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25

疫苗事件的靶心在哪里

转发此新闻:
写上篇关于问题疫苗事件的时候我以为在这件事上是很容易形成共识的。但我错了。随后接下来几天的发展令人眼花缭乱,因为关于问题疫苗事件出现了各种千奇百怪的论调。成了一起不折不扣的口水事件。

疫苗的监管环节层层失守,最终才有疫苗贩子满地跑,大太阳下骑自行车送货的局面。

有人指责媒体制造恐慌,有人批评民众太过无知,有人讨论媒体报道的专业性问题,有人开始编段子。一片沸沸扬扬中,似乎大家都忘记了,该追问的应该是,问题疫苗究竟去了哪里?如何保证孩子们能真正用上安全疫苗?以及到底谁该为问题疫苗负责?

目前国家食药监总局向公众公布的线索都来自庞某,但有记者拨打电话发现,在300个上下线人463个联系方式中,空号有138个,停机78个,真正有人接听的只有8个电话,而且其中有5人表示自己与疫苗事件毫不相干。新华社报道称,部分上下线为药品经营企业业务员,非法经营疫苗系列案涉案药企增至13家。但问题疫苗的具体流向却已经查不出来了。疫苗倒卖者和药企的问题放一边暂且不提,医药流向的监控无法掌握责任在谁不是很明确吗?

这次疫苗案激起了极大的反响,李克强总理亲自批示,因此国家相关部门如食药监总局、卫计委纷纷表态,正在出台措施处理该案,最高检也介入,各地公安、司法纷纷出动,一片忙碌景像。制造出这么大的动静无非是为了证明事发后他们是有作为的。但令人疑虑的是,除了很多民众是第一次知道这种耸人听闻的事,各相关部门难道也是第一次获悉吗?

来看看相关的信息就可知答案。但看这件引起轩然大波的山东疫苗案,是由济南警方披露。但根据披露信息可知,山东疫苗案于20154月即立案,曾被公安部、国家食药监总局列为督办案件,且入选2015年度公安部打击食品药品犯罪十大典型案例。但20163月才向社会公开。由此不难判断,在民众获悉之前,公安部和国家食药监总局的相关部门早已是有所了解的,但为何被公众知道引起巨大反响后才开始行动呢?

还有一个信息,有媒体采访到了涉案人员之一的张俊书,他曾是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生物制品供应站副站长,8年前曾参与举报省疫苗领域存在隐患问题。2013年,他还曾「卧底」此次涉及山东「问题疫苗」的不法商贩QQ群,收集疫苗流通环节的内幕证据。但最终他沦为问题疫苗的倒卖者,也是这次披露的黑名单中的一员。报道提到,原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干部陈涛安2013年根据张俊书「卧底」搜集到的信息和提供的资料,写了一封建议书寄给国家卫计委。文中多次强调「黑贩」问题和冷链环节的隐患。但从未得到回应。而他建议书中担忧的问题终于在这起举世瞩目的案件中被暴露出来。如果说国家卫计委不屑于拆封地方写上来的建议书,那么2010年山西疫苗案也足以让其对疫苗问题心知肚明了吧。但他们是否采取了有效的针对措施呢?

更可怕的是,这起案件或许只是揭起了疫苗黑幕的冰山一角。如同张俊书发现的那个能量巨大的QQ群,庞某只是其中的一员而已。那些尚不知名姓的群友们,是否抓出一个就会掀起一个巨大的疫苗风暴?我们不得而知。

我们能够确知的是,主管部门的不作为,导致疫苗的监管环节层层失守,最终才有疫苗贩子满地跑,大太阳下骑着自行车送货的局面出现。当卖疫苗成了卖雪条的行业时,问题疫苗的出现就只是分分钟的事了。

来源:东网 / 赵缶 媒体人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