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06

从长征女红军看中共高层"性"特权

转发此新闻:
马克思把妇女的解放作为人类解放的重要指标,参加中央红军长征的三十位女性的故事最说明问题。在中共中央、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军委统帅八万六千多大军之中,只挑选三十个女红军参加战略转移,这是一种政治信任、荣耀和安全的保证;不难从中看出特权,不是这些妇女本人所有,而是中共最高层性特权。

在三八国际妇女节前夕,仅以这段文字作旁白。

长征女红军的首要任务是解决领导人的性需求

随部队是一种荣耀

一九三四年九月中旬,中共中央组织局主任李维汉命令中央妇女部部长李坚真:草拟随红军主力转移到湘西的女红军名单,不要超过三十人。

今天北京报刊认识到能跟随红军大部队战略行动是一种荣耀和安全的保证。

据资料记载,有幸在一九三四年十月十六日踏上突围征途的女红军,大多数是中共最高层的爱人。在无产阶级革命队伍要打破封建主义、资本主义的夫妻关系,建立先进的革命爱人新风。共产国际派驻中共军事顾问的李德在中央苏区,获得党组织配给当地农村妇女萧月华,两人语言不通,更不了解,并不妨碍在长征路上保证洋顾问李德的性生活,后来还生一子。

除了共产国际顾问太上皇拥有性特权之外,还有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书记处书记秦邦宪(博古)夫人刘群先、张闻天妻刘英、周恩来妻邓颖超;政治局委员毛泽东妻贺子珍、朱德妻康克清;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保卫局长邓发的夫人陈慧清、政治局候补委员、红九军团中央代表凯丰妻廖似光、政治局候补委员刘少奇妻谢飞、王稼祥妻朱仲丽。

党中央领导以下是军方高层,中央军委刘伯承妻汪荣华、李富春妻蔡畅、各军团负责人等高级将领杨尚昆妻李伯钊、叶剑英妻危拱之、红九军团军团长罗炳辉妻杨厚珍、红三军团参谋长萧劲光妻朱仲芷、红五军团副参谋长周子昆妻曾玉、红九军团参谋长毕占云妻刘彩香、红三军团政治部副主任曾日三妻吴仲廉、军委总军医处长贺诚妻本人,也是红军总卫生部兵站医院政委周越华、红三军团政治部主任袁国平妻邱一涵、中央纵队干部团政委宋任穷妻钟月林。

绝多数须压抑性欲

政府高层有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秘书长、内务部长谢觉哉妻王定国、国家银行行长、没收征集委员会副主任毛泽民妻钱希均、中央组织局主任李维汉妻金维映(邓小平前妻)、中央组织局秘书长王首道妻王泉媛、中共粤赣省委书记刘晓妻吴富莲、中央局秘书长余泽鸿妻李桂英、福建前省委书记罗明妻谢小梅。除了以上二十九位妻凭夫贵的高级爱人之外,当然也有凭自己的职务业务参加长征的妇女;她们是中央局妇女部部长李坚真、中央局妇女部秘书甘棠、江西省委妇女部干事危秀英和电报员李建华。

值得一提的红军总卫生部干部休养连「政治战士」邓六金,是参加长征后,一九三八年与中央内务部长、东南局副书记曾山结婚。

一九三九年生子曾庆红,后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红军十万官兵的绝大多数必须压抑性欲,即使有妻室爱人,也要留在敌占区为革命牺牲共聚生活。

惟大英雄能好色,是真名士自风流。毛泽东在性欲方面不会委屈自己。他和爱人贺子珍同居十年共怀有十胎,生了六个孩子;包括在长征途中怀孕三次及流产两次。一九三五年二月贺子珍于贵州生下一女,寄养当地农户后下落不明。长征后不久,老毛又有年轻貌美有文化会演戏的新欢江青。

来源:东方日报马鼎盛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