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25

周恩来卖国 割让长白山天池给朝鲜的内幕 (图)

转发此新闻:
19621012日周恩来在朝鲜首都平壤和金日成签订中朝边境条约,将美丽的长白山天池一切为二,一半送给朝鲜,天池附近1200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也割让给了朝鲜。中共至今不敢公布该条约。

长白山天池

长白山是中国十大名山之一,以神山圣水而闻名于世,有“关东第一山”之称。是松花江、鸭绿江和图们江三江的发源地。长白山山脉主峰在吉林省中朝边界上,是一座休眠火山,山顶有火山口湖──天池,周围环列十六座高峰,最高的山峰叫“白头峰”。天池像一块瑰丽的碧玉镶嵌在雄伟的长白山群峰之中,是全世界海拔最高、积水最深的高山湖泊。
 
长白山,古名“不咸山”(《山海经》),唐代称为“太白山”,辽金时称为“长白山”,沿用至今。女真人建立金朝后将长白山视为“龙兴之地”,满清也将长白山作为“发祥重地”,形成祭祀制度。
 
而朝鲜称长白山为“白头山”。18世纪后,朝鲜将有关朝鲜族起源的“檀君神话”中的妙香山(又名太伯山)解释为“太白山”即“白头山”,亦即长白山。此后附和者众,并进一步将中国的长白山视为“古朝鲜”的疆域。但真正的长白山和妙香山相去甚远。
 
从地图中看长白山天池的丢失
 
长白山和天池自古为中国领土,中国元、明、清直至民国时期,天池完全在中国疆域之内,连朝鲜、日本都承认。这一点它们制定的古地图有明确标示。
 
朝鲜古地图《东国八域山川一览全图》(1869年),天池在中国境内(图中的“土门江源”实为今天的松花江源)

日本占据朝鲜后,1909年中国和日本政府在北京签订的《图们江中韩界务条款》(又称《间岛条约》)第一款规定:“以图们江为中韩两国国界,其江源地方自定界碑起,至石乙水为界”。日本地图上可以看到天池在中国境内。1910年到1945年朝鲜半岛均为日本统治,称为日治时期。这期间日本人出版的地图,天池均仍在中国境内。

日本人绘制的《间岛附近形势图》(1910年),根据《间岛条约》,中朝以定界碑到石乙水为界,天池在中国境内。

在中华民国时期和中共建政初期,中朝边界也基本以1909年《间岛条约》为依据。

地图出版社1957年版《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集》吉林省图,中朝边界沿石乙水─葡萄河。

1969年版中图地图吉林省图。

长白山天池附近地形图(1971年)
 
1962年周恩来和金日成签订中朝边界条约之后,长白山天池附近的地图就变成现在这样了。美丽的天池被无情的国境线一切为二。天池面积9.8平方公里,朝鲜获得其中54.5%。朝鲜从李朝英祖开始对长白山觊觎了二百多年,终于在金日成手中达到了目的。
 
1962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中朝签订密约的过程
 
中国自古疆域广大。中共1949年建政后一开始对领土纠纷采取“暂时维持现状”的方针。到上世纪50年代中期,中国边界冲突加剧,周恩来开始主导解决边界问题。中共分别与缅甸(196010月)、尼泊尔(196110月)、朝鲜(196210月)、蒙古(196212月)、巴基斯坦(19633月)、阿富汗(196311月)签订了边界条约或协定,无一例外的是中方主动让步,出卖了大量领土。中共表面上宣传的是“和平对等”等五项原则,甚至宣称“寸土不让”,实际执行的却是用中国的领土换取邻国的欢心。
 
在处理中朝边界的问题上,如果依据国际法一般原则,尊重历史上已经签订的边界条约,那么中朝之间并不存在重大的边界问题。1909年的《间岛条约》已经确定了图们江源头和江源地区中朝国界线的划分,剩下的不过是因江流改道而形成的江中小岛、沙洲的归属问题而已。对此,中华民国政府和中共政府的立场是一致的。朝鲜建国时虽有不满但也基本承认。
 
直到1960年初,中共关于解决中朝边界问题的立场是:中朝边界的划分并无重大问题,且因有《间岛条约》为据,故不以为会产生重大争议。
 
1959年朝鲜也表示边界问题“暂不宜于解决”,但19622月却突然提出能否通过内部协商(即不公开谈判、签约)解决中朝边界问题。
 
中共立即表示同意,4月双方开始谈判,10月签订中朝《边界条约》,确定了包括长白山在内的中朝边境地区1,334公里的分界线,以及鸭绿江和图们江中岛屿和沙洲的归属。
 
至今不敢公布的中朝密约
 
在目前中共公布的所有档案中,没有任何涉及这次边界谈判具体内容及结果的资料。
 
20001016日,韩国《中央日报》获得了中共的机密文件,独家公开了中朝边界条约内容概要。一个月后,前韩国统一部长官李钟□在他的专著中全文公布了于19621012日签订的《中朝边界条约》和1964320签订的《关于中朝边界的议定书》的韩文译本。
 
