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27

豺狼当道 或许我们只能褪去衣裙

转发此新闻:
中国政法大学刑诉法教授洪道德刑事自诉聂树斌案代理律师陈光武诽谤罪一案,近日以和解告终。陈光武发表声明,承认自己在微博、博客的文章对洪道德构成诽谤罪,「自愿」认罪,并在微博置顶30天、在报纸刊登广告,向洪赔礼道歉。洪道德则放弃对陈光武的100万索赔,同时撤回对陈的刑事指控。


洪陈之诉,起因于去年4月的聂树斌案听证会。洪道德被官方邀请参加听证会后,接受央视记者采访,发表了诸多认为聂案不是冤案的观点。鉴于洪道德此前曾多次参与央视的节目,并且总是发表有利于官方的发言,洪的此番发言,再次引起网友的愤怒。聂案代理律师陈光武也在博客和微博上发表了一篇题为《洪道德教授,无道无德──谨以此公开信,回复洪道德教授,兼覆那些在聂案中失去道德和法律底线的法律人》的文章,文章指洪道德和李庄案审判时西南政法大学某陈姓教授的角色定位和表演风格相似,「都是官家把您们请到后台演播室,和公检法共商通稿布局,推敲欺世词章」,文章认为洪道德「丧失道德,用谎言为公权力做工具和推手」,「除了献媚威权之外,还做了威权的打手,接过他们递过来的屠刀,将20年前被冤杀的聂树斌灵魂又斩杀了一次,并顺手向全国渴望聂案恶始善终的人们心中狠捅了一刀」,「洪道德教授的道德,总是和公权力交相辉映,而和平民百姓则泾渭分明。」

洪道德随后向法院提起刑事自诉,控告陈光武诽谤,并索赔5000万。法院审理期间,还曾发生几件事,一是一名曾是洪道德司法考试辅导班学员的女律师,写公开信曝洪道德曾花200万包养她,现洪道德却要求她退回170万并将她告上法庭;二是陈光武在外出差期间突发心脏病,命悬一线,后做手术得以度过难关;陈光武作为异议人士郭飞雄的辩护律师还遭到法院要求「严惩律师」的「司法建议」恐吓、在去年大规模打压律师事件中被万里追踪约谈。

尽管众多律师同行都认为陈光武的文章没有对洪道德构成诽谤,律师及网友们声援和支持陈光武的非常多,但是,以洪道德在司法系统的能量──很多法官都是他的学生,同时他又是各种社会热点事件中始终站在官方立场上的法学学术权威──这几乎注定了陈光武想赢得这场官司万分困难。另一方面,陈光武又是网络上的「公知」、「大V」和死磕派律师之一,在当前的政治环境之下,这有点类似于陈光武「自投罗网」,好比跌进了官家们早已设置好的陷阱,要从这场官司中跳出来,有点难──要么自认其罪,声败名裂;要么赔了钱还要被判监。

当下艰困环境,很多曾不屈不挠的人,不得不为了生存权利而选择暂时隐忍或妥协。

陈光武无奈地选择了前者。他在解释自己这样做的原因时,陈述了自己患有严重的心脏等器官疾病、身体每况愈下的现状,表示不想妻儿老小再为他担惊受怕,「我累了,已无力挣扎;我老了,将力不从心。所以,我选择了缴械,选择了投降,选择了认罪」。他还特别介绍了曾看过的一部美国电影《舞娘》:一位喜爱唱歌跳舞的美丽少女被一个纨_子弟玩弄怀孕后抛弃,生下儿子却无力抚养,儿子患重病无钱医治,不得已向她唱歌的歌厅老板求助,歌厅老板提出让她跳脱衣舞,被她严词拒绝。当她回到家中看着奄奄一息的儿子,不忍儿子死去,不得不回到歌厅,在舞台上褪下了层层衣裙....

陈光武把自己对洪道德的「投降」,比作为了生存而不得不脱衣跳舞。虽然屈辱,但无可奈何。今天,在舞台的中央被迫脱掉衣服的,当然不止陈光武一人。被关一年多,被迫认罪后才获有限自由的浦志强,何尝不是。当下的艰困环境,使很多曾经不屈不挠的人,不得不为了最起码的生存权利而选择暂时隐忍或妥协,且让我们理解他们。

最近天气乌云压顶,灰霾重重,空气里到处是急促的声音,我感到呼吸困难。我知道,或许已有一双看不见的黑手,正向我伸来。今天我花了这么长的篇幅来讲陈光武的故事,其实是想做一个宣布:我也不得不像陈光武一样当一个脱衣舞娘──本专栏的文章,今后将做出一些调整,比如回避一些有人不想看到的题材,不再写一些有人不想看到的句子,尽可能多写写风花雪月,多谈谈美好生活。当然,前提是不讲假话,不昧良心。

来源:东方日报 / 东步亮 时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yuhe dai 说...

这是个无耻的混乱时代。连皇上都带头脱了。

yuhe dai 说...

大家一起在权钱色的名利场上裸奔吧,呵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