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03

「孝顺」国家比个人崇拜更邪恶

转发此新闻:
春节期间,其中一个央视新闻主题是孝顺,接受采访的两个人,青年医生道:先孝顺国家,有国才有家,大孝为先;老年市民同样表示要先孝顺国家:孝顺国家也是一个孝顺,国家让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央视新闻的主题是明确的,这青年医生和老年市民是不是真这么想的,还是央视有意让人家说的,目前还不得而之。可央视的宣传效果却是很明显地出来了,央视通过他们二人的嘴,告诉大家,真正的孝顺是孝顺国家。

「孝顺」由好意义的词变成坏意义,由孝顺父母变成孝顺国家,以后谁还敢乱用孝顺两字?

这些年来,很多词都被污化了,把好词变成了坏词,把褒义词变成了贬义词。由词的形式转换成内容。如小姐、同志、公知都有明确的好的指向,现在谁还敢随便称对方是小姐、同志、公知?孝顺也会由一个好意义的词变成了一个坏意义的词,由孝顺父母变成孝顺国家,以后谁还敢乱用孝顺这两个字呢?

意识形态总想把血缘无限地扩大。比如爹亲娘亲不如党的恩情亲、党是亲爱的妈妈都是血缘关系的政治扩大化,这既不符合事实,也不符合逻辑,既然党是亲爱的妈妈,那爸爸在哪?如果没有爸爸,那只能说明妈妈有问题。有了孩子,竟然找不到父亲。只有一种可能,人类活在母系社会,母亲有一个,父亲万万千。人类已经进入了现代社会,一夫一妻是现代文明的标志,如果妻子不知父亲是谁,那母亲是个什么东西?把党与国家与血缘联系起来,只会让自己陷入极其混乱的尴尬状态和不知就里的逻辑境地。

孝顺的指向是明显的,就是孝顺父母,孝顺老人。孝顺从来就没有超出血缘的界限。孝顺顾名思义就是孝,就是顺着父母来,顺着老人来,让老人高兴,让老人健康,让老人幸福。尽管孝顺父母本身也有不对的地方,比如明明父母错了,也顺着老人,孝顺就会走偏。孝顺对错暂且不论,但孝顺的对象绝对不是国家。

现在谈孝顺国家,与于丹讲的信仰国家具有内在的一致性。如果说信仰国家是精神层面的,那么孝顺国家就是物质层面的。孝顺国家就是孝顺政府,孝顺政府就是孝顺官员,孝顺官员就是孝顺腐败,不给官员送钱、送物、送美女,那孝顺官员如何体现呢?此处的逻辑推导结论是,孝顺国家就是孝顺腐败。

国家存在的合法性在于人们的同意。国家的目的在于服务,国家的功能在于为人们提供安全、秩序、生命、自由、财产和幸福的保障。正因为如此,人们才自愿交税,让官员花纳税人的钱,为纳税人服务。如果纳税人觉得官员干不好,可以通过和平的或者暴力的方式把交给官员的权力收回。对于官员来说,花了纳税人的钱,就得为纳税人干活。如果谈孝顺,国家应该孝顺纳税人,官员应该孝顺民众才对。官员花着纳税人的钱,不孝顺纳税人,反而让纳税人孝顺官员,这是强盗逻辑。

国家只具有工具性价值。先有家,后有国。先有社会,后有国家。小河不满大河乾,有家才有国。国家是手段,服务社会是目的。人是目的,而非国家和他人利用的工具。孝顺国家的观点,不但颠倒了黑白,而且让社会和个人成为国家的工具。个人的存在只有工具性价值,而没有目的性价值。这样的观点,是极权主义、专制主义的观点,与现代文明背道而驰。宣传孝顺国家,是把国家拉向极权,拉向倒退,拉向野蛮。

国家与社会具有明确的边界。这个边界,由法治明文规定。国家不能越界,国家不能为所欲为而不负责任或少负责,权责必须统一,有多大的权,就有多大的责。让个人缺失权利或没有权利却担负无限的责任是极为不道德的。对于政府来说,法无授权不得行,对于民众来说,凡是法律没有规定的就可以做。如果国家和政府侵犯了个人的边界,有「自由主义剃刀」剃除之。国家让干什么就干什么的孝顺言论明显地侵犯了个人的边界,破坏了法律规范。

孝顺国家比个人崇拜更邪恶。有谁见过当年崇拜毛泽东的时候,有普通人给毛泽东送礼的吗?孝顺国家则鼓励人们都给当官的送礼,给大官送大礼,给最高官送最高礼。孝顺国家的结果,必然是腐败遍地,必然让这个民族从精神到物质都深受腐败风气的毒害。必然让这个民族长跪不起,这是民族的灾难。不得不说,孝顺国家是个人崇拜的顶峰,是国家崇拜的顶峰,是民族邪恶的顶峰。

来源:东方日报 /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