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02

任志强事件:党性不应抑制良心

转发此新闻:
任志强微博事件已经发生几天了,在这过去的几天里,我们看到媒体持续性的爆发力,一篇又一篇的文章轰炸出来。在这些持续轰炸文章里,我们没看到任何与众不同,我们只见到了一个声音,一个套路,一种语气。

是什么力量让轰炸的声音如此一致?又是什么思维在指挥着发声者?在这个21世纪10年代的今天,看到这些一篇接一篇的轰炸,我们这些8090后的新生一代是什么样的感觉?撰文的作者们是否顾忌了新生一代人的感受?又是否在考虑整个民族的道德与知性?

任志强事件引发中国网络舆论的鲜明对立

回顾几个轰炸任志强的声音

在一波又一波的轰炸文里,我还是挑选两三个代表性的观点来,以供大家重温阶级斗争的激情岁月,也可以通过这些语言看到批评者大脑里的思维。

《媒体刊文批任志强"政治乱伦"》中,作者有这样的表述:跟其他人从党的立场出发批判任大炮不同,我认为,党之所以必须开除任志强这样的党员,完全是因为这是纠正社会道德伦理的错乱、修复道德滑坡的危局的需要。党是中国社会最核心的领导力量,在维护底线上,党也不能含糊;党不但要走在前头,也要为社会兜住底。......任志强反不反党?这其实没什么好讨论的,他的言论都在那里,大家也都看到了,没必要重复。任大炮虽然也说过他爱国爱党,但这除了增加他的无耻,毫无用处。......党员贺卫方反不反党?出来给任大炮辩护的中央党校教授蔡霞反不反党?这也是不需要讨论的,他们无论如何狡辩他们是爱党爱国的,都只能增加他们的无耻。

在《媒体:网友为何要给任志强上党课》一文中,作者也是一副长官级的训斥,他说到:作为一个“优秀共产党员”却不知道中国共产党人的本质特征就是党性和人民性从来都是一致的、统一的,也不知道党和政府的基本关系,更不知道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在全社会中都处于领导地位,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任志强是8000多万党员的耻辱》一文,作者更是滑稽地说到:按理说,任志强应该对党充满感激,对自己的党员身份充满自豪。然而,任志强作为党员,而且是优秀党员,却不知党性是什么,不知党性和人民性一直以来都是统一的,不知党员要努力提高党性修养,不知党员干部要始终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不仅如此,任志强还时时处处抹黑党、污蔑党,与党中央唱反调,就连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党媒姓党”这个常识,任志强也要狗急跳墙出来乱嚷,真不知任志强是什么党的党员。网上很多人要求任志强退党,希望党组织把任志强从8000多万名党员中开除出去,不知任志强知道后作何感想?

任志强是否有权利说话?

批评或讨伐任志强,“标准是什么”是最关键的问题。如果发言者以人人拥有自由言论的权利为标准,那么他们就完全可以接受和理解任志强的任何言论;如果发言者以迎合权力为标准,宁愿指鹿为马来说话,那么他们对任志强的任何言论都该接受质疑。

为了更加清晰一点认识任志强遭轰炸批评的问题,我认为可以从党性与良心、党员与大众、党员与良知良心等角度来分析。

要说明这个问题,我不妨先举个例子。我们都知道,红色革命时期和毛泽东时期是最讲党性的,我们时常在电视剧里看到某个政委对某人说“你要相信组织、服从组织,要用党性说话和做事”。按照这个党性标准培养的人,刘少奇、周恩来、林彪等人应该都是有党性的,他们在党的路线斗争中都旗帜鲜明支持毛泽东,如庐山会议上,大多数人都集中火力炮轰彭德怀,炮轰者都讲究党性。但是,历史后来却证明,庐山会议上炮轰彭德怀的人都错了,如今大多数人反而是去赞美张闻天、黄克诚、张爱萍等人。显然,在庐山会议上同情、不炮轰彭德怀的人是欠缺党性的,是有人性、良心、良知的,为了保存内心世界那不泯灭的人性与良知,他们选择了同情和不炮轰彭德怀,他们也因此在几十年后获得人们的肯定。在庐山会议上,批判彭德怀的党员,他们的党性必然是很高的,也是该组织长期培养出来的结果,但是人们却发现他们的党性越高人性就越低。由历史经验看来,党性也不是怎么高尚,党性必须服从人性,必须在良心良知之下,否则就可能做坏事。

