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30

体制愤怒反水 习近平像坐在火山口上

转发此新闻:
今年中国人大、政协两会噤若寒蝉,阿谀满堂,但异常沉闷窒息的氛围,却蕴藏着敢怒不敢言的戾气与愤懑。之前发生一系列体制“反水”事件,“习核心”未能如预期在两会得到确认,反映中共内部对习近平执政的反弹与抵触加大。习近平好似坐在沉闷的活火山口上,随时面临岩浆喷射的危险;外界更有“倒习公开化”与“倒习联盟形成”等耸人听闻的危言。


中国政坛近期一系列诡异乱象,火药味十足。包括:一、前华远地产董事长任志强对习近平要求“媒体姓党”发出异议,指“人民政府啥时候改党政府了?花的是党费吗?”为此他受到党媒围攻,被指反党底气一定有来头,社交平台帐号被关闭,北京市西城区党委一度要严肃处理“妄议中央”和“反党”的任志强。

二、广东《南方都市报》220日头版报导“党媒姓党”,却在下方刊登原蛇口工业区创始人袁庚海葬的报导,配上“魂归大海”标题,被联想成“党媒姓党、魂归大海”,触犯政治禁忌。事后负责的编辑被开除,高层及其他编辑受处分。

三、新华社员工周方37日发表“举报信”,指责未经司法强行关闭个人博客和微博,迫使未经审判的人员屈服并上央视认罪,令“许多人对中央产生了怀疑,担心文革重来”,“有关部门的违法行为造成极大的思想混乱和舆论误导”。公开信和他之前炮轰北京市委等对任志强舆论围剿的文章都被删,微博被关闭。

四、33日,财新中文网报导全国政协委员、上海财经大学教授蒋洪批评两会不能发表个人异议的谈话,被官方定性为违法违规并停止访问。蒋洪对报导被删除感到震惊并反驳,但反驳再度被删。

五、官媒《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近来“异常”,一个月内五次呼吁放开言路,“希望政府方面对互联网舆论场自信豁达”,“中国还是应多放开言路,鼓励、宽容建设性批评,对非建设性批评也应有一定承受力”。

六、港媒报导,人大会议新疆代表团针对媒体是否支持习近平的提问,新疆党委书记张春贤仅称“再说吧”。相对于十多个地方诸侯喊出“坚决拥护习核心”,张春贤让外界感到对习核心漠视。另外,曾庆红的秘书施芝鸿被问到如何看待习核心时,回避直接回答,称可查看他的旧文章。

七、34日,官方网媒《无界新闻》刊出要求习近平辞去党和国家领导职务的公开信,并列举习近平内政外交种种失误,威胁习及其家人安全。事后,网站称是被骇()客入侵。接着,有传媒刊登“山西毛学组”发给人大的建议信,要求罢免总理李克强。

中共体制对习近平“愤怒反水”,一般认为与经济形势不见好转、反腐不得官心、国企和军队改革损害很多人利益,当局强化媒体政治属性和打压不同声音,强推核心意识,难获普遍认同,形成抵触或反抗情绪有关。加上不断高涨的对习近平个人崇拜,红歌红剧泛滥,更增添人们对中央重拾文革遗风的忧虑和恐惧。任志强风波成为爆发点,他的红二代背景及在党内广泛的人际关系,终于激发体制内长期淤积的不满和愤怒。

无可否认,中共党政军内很多人对当局搞一言堂和个人崇拜,感到不满和愤怒。有红二代将领威胁,如对任志强过分处理,必要时可采取一些极端行为;有高级官员私下称,“最近党媒姓党与任志强风波说明,党内与军内高层对当局文革式的打压深恶痛绝,任何人要想搞毛泽东那一套,想当伟大领袖,都会招人反感,都只有死路一条”。官僚系统和受威胁的权贵们多数想换一个较弱的君主,好回到胡温皆大欢喜的时代。“反腐折腾了三年,官僚阶层都疲惫不堪,都深感还是胡、温那样的弱领导好,大家自在一些”。

面对“反水”,当局采取缓解或应急措施,例如:暂时叫停北京市委对任志强的处理,不让宣传部门再叫“习大大”,删除歌颂习近平的歌曲如“要嫁就嫁习大大”和“东方又红”等。但北京继续严厉封杀言论,五大中央党政军部门联合发出红头文件,要求各地组织观看彭丽媛担任艺术指导的3D歌剧电影“白毛女”,说明当局并未放松对媒体的管控,或放弃对习近平搞个人崇拜。

无论习近平是有意或被宣传部门“黑搞”,如果不阻止文革式的一言堂,不停止对自己搞个人崇拜,党和军队的不满和愤怒就难以消减,习近平全面掌控中共权力的可能性就骤减,遑论推动改革。新华社“笔误”刊发文章中称他是“中国最后的领导人”,但愿勿一语成谶。

来源:世界日报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yuhe dai 说...

之前这个世界日报称习近平集权是为了改革。哈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