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31

是谁杀死了徐明?

转发此新闻:
谷开来活了,他死了

本来还有几个月时间就可以“活着”出狱的前实德集团和实德俱乐部董事长徐明,让很多人出乎意料的、可想想又不那么出乎意料的在狱中猝死、之后又急匆匆火化的消息刚起,而毒杀英国商人海伍德的谷开来却被建议刑期由死缓减为无期徒刑的新闻传来,让人不禁感慨“乍雨复晴风大起,那山迷雾这山明”。

没多少人在意北京高院公开燕城监狱提交的《提请减刑建议书》中说的──谷开来“近期确有悔改表现”,包括遵守监规纪律,参加思想文化技术学习,在劳动中服从分配,按时完成任务等;2013年来三次获得燕城监狱表扬,权贵自然有权贵的套路;而作为薄熙来案主要行贿人和证人、“谷开来王立军的牵线人”的徐明的离奇死亡这引发种种浮想联翩的猜测。

谷开来活了,他死了

有知情人士披露,徐明于2015124日在湖北武汉的狱中去世,终年44岁。他最后确定的是4年刑期,将于2016年刑满,因在狱中表现不错,还会提前释放,徐明也信心满满的等待着迎接新生,他在死前两小时还在跑步锻炼。

126日,腾讯财经《棱镜》报导,从包括徐明家人在内的三个信源处确认,大连实德创始人徐明124日在武汉死亡,“病发心肌梗塞”。实德某高管透露,在此之前并未听说徐明有心肌梗塞疾病。实德高管以及接近徐家知情人士都表示,听到徐明去世的消息,都觉得太意外了...

7日,网上传出宣传口的相关报导管制令:“各地各网站,原实德俱乐部董事长徐明狱中因病去世一事,严格和中央媒体统一口径,不得擅自报导炒作。注意清理网上攻击中央领导的评论”

怎么就死了?为什么死了又匆匆火花?为什么要封杀诸多相关报导?是谁要掩盖什么不可告人的内幕?

徐明的灵堂。

更有甚者的追问是,“是谁杀死了徐明?”

更诡异的是,直到徐明死了,很多人才意识到,在有关徐明入狱的相关资料上,只可见粗略介绍其与20123月因涉嫌经济案件被相关部门控制,后获刑入狱。具体的审判、定罪等等情况无从得知。

有知名法律学者表示,以薄熙来的层级和案件的严重程度都可进行微博直播,但却对徐明这样一介商人的案件如此语焉不详,不能不叫人生疑,是否背后果然有其他的隐情。对于徐明案的种种猜测,已经在坊间流传开来,其中不乏关于中共高层的流言及对于权力斗争的揣测,而官方的默然不语和封杀令整个事件落到更深的迷雾中去。

身边人难以理解

在被判处四年监禁之后,徐明一直在湖北一所监狱里服刑,其所在的监室一共有4人。多次采访徐明的《体坛周报》记者送来了更为详细的报导──4日早晨,徐明和往常一样,上厕所,突然同监室的其他三位室友,听到厕所里传来人倒地的声音,冲进去,再叫人,急救,已经来不及了。徐明最终因心肌梗死,离开了人世。6日上午,徐明的遗体在湖北当地火化。实德集团包租了一架飞机,载着徐明的家属以及实德集团的高层,带着徐明的骨灰盒,于6日下午440分飞抵大连周水子国际机场,徐明终于“回家”了。

即使按照这个说法,那从徐明死亡,到骨灰被带回徐明的家乡大连,也只隔了两天时间。《纽约时报》记者傅才德(Michael Forsythe)推特(Twitter)上说,“徐明的快速火化使人联想起薄熙来的英国商业伙伴尼尔¨海伍德(Neil Heywood)死时的情况。”

这究竟是否有特殊考虑?是否进行过尸检剖验?狱方在整个过程中是否有预料以及施救措施,有无与家属沟通?

实德集团的某高管称,“此前从未听说徐明有心肌梗塞疾病”,而仓促火化似乎也令接近徐明的人难以接受,有人表示便“难以理解”。

前实德俱乐部总经理林乐丰对《北京青年报》表示,徐明死因“可能是急性心肌梗塞”,但具体病情尚未确认。林乐丰表示周围的人觉得徐明的死“比较突然”,“以前并没听说徐明有过此病”。

另据腾讯财经罗飞的报导,徐明的骨灰盒于126日下午440抵达大连周水子机场,比预期晚了六个小时。因为堵车缘故,徐明“回”到生前的别墅时已是晚上7点多了,天早已黑了。按照中国传统,客死他乡的人夜进家门并非坏消息。

一直以来,徐明从武汉传回来的消息都曾鼓励过包括刘明(化名)在内的实德老人:他们满心以为实德会东山再起,只是时间问题。有这样想法的,还包括实德当年的债权人以及大连法院等。如今徐明的死,对于他一手创立的实德帝国来说无疑是最大的坏消息,“东山再起的幻想破灭了,甚至有可能实德的品牌也会消失。”

