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28

和蒙面五毛的不对称网络战

转发此新闻:
中国网络有一种人,或明或暗为官方说话,为其错误辩解,指摘要求真相和权利的民众。最早发一帖可得五毛,所以把这一类人叫五毛。最近在波及24个省市的疫苗事件中,又领教了五毛的神秘。

普通网民发帖受限制,经常被屏蔽、删除、禁言、销号,还要实名。蒙面五毛则享有某种网络特权。以后上网,看来还要应对和蒙面五毛的不对称网络战。

尽管官媒通报事件,安抚公众,但全部真实情况、潜在的危害、监管方的责任,由于官方和媒体的公信力问题,引发网络舆论的热议。在这当中,公众难免恐慌、质疑,要求问责,成为主流的声音。

可总有不同的声音,比如有一个叫和菜头的,在微信发文《每一个文盲都喜欢用「殇」字》,在疫苗问题真相和后果尚未确定,公众担忧和问责的时候,以一种理中客(理性中立客观)的腔调,不去谴责违法者和监管者,却教训网民学历低,受害者过分恐慌、认知肤浅,容易被网络点击所利用。他讽刺那些称疫苗之祸为「殇」的言论,说「殇,是指幼年夭折或为国战死者。疫苗还有幼年中年之分?还是疫苗为国捐躯了?所有文盲都喜欢乱用这个字。」

网民王五四借他的文章引起话题,称「和菜头老师当然不会那么肤浅,他不是在讨论殇字用法,而是在关心民众,认为有不良势力试图操控公众的认知,让公众产生恐慌」。继而王五四像他的一贯风格一样,批评指向的是公权力,称「每一次恶性公共事件来临时,民众都会恐慌,为权力的反复无常恐慌。罗斯福说,人类有免于恐惧的自由,我目前没有这个自由,有免于恐惧的疫苗吗?给我来一针。」

和菜头很快发文回应,题为《王五四──我是你爸爸》。文中说「我根本不在意谁注射了那些无效疫苗。我根本不认识他们是谁,他们子女是死是活,和我没有一毛钱关系。我只在乎我的读者」。继而从辈分之高、对王五四的不屑、自己多么有主见和文艺情怀几方面,狂妄自大一番。结尾又自问自答,称「和菜头,你以为你是谁?答案从古至今一直如此:我是你爸爸」,以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姿态,直接向公众挑衅。

随即激起更多的文章,批评和菜头的观点和态度。但一天过后,所有的批评文章都被微信删除,只有和菜头的几篇文章独存。网络研究者詹万承在做了实证的统计分析后,附上每篇题目和一个个触目惊心的红色被删惊叹号,发文《和菜头,你赢了! 》。

微信公号,一天只能发送一次文章,即使是腾讯员工和自营的账号,也受限于此,只有《人民日报》等极少数有背景的账号,可以一天多次发送。而和菜头的账号,也是如此,享受和党报一样的待遇。

和菜头这样的表现已不止一次。 《南方周末》的方可成撰文指出,2008年汶川地震时,众多网友因为校舍质量而愤怒,要求问责人祸时,被和菜头责骂为不识时务,替人遮羞。当然方可成的文章最终也被删。此番和菜头一枝独秀,随后终于获得了官方《环球时报》的点名表扬。网友纷纷祝贺,千夫所指算什么,官媒表扬名垂史。

武侠小说中有一种蒙面人,好人遇险、恶人被惩的时候,都会突然出手相救,然后神秘消失,不愿暴露身份。蒙面人可能是藏在好人中的恶人,也可能是恶人中的好人,总之身份和使命特殊。

网络上的职业五毛,比如领饷的网评员,为了生计,可以理解。还有自干五(自带乾粮的五毛),不为钱,认识不同,也能理解。是不是还有一种蒙面五毛,不知男女和真名实姓,也不知是个人还是团伙。平时在不痛不痒的问题上代表公众批评当局,赢得万众欢呼。在危机和丑闻严重的时候,又寻找借口,替官说话,糊弄公众。

普通网民发帖受限制,经常被屏蔽、删除、禁言、销号,还要实名。蒙面五毛则享有某种网络特权。以后上网,看来还要应对和蒙面五毛的不对称网络战。

来源:东方日报 / 乔木 北京传媒学者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yuhe dai 说...

五毛拿着纳税人的钱,干着坑纳税人的事。这其中有很多违法犯罪分子,本来人性就扭曲,现在直接上街欺负百姓了。共匪用流氓对付良民的手段以前只在监狱里用,现在开始扩散到社会上了。因为习近平那个傻逼东西,我们中国人现在搞起了舆论内战,精力都浪费在战斗上了,无暇去搞思想和精神建设。这是违背言论自由初衷的。出于这种特殊情况,我认为应该将五毛开除出人的队伍。不必与之对话,能删就删,不能删就无视。不能让鲁炜这种垃圾一只老鼠害一锅汤,破坏言论自由的核心价值。腊肉包是脑残,我们不应和他一般见识,更不该对他服气。但是,为了不让腊肉包们再次上台,必须为改变国家的制度而努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