中国历史学家、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沈志华对韩国公布的文件进行反复考证,发现是可信的。他的研究报告指出,中朝边界条约的结果是,中共将长白山天池一半以上以及长白山南麓大片领土让给了朝鲜。位于中国境内长白山主峰的9.8平方公里的天池,54.5%归属了朝鲜,而中国只占45.5%。关于两条界河,条约中没有使用国际条约通用的以主航道中心线划界的方法,而是规定双方共同拥有、共同管理,而处于中间的岛屿和沙洲,则由双方协商解决。最后,451个岛屿和沙洲,中国拥有187个,朝鲜拥有264个。鸭绿江口外两国海域的划分也有利于朝鲜。
 
至于图们江江源地区,从1909年的《间岛条约》到1962年的《中朝边界条约》,按照地图比例尺估算,中共出让的领土大约在1,200平方公里左右。
 
金日成以长白山是自己在日本殖民朝鲜时打游击的地方,希望中国能了解朝鲜人民对此地的革命感情,并宣称金日成出生在此,因而称这是”圣山”,要将长白山划给朝鲜。其实金日成是8岁随全家逃难到中国吉林,之后参加共产党和抗日游击队。中共为了拉拢朝鲜加入反苏联盟,竟然把天池划了一半给它,连带割让了大片领土。朝方接收后的第二天,白头峰便被更名为“将军峰”。
 
后来,朝方更得寸进尺,指示其驻华使馆向中国提出照会,“严正声明”说:黑龙江省一部分、吉林省大部分、辽宁省一部分历史上都是属于高丽帝国的版图,后为中国历代王朝所侵占,而今中国已是社会主义国家,理应归还这些领土。中共国务院还指示专家进行研究,发现历史根本不是这么回事,才作罢。
 
安图县居民大骂王八蛋卖国
 
吉林省长白县和安图县的部分中国实控领土也根据该条约划给了朝鲜。
 
旅美的中国国家一级编剧、黑龙江作家关守中2014年在“白头山血统”一文中讲到,196210月,居住在长白山天池南部村镇、岛屿上的居民以及四个林业局接到命令,放弃世世代代经营的田地、林场、渔场,把长白山天池的一多半,以及南坡几百平方公里的宝地割让给朝鲜。林业职工和居民们各个抓心挠肝,跺脚咒骂:“这是哪个混账王八蛋,竟干出这种断子绝孙的卖国勾当?”
 
据《安图县志》(吉林文史出版社1993年版,第458页)记载,原安图县境内的神武城划归朝鲜,边防部队驻军“神b武城警卫连”奉命立即撤出。
 
当年参与中朝边界议定的延边朝鲜自治州州长朱德海受到红卫兵的残酷迫害,被骂“卖国贼”,“连从鸭绿江中国一侧登上白头山山顶的公路都出卖给了朝鲜”。文革后,朱德海获得公开平反,平反文件澄清了割让领土的责任在上级。
 
周恩来为什么要割让大片领土
 
那么周恩来等中共领导人为什么要签订这样的卖国条约?
 
首先,共产党人是没有国家没有民族概念的,这些统统要消灭掉,有的是“世界革命”。看看,1963628日,周恩来对朝鲜科学院代表团说:“我们要替祖先向你们道歉,把你们的地方挤得太小了。”“不能歪曲历史,说图们江、鸭绿江以西历来就是中国的地方,甚至说从古以来,朝鲜就是中国的藩属,这就荒谬了。中国这个大国沙文主义,在封建时代是相当严重的。??”“自称为天朝、上邦,这就是不平等的。都是历史学家笔底的错误。我们要把它更正过来。”
 
这是什么话?在今天看来,周恩来不是典型的卖国贼吗?为了所谓邻邦的友好,周恩来等共产党人不惜批判中国的老祖宗,而与外邦搞什么“友谊至上”。这与他在上世纪70年代在体育领域提出的“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如出一辙。
 
上世纪60年代初,中共与苏联交恶,经济也陷入困境,周恩来开始了实质上卖国的“领土外交”,紧锣密鼓地和周边小国签订领土条约,换取所谓的稳定环境。
 
第一个签约的是缅甸,中共做出了重大让步,在当时引起民主人士和云南少数民族上层人士的普遍不满,中共下了很大功夫做安抚工作,周恩来亲自到云南去解释。
 
显然,周恩来要把缅甸问题作为示范效应,向周边国家宣扬“友谊”,换取信任。如1957年周恩来所说“我们社会主义国家当然不扩张,但人家不信,所以要用实际行动使它们慢慢相信,争取和平共处。在十年内要努力解决同邻国的边界问题,先从缅甸开始,解决后它们就放心了。”
 
相对于缅甸、尼泊尔、阿富汗、巴基斯坦、蒙古、朝鲜等国来说,中国可算是庞然大物的强国。但作为周恩来实现外交政策的工具,在双方边界纠纷的交涉和谈判中,中共轻易地放弃了许多历史上中国一直坚持的领土要求,出卖了大片领土。从以下中国历史学家、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沈志华整理的表格中可见一斑。
 
1960年代周恩来主导的外交谈判解决边界纠纷结果


神圣的国家领土被中共拿去换取所谓的“友谊”后,结果如何呢?周边国家并没有因为中共割让领土而与中国友好。朝鲜1964年和中共签定协定,1965年下半年就和中共反脸了。中缅友谊也仅仅维持了六年,1967年缅甸出现排华潮,中共驻缅甸大使馆一位工作人员都被缅军无端枪杀。
 
所以,中共出卖领土“赔了夫人又折兵”,至今讳莫如深。
 

来源:阿波罗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