徐明的灵堂设在了其生前别墅一楼的大厅,约莫30平米的大厅被一个屏风隔开,四周簇拥摆放着吊唁人送来的白菊花。徐明十来岁的儿子抱着骨灰盒跪在地上,对前来拜祭的人回礼。小孩低着头,并没有流露太多表情。或许,他暂时还不能理解父亲的死亡意味着什么。

作为实德集团的老员工刘明,和所有同行人一样,只是在灵堂前停留片刻。在实德工作了十来年的他害怕自己会哭出来,盯着遗像里的徐明看了一会。徐家人选了一张徐明入狱前胖乎乎的证件照,其脸上并无太多表情。

关于徐明入狱后的日子,包括他的家人在内,知情人并不多,除了他偶尔从狱中打回来的电话中获知一二。

徐明的好友向腾讯财经《棱镜》透露,最后一次直接得知徐明的消息已是两个月前了。早在2015年中秋节时,徐明还告知家人和好友们,自己身体很好,偶尔会锻炼,精神状态也很好。即将提前出狱的徐明,除了安抚旧部外,甚至还曾讨论了春节期间出狱后的系列安排。

徐明猝死引发诸多疑问。

上述好友向《棱镜》透露,关于徐明在狱中死亡的消息,家属是在事发后几个小时,即124日的中午才获悉。“为何距离几个小时才获悉消息的具体的原因并未知晓。”

徐家人口头转述官方通知称,徐明在凌晨上厕所时突发心肌梗塞,倒地而亡,因平时运动过度,心脏承受能力出现了问题。随即,包括徐明哥哥徐斌、实德元老杨宝善以及陈春国等六人飞往徐明服刑地武汉。

包括刘明在内的实德老人们曾多次设想大老板徐明的归来,但从未料到竟以这样的方式。

“大老板的死,一切都会改变的。”作为实德集团的老员工,刘明向《棱镜》感叹实德最后的希望都没有了。

有评论感慨,徐明西去究竟带走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恐怕只能付诸若干年后的野史了。

这么快就火化了让人想起海伍德离奇死亡和匆忙火葬

扯到曾庆红家族

《北京青年报》旗下微信公号“政知圈”发出文章,题为《死在释放前的徐明44年里的五个“1”》;与此同时,大陆财新网亦有题为《大连实德原董事长徐明病死狱中为薄熙来案主要行贿者(更新)》的文章。观察显示,目前上述三篇文章均已被删除。

有观察人士注意到,这些文章中都提到一个共同的人物──戴永革。戴也是这次徐明骨灰盒包机归来的资金提供者。

公开报导显示,戴永革是徐明的老朋友。早在2009年前,戴永革与徐明就有互动关系。《棱镜》文章指,从2014年底开始,徐明将于2015年内归来的消息便在大连商界传开。

戴永革

徐明被带走后的实德集团,曾一度每月需偿还的利息近1亿元。三年来,徐明的胞兄与“最信任的人”先后救场。而徐明“最信任的人”就是戴永革。此人为哈尔滨仁和集团老板。201210月,其以实德集团重组的“新话事人”身分现身。由此,徐斌也彻底退居二线,戴永革团队成为实德重组的实际控制方。

但三年前,无论是实德首位重组者北京元金盛世资本运营中心,还是东北商人戴永革及其人和集团,都未能实现实德的重组。

据知情人士透露,当年实德事发时,近一百七十多个债务案件被集中至大连法院统一处理。在此之前,和实德员工一样,债权人和法院等相关人士都对徐明的归来报以希望,暂未给予实德太大的还款压力。

随着徐明死讯的传播,刘明听说一些债权人已经要求法院提速处理案件了。用刘明的话来说,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作为实德的灵魂,徐明都没有了,没有人知道风雨飘摇的实德还能走多远。尽管重组方人和集团对实德人表示,将继续保留实德的品牌。

从骨灰盒落地大连那刻起,他们觉得徐明及实德集团都已经走完了自己的最后一程了。

早些时候,曾有媒体披露,戴永革曾搭上曾庆红的儿子曾伟,并与曾庆红的儿媳妇蒋梅等人联手大肆洗黑钱,数额超过千亿元人民币。据此有分析认为,徐明或通过戴永革间接掌握曾庆红家族的腐败丑闻。

2009年,《悉尼晨锋报》曾报导,曾伟与妻子蒋梅花3240万澳元(约2344万美元)在澳洲悉尼买下当地百年豪宅,并计划花费500万澳元将其推倒重建,引起媒体界强烈反响。曾伟和他的妻子的财富来源至今无人知晓,但一直为“鲁能私有化”的丑闻缠身。

有报导称,蒋梅曾就读于北京舞蹈学院,在央视短暂工作后,开始为中国房地产开发商人和集团工作。根据在香港上市的人和商业控股有限公司2010年的年报披露,她是“负责协助执行董事制定本集团的策略”的董事。报告还说,公司为她支付了12.8万美元。蒋梅和曾伟还是一家澳洲注册公司(Fruit Master International Ltd.)的董事,但公共文件并没有泄漏公司职能。

