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25

中国困境症结是民权缺失

转发此新闻:
有目共睹,眼下中国已经泥足深陷、举步维艰,呈现出百病交攻,茫然不知所措,如无头苍蝇东突西撞的惶惶待死状态,集中表现在经济上加速衰退,政治上混战胶着,社会上民变四起,文化上枯萎衰朽。


  百病缠身的中国

  近年来,中国经济持续下滑,中共当局虽然采取了多种措施,均不见起色。典型的如二O一五年股市,面对政策鼓动下短期暴涨之后的迅速崩盘局面,政府一度喊出暴力救市,都无法扼阻狂跌之势:「尸横遍野」惨不忍睹,至今无法回过气来。现在,中国楼市又在各项政策推动下上窜,几乎可以肯定这必是最后疯狂,不久跌得会比股市更惨。从这几年的经验来看,这种中国权力主导下的刺激经济,除了短暂回光返照式提振一下外,很快就延续甚至加速过去的衰退势头。这种股市楼市疲软状况,显示出中国经济已经出现政策性失灵,即过往权力主导助推经济在当下已经无效。主要原因:其一,权力自身中出现了异己力量,形成了分化态势,使调节之力受到干扰,出现力不从心,难以落实,甚至适得其反的情况;其二、经济体自身或因经济过于庞大而使权力无法拨动,或因经济体形成了对权力调控抗体,或因经济机体性病变已经丧失了对任何外在刺激的反应。

  政治上这几年刀光剑影、血雨腥风,几场拼杀,但却难决胜负,这预示着中国更深重危机正在爆发。中共十八大以来,以反腐为引信而爆开的官场恶战,撕下了一九八九年「六四屠杀」后中国权贵集团瓜分势力范围、劫掠国财民脂的重重黑幕,暴露出官场门阀、人身依附、拉帮结派、变相世袭等等黑帮化潜规,触动了大批既得利益集团,招致了顽固权贵势力的殊死抵抗。目前新的主导反腐的当权者,无论是基于为党权延续或利益再分配,还是为民众福祉或天下正道,都显示出不容忍过往权贵模式,意图重建官场新规矩与新秩序的动向,但面对人性的恶与制度的罪交合下结成的强大权贵集团的全方位体制,反腐事实上寸步难行,而所谓改革也只能悬挂于文件与口头之上。如此一来,中国政局陷于进退维谷状态。中国是延续过往权贵之路?还是要超越邓小平极权改革藩篱?或者是要回到毛泽东极权专制老路?围绕此中国路径走向,当下中国各派政治势力进入相互角逐,倾轧拼杀,鏖战正酣时期,也因此中国政局走势显得扑朔迷离。

  中国社会状况也烽烟四起,各种大规模民变事件层出不穷,各种含冤受屈而上访的民众遍布于全国各级政府。据某中等县公安负责人曾私下跟我透露,仅该县登记在册上访者就达两万之多,由此推算网络传出国家信访局官员说全国有近七千八百万访民,也不是完全没有根据。可见,今天中国社会冤案如山,怨情似海的现实。

  至于中国文化方面,完全失去了五千年文化传承的底蕴,日益呈现枯竭贫乏,了无生机状态,而变相成没有任何文化内涵的任由权力魔杖摆弄的玩偶,导致整个民族精神文化干瘪荒芜化。

