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24

马路撞车的中国逻辑

转发此新闻:
马路撞车这种事情,各国都有,中国的更神奇。前不久,一辆车上的车站记录仪上的视频显示,一条三车道的繁忙马路上,第一视角的车辆行驶在最外侧车道。一辆着急的黑色车,从最内侧的车道连续并线,在试图并入第三条车道超越中间车道的一辆卡车,记录仪车主向前顶了一下,黑色车犹豫后退回第二车道。但很快,黑色车看见一个很短的空隙后,再次强行超车,这时记录仪车主撞上黑色车,黑色车被顶翻并向前滑出。

有些车祸,正如中国的现状,一些自认为有特权的阶层可为了自己的需求破坏一切规则。

对这样一起事故,原理上很简单,前车强行并线,全责。可是到了公共空间之中,这件事情的讨论就全变了。从细节上来回顾视频,在黑色车第一次超车的那一刹那,后车有明显加速将对方顶回去的行为。而且,在黑色车第二次超车的时候,后车似乎有嫌疑故意不急煞,所以将前车撞翻了。

这样的分析颇为有趣,黑色车虽然违法了,而且置道路安全与其他人的安危于不顾,可是后车还有道德上的义务要注意到前车的安危。尤其是黑色车竟然被顶翻倒地,而后车几乎毫发无损,结果黑色车变成了事件中的受害者。

而更有意思的分析,不仅怪罪撞车的后车,还怪罪引起黑色车并线的最内侧车辆。总而言之,独独不怪罪黑色车。

即便聚焦在记录仪的后车,责怪后车这个道德上的结论在现实中很好反转,如果后车兢兢业业的开着但还是被黑色车给祸害到了,人们又会突然间义愤起来,讨论强行并线的人身危害。如同国内的其他公共事件一样,讨论总是被各种细节的变化而引导的剧烈反转。

还有一种反转的可能,则是后车突然爆料,自己车上还有小孩和病人,不能急煞车,而前车两次强行并线的行为,如果成功,不仅明显危及后车的安危,也极大可能导致后车出现急煞车,或者造成自己车上的成员受伤,或者牵连更加后面的车辆因为煞车不及而造成追尾事件。

其实,何需这么多的解释,黑色车全责这样一个认定结果已经说明了一切。在道路行车安全上,规规矩矩的行车才是应该倡导的,而不是给这种危险驾驶的行为给予一些免责的理由。即便后车有撞人的恶意,但是他的行为却一切都在规则范围之内,而强行并线的行为才是导致一切后果的根本原因。相反,如果宽容危险驾驶的行为,而归责遵守道路交通规则的车辆,这样的结论只能让危险驾驶更加有恃无恐。

所以,有趣的是,撞车事件中的中国逻辑究竟在哪里。

其一是没有规则意识,在全面的功利主义态度之下,强行并线的人可能涉及到自己赶时间或者其他需求,就可以罔顾规则,更加可以将其他人的安危于不顾。

其二是道德虚无主义,功利主义下的目标非常简单,个人目标可以超越一切,而且只要谁有了暴力的举动,或者造成了对方的损害,这一方就是需要谴责的。这样简单处理的逻辑几乎无处不在。杨佳在上海杀了警察,小贩捅死了城管,上访人报复了压迫者,在主流的话语之中,这些因为被违反规则的人迫害的对象,因为在最后的一个事件之中使用了暴力,就成为不义之人,无法得到更多人的认可。

这场马路撞车,正如中国的现状,一些自认为有特权的阶层可以为了自己的需求破坏一切的规则。那些在边界之内的平民,因为有了一些血性不肯隐忍,冲撞到特权阶层,并造成了特权阶层的损害。这时,被谴责的往往不是特权阶层,是那个不肯隐忍的平民。这就是撞车时候的中国逻辑。

来源:东方日报 / 守鱼 法律学者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对,应该遵守规则,大家都一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