党员与党性有没有可能出现好的现象呢?这个问题,我们也可以从讲党性的组织历史来看待。我们是知道,毛泽东死后有“平反”,主持“平反”工作的胡耀邦等人,他们面对该组织历史上众多运动制造的冤案,也以党性为标榜,公开对历史上的错误进行甄别,对冤案者进行平反。在此,党员的党性是以良心和良知为依托,所以党员、党性、良心保持了一致,所做的事也获得大众的肯定和支持。如此看来,党员的党性要获得民众的认可和支持,他们就必须以良心良知为第一原则。

非党员的大众,他们并非组织的人,本不需去考虑什么党性的问题,硬要去扯上与自己无关的党性,那就是应和了“皇帝不急太监急”原则。自己的事,自己管好就是了,操有管理性的组织的事,那就是爱管闲事。以历史经验来说,那些积极投身政治运动的大众,历史反复地证明了他们的错误,甚至多是投机取巧的小丑。若以此次轰炸任志强的非党员来说,他们去积极去应和,不是多管闲事就是投机取巧。而且,他们处在有限度的自由的改革时代,没人逼着他们去表态,这么急着跳出来表演,其小丑的危害远远高于毛泽东时代的小丑。

任志强是党员,也是苏维埃区宪法意义上的“公民”,理论上说,他是拥有言论的权利,宪法和组织规定都保障他的任何言论。如果轻易地以任志强的言论没有以绝对忠诚和服从纪律,并以此为由去讨伐,或取缔他的任何自由言论,那么这种无视均平规则的做法本身就值得怀疑,而且这些为了忠诚而公开限制言论的行为更具危害。

人性、良心应该高于党性

以党性说事的人,往往忽略了党性的变动性,他们以一个抽象的、变化的和隐性的党性大谈特谈,却完全不敢正视历史和事实,即他们所讲的党性在不同的权力者那里有不同的含义,维系党性不变的只是权力。比如,王明、博古时期的党性与毛泽东时期的党性不同;毛泽东时期,文革时期的党性与文革前的党性也不同;毛泽东时期的党性与邓小平时期的党性也不相同。

党性的变化是因人而异,是因时代环境而改变。今天讲党性的人,明天未必就符合党性;今天大谈党性的人,未必就是一个好人。我们是知道的,林彪也是讲党性的人,在1971年“九一三事件”以后,大家对林彪的党性就有不同的看法,原来那些大势赞美林彪的人转瞬间就批判、揭发林彪的问题,指责林彪不遵守党性。林彪及其批判者一前一后的表现,让人不知所云,到底怎么去裁决党性呢?党性在这里该如何把握?

党性既然是变化的,那么党性就不应该成为第一标准,它必须服从人类的本性,也就是应该在人性之下。任何讲党性的人,他们都必须首先有良知和良心,如果要服从的党性与良知良心抵触,那么人们就应该像“下位法服从上位法”一样去做出选择,并以高尚的姿态表明自己选择“良知良心至上”。我们必须清醒地意识到这样一点,人类正是因为有人性,有良知良心,所以人类社会才有进步,人类才有不同于其它的动物。因为人类有人性,所以当某个人做事违背了良知良心,大众则根据人类的共识斥之为“泯灭人性”。因此,人的良知良心是第一位,是人之为人的基本。
郭贤源 2016.2.27.

来源:博客中国



转发此新闻:

3 条评论:

yuhe dai 说...

有没有党性它都没良心。哦,所谓党性,说白了就是邪教思想嘛。没国哪来的党?没人哪来的国?人高于国,国高于党,无可争辩嘛。共产主义本身就是邪教嘛。毛教主创设。无理性反人性。历史的垃圾。

yuhe dai 说...

同为宗教战争,人家十字军东征的口号还是“为基督而战”呢。到共党这成了为“为教会而战!为教皇而战了!”太赤裸裸了吧。怪不得三十年就over了。

匿名 说...

谁都知道,裆里面是蛋,蛋后面是屁眼儿,屁眼儿再里面就是屎了,所以裆里面除了鸡巴,大概就没有什么好东西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