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28

香港「六四纪念馆」被关闭 反遗忘斗争变得更逼切

转发此新闻:
去年五月到南韩光州采访纪念光州起义35周年的活动,正好碰上新建的光州事件资料馆开幕,仔细的在资料馆逛了一圈,看了不少当年人民起义反对独裁政权的证据、证词、用过的物品等,例如当地妇女为对抗军事封锁煮大锅饭让大伙儿分享用的锅,军队入城镇压时被丢掉的旗帜、大量群众集会的照片,还有居民试图突破军政府新闻封锁的单张等,影像、图片、证词让人对这宗三十五年前的惨案印象深刻,也把全斗焕及南韩军政府的暴行牢牢钉在历史耻辱之柱上,教南韩人民以至世界不同地方的人不会遗忘。

运营两年屡遭打压的香港“六四纪念馆”被迫关闭

六四纪念馆必须重置

八九年北京当权者武力镇压天安门民主运动,杀死大批学生市民同样是震动中外的惨案,同样是该牢牢记住的历史血痕,支联会就因此特地在两年前购置会址设立六四纪念馆,希望保存及累积血腥镇压的资料史料,好令北京当权者的暴行无所遁形,好让这段血的历史不会因岁月流逝而被湮没或扭曲。可惜,北京当权者及它的帮凶力量实在相当巨大,透过不断的滋扰、阻扰、法律诉讼,终于迫使支联会不得不决定在今年六四后关闭纪念馆,待将来找到更大的地方再重置。

我们对六四纪念馆一再受到无理滋扰及打压感到气愤,对北京当权者及帮凶千方百计抹走、洗掉六四真相感到不屑。我们期望支联会及所有支持民主运动的人不要因此而气馁,积极支持重置六四纪念馆,积极推动把天安门民主运动及六四镇压像「光州起义」般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记忆名录(Memory of the World),令事件成为全世界人民的集体回忆。

应该看到,北京当权者操弄历史,扭曲事实真相以达到本身的政治目的是它的惯技,也是它实行专权管治的重要手段。著名作家欧威尔(George Orwell)在《一九八四》这部极具洞见的小说中说得清楚,专权者要维持管治不单使用暴力,也不能单靠暴力,更需要透过不断扭曲、操弄人民的意识,好令他们不敢也不能有自己的想法,令他们连客观的事实存在也不能相信及面对,只能听党的一套。即使事件是他们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甚至亲身经验也作不了准,还是得由党说了算。小说的主人翁Winston最终连二加二等于四也坚持不了,只能随「老大哥」的指挥棒起舞,一时说「二加二等于五」,一时说「二加二等于七」;又或是「自由即是奴役,奴役等于自由」。总之,迷失了自我,失去了自我。

守护历史真相及良心

事实上北京当权者为了保住政权,为了控制人民,长期都在扭曲窜改历史真相,一会儿把文革说成伟大事业,过不了多久则说是十年浩劫,到现在则想把这段历史抹掉,彷佛中共从一九七八年改革开放才真正掌权。近几年当权者变本加厉,透过互联网及「强力部门」加强对历史及事实的扭曲,肆意混淆是非黑白,把受害人变成「罪犯」,逼他们自行认罪,一方面打击异见者及维权人士的信心及形象,另一方面则令社会是非黑白更难分别。本来,香港在一国两制保护下仍能守住事实、守护真相,不致面对内地扭曲历史的精神污染。但我们的「长城」正被当权者粗暴拆毁。铜锣湾书店股东职员被拘捕,被释放,被封嘴的荒谬事件充分显示,当权者正在把内地的一套搬到香港,正在千方百计把我们坚持真相,捍卫事实的精神摧毁,要我们变得唯唯诺诺,变得是非事实不分。

为了对抗这股逆流,为了守护历史真相及良心,为了戳破当权者的谎言,我们必须坚持反遗忘的斗争,我们有必要更有效及妥善的保存、宣传六四真相。筹建更大、更具规模的六四纪念馆是下一步需努力完成的工作。只有这样,香港才不会出现「一九八四」的荒诞光景,香港才能继续用事实和真相令当权者的丑行无所遁形。

来源:苹果日报 / 卢峰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