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08

造神是不可能成功的

转发此新闻:
民主国家是没有人造神的。这是因为,所有人都遵守社会契约,宪法是社会契约的产物,人人都必须遵守宪法。政府的统治基于人民的同意。政府由选举产生,政府由民意的控制,必须以民意为依归。人民养活政府,政府必须为人民服务。神是全知全能的,人在上帝面前,则是无知无能。

民主社会无法造神,非民主国家却想尽办法造神。

西方的基督教文明总是把人性看成是恶的。西方的自由主义深受基督教的影响,也认为人性是恶的。掌握权力的人,总会把人性恶发挥到极致,因此要限制权力,设置权力的边界,让所有的权力都得守规矩。

在一个民主社会里,人人都具有理性和公共理性。人们都会运用理性与公共理性来维护和捍卫宪法正义。宪法正义要求人在法之下,法在人之上,宪法是正义的,也就有了至上的权威。任何人的权威只要在宪法之下,也就没有了造神和个人崇拜的冲动。理性的限度限制了人造神的出现。

没有绝对权力,也就造不出一个绝对的神来。

民主社会无法造神,非民主国家却想尽办法造神。

人们看到,颂圣的诗出现了,颂圣的歌曲出现了,颂圣的伟人像出现了。

最近,作家刘信达的诗红遍网络,现只选择两首:一为《习主席辛苦了》,其诗写道:「遥想毛泽东,马背打江山。奈何百业废,万事启动难。幸而习近平,不畏千般艰。欣然受大任,复兴梦予圆。世界多复杂,外交力化险。恳请吾主席,劳逸相与间。」另一首为《只颂习主席》,其诗写道:「吾读圣贤书,但书圣贤事。不闻纸上辱,只颂习主席。」

对于刘信达的诗,有人拥护,有人反对。拥护有拥护的理由,反对有反对的原因。但从依宪行政、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把权力装进制度的笼子里、容得下尖锐的批评的思想逻辑来看,无论如何也是推导不出个人崇拜和造神的逻辑结论的。

更有可能是刘信达的一厢情愿。

权力精英看到了个人崇拜的危害,还是会有个人崇拜的土壤。尤其是在公平正义难以彰显、腐败还没有得到有效根治、权力制约制度和法治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的情况下,个人崇拜、人为造神都有一定的必然性和客观性。

人造神是靠不住的。人既可以造神,也可以毁神。造神难毁神容易,造得快毁得更快。如果人造神不能给人带来物质和精神的幸福的话,如果人造神只会给来带来痛苦而不会带来精神抚慰的话,如果造神只是因为恐惧的话。如果恐惧的条件没有了,人们就会把人造的神当成渲泄和污辱的对像,看苏联人民如何对待斯大林就可略知一二。

人造的神都没有好下场。专制国家都爱造神,造神的结果,是人们对神的放弃。苏联造出了斯大林的神,被继任的赫鲁晓夫抛弃。中国造了毛泽东的神,被邓小平抛弃。罗马尼亚造了齐奥塞斯库的神,被其人民所抛弃。朝鲜造了三代神,被世界人民所抛弃。造神者与被造的神,下场都不好。

中国历史和世界历史的教训必须引起充分注意。

邓小平的话也要引起充分的重视,他那么有权威的人都说,把国家的命运、民族的命运寄托在一个人身上是靠不住的。彻底否定文化革命,就是彻底否定造神运动。神话毛泽东,一句顶一万句,句句是真理,就会变成一句不顶一句,句句都是谬误。

功利式造神是不可持续的。颂圣的表面是要造神,实质是对现实的不满,而不是颂圣和造神本身。颂圣的一些人,或者为固化既得利益,或者是对社会不平等的反抗,或者是追名逐利,或者是以求自保,或者是阳奉阴违,或者是投机取利。但就是没有信仰,没有内在的精神追求。这样的颂圣和造神运动,既不可持续,也不会久远。

互联网时代造神具有不可能性。在互联网条件下,信息是自由流动的,言论是自由的,舆论是独立地自发地形成的。人们不再接受单一的信息,而会接受各种不同的多元信息,使得个人崇拜和造神运动成为不可能。有人认为毛泽东伟大,马上就有人把毛泽东犯的错误甚至罪行挂在网上供人识别和判断。有人强调政治正确,就有人马上把政治错误的内容挂在网上。每一个人都有颂圣的自由,每一个人也都有质疑颂圣的自由。因为自由而形成不同的舆论场,各个舆论场都有属于自己的不可侵占的核心地盘。

一种舆论一统江湖的时代早已经成为过眼烟云。多种舆论互相制约,互相激荡的多元化时代已经到来。造神的条件不充分,神还没造成,就已经破坏得不成体统。

来源:东网 /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yuhe dai 说...

包杂的造神梦已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