。其他相关领导则被依照《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进行责任追究。

把「最高」两个字打成「最后」,用电脑打字的人谁没遇到过?坦率地说,我就经常把这两个字打错、打混淆。这绝不是有意为之,而是笔误、疏忽。李凯固然对这个技术性的失误负有责任,但是,有必要对此做出如此严重的处罚吗?据李凯的一位大学同学说,李凯其实思想很「左」,他多年来对党忠心耿耿,追求「进步」,努力入党、升职,好不容易才爬到今天这一步,没想到一个字就让他前途尽毁,「党」一巴掌就将他拍得瘫软在地。党如此无情,如何对得起这些忠心耿耿的死忠党员同志们?

前不久还有一件事。上月底本月初,南方都市报深圳版头版因为将报道习近平讲话「党媒必须姓党」的大标题和报道改革派人物袁庚海葬「魂归大海」的图片标题放在上下相近的位置,这件事被认定是有政治意图或「缺乏政治敏感」,「造成严重导向错误」,该报编辑刘玉霞被开除,值班副总编辑被记大过和党内严重警告。其实,据了解深圳情况的朋友讲,当天深圳的重大事件就只有袁庚海葬这件事,加上习近平视察央媒的报道,作为深圳这个地方的媒体,南都深圳版当天的头版,按新闻规律只能够是这两条新闻上封面导读,这是正确、正常的处理方法。但是,报纸版面第二天被网友联系起来解读之后,中共有关主管部门将其上升为政治问题,向报社施压,要求严肃处理值班人员。一个多年老老实实将美好青春奉献给报社的头版编辑,只能卷起铺盖走人。这就叫飞来横祸,不管你有没错,中共有关部门一句话,你再大的贡献屁都不是。文人不如一条狗。


中共如此敌视、仇视、藐视文人,实是自掘墓,终会毁掉中共的

类似的事件当然还有很多。中共如此敌视、仇视、藐视文人,将文人视同「敌对势力」,欲置他们于死地而后快,其实是在为他们自己掘墓。如此对待文人,最终毁掉中共、颠覆中共的,只能是他们自己。

来源:东网 / 东步亮 时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5 条评论:

匿名 说...

由秦始皇焚書坑儒到毛主席文化大革命,文字獄一向是中國國情。決不容許别有用心的人指指點點。如何批鬥文人,我們偉大的習大大自有分數。

匿名 说...

习用文革一套为自己独裁立威

匿名 说...

中共不日将亡。

匿名 说...

焚烧人渣恶棍二流子毛贼僵尸的时候已为期不远了。习包子只有扫厕所的份了。

匿名 说...

哈哈哈,千里草,何青青;十日卜,不得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