据悉,这家公司的其他四个成员包括中国最富有的人之一,人和集团主席戴永革。他在妻子和他的妹妹戴秀丽的协助下创立了人和集团。戴秀丽是英国居民,名列《福布斯》英国富豪榜的第15位,财产达22亿美元。

报导还指,蒋梅还是香港注册上市的房产开发公司──人和商业控股(Ren He Commercial Holdings)的总裁。该公司专门在大城市开发经营地下商场,当时市值320亿港元(合4亿澳元),公司董事长就是戴永革。根据澳洲公司资料资讯,戴永革和蒋梅同时担任在悉尼注册的人和国际公司的董事。

报导称,蒋梅2002年加入人和集团,曾任广州人和董事等职位,2007年获委任为公司非执行董事。曾庆红一家与人和大股东戴秀丽和其胞兄戴永革是老友。

有分析称,正是因为徐明的死要牵扯到曾家了,所以被紧急删除。

和温家的关系神秘

此外,徐明案也引发舆论关注与前总理温家宝的关系。

《纽约时报》记者傅才德在徐明死后撰文称,徐明与很多重要领导人保持着密切联系,其中包括薄熙来的对手。在北京,徐明与前总理温家宝的夫人在同一楼层办公,他与温家宝的家人合伙投资开办了几家公司。与他们关系紧密的熟人说,徐明曾跟温家宝的女儿温如春约会。

“他是个公关天才,”徐明的长期商业伙伴程毅君(Larry Cheng)2013年对《纽约时报》表示。“当时他在给领导层里的所有人帮忙。他确切地知道该接近谁,怎么接近。”

当时的报导称,1990年代后期,徐明与时任副总理温家宝的妻子、钻石专家张蓓莉发展出了不错的交情。根据公司记录和对他前商业伙伴的证言,两人在北京平安保险大厦的同一楼层工作。那时,徐明不光与温家宝的女儿温如春约会,也把温家宝的儿子温云松视为亲密的朋友。而徐明与温家的关系还延伸到了生意当中。

1999年前后,徐明的公司开始与中国的中宝戴梦得(Sino-diamond)钻石公司做交易,该公司部分由温家宝的亲属控制。大约在同一时间,根据股东记录,徐明投资了大连的一个钻石矿场,以及嘉兴碳纤维公司,该公司也是部分由温家宝的亲属控制。

报导又指,2000年,徐明协助一些公司一起创办了生命人寿保险公司(Sino-Life Insurance),这些公司部分由温家宝的姐夫和母亲拥有。知情人士透露,生命人寿随后聘请温云松的公司作为其信息技术供应商。

2002年,《远东经济评论》杂志(Far Eastern Economic Review)发表了一篇文章,说徐明是温家宝的女婿。徐明随后以一封简短的信件回应该杂志,称:“我不是副总理温家宝的女婿。我与温家宝及其家人没有个人关系。”有传言指出,徐明和温如春其实最后是断绝关系。而当时,徐明亦开始投向当时担任商务部部长的薄熙来。

傅才德写到,徐明的倒台突显了很多野心勃勃的商人在中国的微妙处境。为了取得成功,他们需要变成党内官员及其亲属身边必不可少的人。此类关系常常涉及腐败,如果党内官员自己陷入麻烦,他们的商业伙伴也会被拖下水。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进行了尸检。但从徐明死亡到骨灰被带回大连只隔了两天时间,这让人想起了薄熙来的英国商业伙伴温家宝的离奇死亡和匆忙火葬。

徐明文章纷纷被删或涉关键人物。

徐明年纪轻轻死在狱中,离预计出狱的时间已经不到一年,然后“这么快就火化了,这显然构成了让当局对此开展认真调查的初步证据,”英格兰诺丁汉大学(University of Nottingham)当代中国学学院院长曾锐生(Steve Tsang)说。“即使他死于心脏疾病,如果是发生在英国,我预计当局也会先进行尸检,并且与其家人妥善协商之后才会结案。”

“但中国毕竟是中国,我们在欧洲或北美的正常标准并不总是能适用,”曾锐生说。

然而,曾锐生指出,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存在违规或任何非自然死亡的情形。“但是,目前没有可信的证据指向任何特定的解释,”他说。

《纽约时报》尝试联系武汉地区的监狱,以核实徐明之死及火化的说法,但没有成功。

来源:《汇报》- 是谁杀死了徐明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徐明是薄熙来扶植的商人,是薄熙来的私人财务管家,徐明曾经每年向境外转账数亿数十亿人民币,肯定是汇到了薄熙来和他儿子薄瓜瓜的个人账户。以至这个营业额极高的企业严重亏损到资不抵债。如果徐明出狱,首先面对的就是还债:几百亿人民币的银行贷款。所以,薄熙来家族必须要让徐明死在狱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