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14

两会最丢人现眼高官:黑龙江陆昊、甘肃王三运、柳州郑俊康、人大钟雪泉

转发此新闻:
如果说官僚政治有什么奥秘的话,那么就是刻意保持神秘──皇帝对大臣保持神秘,上级对下级保持神秘,官员对民众保持神秘。借助于喉舌媒体的加持,现代官僚政治在一种看似透明公开的包装下,往往变得更加封闭神秘和具有欺骗性。比如《新闻联播》,每天都在向公众重复灌输三件事:领导很忙、人民很幸福、国外很乱。尽管很多时候人们并不十分相信这种脱离现实生活经验的宣传,但苦于没有窥视权力内幕、了解事实真相的渠道,所以很多时候,不信归不信,但除了不信好像也只剩下无可奈何了。

由此角度出发立论,两会二归二,但要是谁说「开两会纯粹浪费钱,一点屁用没有」,我就跟他急。常言道:「世界上并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同样的,两会也并不乏其特殊的价值,只是有些人没发现罢了。在我看来,开两会的最大意义就是逼着一帮平常习惯在荧屏后面装腔作势、照本宣科的二货「出来走两步」,结果自然是除了丢人现眼还是丢人现眼。当然,每个人丢人现眼的方式不尽相同,程度也是深浅不一,但比较起来只能说,在两会这个舞台上,代表们「没有最丢人,只有更丢人」。

你瞧,面对记者提出的这样那样涉及负面事件、敏感领域的挑逗性问题,甘肃代表王三运──这位前不久还在要求下属「敬重新闻监督」的省委书记──选择未发一语,听到主持人说「时间到了」便即转身离席,现身说法般地诠释了何为「敬重新闻监督」。

多名记者追问「武威抓记者」的事情,但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图)一直不答。《新京报》记者三次起身大喊追问,但话筒却总被递给其他记者。到记者会最后,王三运只说“时间到了”就转身离开会场。

柳州市委书记郑俊康代表口倒是开了,但说的却是「有的不需要对外宣传」。

北青报记者提问关于柳城爆炸案的,柳州市委书记郑俊康表示,今天不谈这个事情,已经处理完了。被问及从中吸取的教训以及之后采取的措施,他称“有的不需要对外宣传”。

当然,更过分的要属「人大立法工作」那场记者会上的主持人了。这老兄居然直接以《侨报》不是西方主流媒体为由对其提问加以无视,然后径直宣布记者会结束。妈呀,这记者会开的,足够载入史册了。

美国侨报女记者提出制定新闻法、甘肃记者被抓的敏感问题后,人大法工委记者会主持人钟雪泉()以她并非“西方主流媒体”为由,拒绝安排来宾回答,直接宣布记者会结束。

不过,与黑龙江省长陆昊代表比起来,这几位的表现都可以忽略不计:36日,出席黑龙江代表团开放日活动的陆昊,就该省最大国企龙煤集团的改革信誓旦旦地表态称:「龙煤井下职工8万人,到现在为止,没有少发一个月工资,没有减一分收入。」这原本是则无比正能量的消息,没曾想却成了今年两会最大的打脸丑闻。从网上流传的各种讯息来看,陆省长倒也没有说假话,的确没少发一个月工资,而是拖欠了将近一年的工资。于是乎,面对省长的夸夸海口,龙煤30万职工家属直接打出了「陆昊睁眼说瞎话」的横幅加以遥相呼应。

面对省长的夸夸海口,龙煤30万职工家属上街示威并直接打出了「陆昊睁眼说瞎话」的横幅加以遥相呼应。

可以想见,陆昊现在肯定憋着一肚子的火,但围观的网友却很亢奋。毕竟这种啪啪打脸的事情,可不是天天都能遇到的,即便发生了,放在平时肯定也早就被地方政府、网信办给压下去了。但现在不同,是「两会时间」,陆省长身在天子脚下,自身都难保,所以只好站出来低头承认「重要讯息报告不真实」。仅就这一点,请允许我擅自代表一回龙煤30万职工家属,感谢两会,感谢有中国特色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

与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不同,共产党国家的人代会制度绝对算得上是一个奇葩的制度设计。按照官方的说法,相比别人家的议员,咱们的人民代表具有更广泛的代表性。不过这话只说对了一半,代表的来源广泛或许是广泛了,但对其代表性我就只能呵呵了。由于有了官员代表的加入,人代会俨然是官场的翻版,虽然名义上都是代表,但有些代表负责发言作报告,有些却只有鼓掌与赞同的份;有些代表有资格「认真听取其他代表的意见」,有些则只能头上插根避雷针,等着别的代表来「点亮心中不开窍的灯」。

代表与代表尚且有贵贱之分,被代表的人民群众你还想有什么好脸色?好在平台既已搭建,如何表演便不由你说了算。尽管有最高领导人「媒体姓党」的训令在先,但中新网、澎湃等几路记者还是抛出了「让人大评价维权律师被捕」、「政府预算中是否包括党务部门的预算」等麻辣问题。况且「媒体姓党」管得了境内媒体,却管不住国际媒体,于是便发生了「不懂规矩」的华尔街日报记者提问教育部长「马克思是不是西方人」的事情。这种斗智斗勇的场面,除了两会,你还能在哪里看到?

最近,全世界都在关注李世_与阿法狗的围棋大战。我不懂围棋,对比赛也不感兴趣,此事让我想到的是,文明世界都已经开始思考如何挑战机器人、应付三体危机了,我们却还想着怎样在两会上问一个好问题,这难道不是一种悲哀吗?所以,以后别再问我为什么拥有「四大发明」的中国,却没有成为科学和工业革命的诞生地,以及中国为什么出不了大师这样愚蠢的问题了,道理很简单:中国人不是不聪明,而是把聪明都浪费在了与人渣斗智斗勇上。

来源:东网 / 王药师 独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