  如此种种在经济、政治、社会、文化上的困境,集中昭示出中国已经病入膏肓。

  民权缺失的症结

  纵观中国困境,似乎错综复杂,乱象纷呈,百病丛生,但在这诸多病弊之中,只要追根溯源,就会发现症结在民权缺失上。

  中国经济疲软衰退源自民权中的产权不彰,即民众多年在民生范围的努力,无法得到相应民权的保障,也就是社会财富没有安全感。当一个社会财富缺少安全保障时,财富就会自动逃避危险而流向安全地,即趋利避害是人的本性,也是财富的本性。多年来,中国打着民生旗号,只停留于产出与摄取财富的阶段,而无法提升到一个持续、长久存留与再创造财富的阶段,即不能实现财富的保全与稳定增长。中国为什么迟迟不能建立起财富保全与增长机制?正是公权为了便于肆意掠夺、瓜分、处置社会财富的需要。去年股市与当下房市事实就是没有民权约制下的权力疯狂掠夺表现。根据人类历史的经验,经济发展最坚实的产权保障基础如果没有夯实,财富增量瓶颈就无法突破,社会财富积累到一定量就必然停滞,进而出现转移性倒退。所以,中国没有民权保障的经济发展断难持续增长,必然在社会可能动荡、政治不甚明朗时,出现经济大失血性逃亡。这就是中国当下经济如何刺激也坚挺不起来的根本症结。

  中国政治上之所以会有反腐引发的惨烈搏杀,肇因固然有中国官场贪腐深重,不反无法取信于民,也无法摆平官场自身矛盾所致,但权力合法性与权力监督均缺失的现实,也带来权力传承上的挑战,而促使当权者没有安全感,进而不得不对业已坐大的固有权贵势力进行清除。同时,权力运行在缺失监督机制下的失范,导致腐败横行泛滥,弄得天怒人怨,使新当权者不得不以反腐为切入口,来展开各种不同目的的突破。然而,只要静心细想,权力的不安全与腐败集团强大的根源,皆因权力传承没有经过现代文明的民主选举,因而没有不可动摇的合法性安全,而权力缺少民权的监督则必腐化堕落、泛滥成灾。所以,中国今日政治困境本质上仍然是民权没有落实,政权得不到民权的确认与监督所致。在这种情况下,权力争斗不仅无法止息,体制性腐败也无可扼阻。

  至于社会矛盾激化,民变四起,冤民塞途,当然直接起因于公权肆虐,践踏、压榨、蚕食原本不多的民权所致,而要改变这种状况,只有设法落实民权,壮大民权,以抵御公权的侵害。

  致使中国文化的枯竭贫乏,本质上也是民权被剥夺下,民众没有独立自由创作的空间,文艺离弃真实客观反映现实的生活,丧失真善美的本质特性,而一些意欲保持独立思考与创作者都被封禁,甚至被投入监牢。如此一来,中国文化当然就成为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可见,要想真正繁荣中国文化,也只能从落实民权入手。

  突破中国困局之路

  诚如前面所言,中国今日百病缠身之症结乃是民权缺失,那么医治之道当然得从落实民权入手。中国当下宪法中事实上是赋予了公民基本权利的,但是现实中这些权利都被剥夺,成为官方文案与口头的虚词,而不许公民践行。

  中国今日民权不彰显然是公权刻意为之,然而,历史大势一再显示: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任何组织与个人都决不可能长久阻止与违逆历史规律,最多只能短期延缓历史发展。从人类历史来看,那些企图违逆历史潮流者,最终必将遭致历史规律的惩罚与唾弃。今天中国陷身穷途末路的困境,正是违背历史规律的必然反应,而要最终摆脱这种困境,就必须顺应历史大潮,遵循历史规律。世界历史发展到今天,身为世界几大民族之一的中华民族决无长久外在于文明大潮之理!

  鉴于此,中国今日一切配称为改革的必须是顺应人类文明大潮的,使民权得到落实与增长的,相反,如果没有切实带来民权保障与增量,那就是虚假改革,就是欺世之谈,也必然无益于改变当下中国困境。所以,中国今日一切变局都应立足于民权落实与保障上,只有将中国民权缺失的病症攻克,中国才能摆脱时下困厄,迎来真正现代意义上的转型与文明,才能踏上平稳健康可持续发展之路。

来源:动向 / 王德邦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唯一落實民權方法,是三權分立。中國人治社會幾千年來根深蒂国,要執政者分權根本不可能。由流血政變來改朝換代,是必然出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