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22

政协委员为何能威胁记者

转发此新闻:
在今年的政协分组讨论上,《科技日报》记者张盖伦向某委员问了关于军工企业的问题,结果该委员撂下狠话:「涉及军工企业的,不能随便写。你要还想吃这碗饭,你就注意点。我已经记下了你的记者证号,小心相关部门把你抓起来!」这个某个人,经媒体的挖掘,原来是中国航天科工集团的副总经理宋欣。

宋欣()的狂妄恰恰表明,不建立在选举民意基础上的权力,只会狂奔裸奔。

宋欣没有学好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非但没有听得下容得下尖锐的批评,就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记者提问都容不下。仅仅就是因为提问,就老羞成怒。这已经不是政协委员的素质问题,而且是政协委员的人品和品德问题。没有人品和品德的人是不可能履行好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的职能的。

宋欣也没有学好李克强这次两会期间的讲话。李总理非常明确地说:「要深入推进政务公开,充分发挥传统媒体、新兴媒体作用,利用好网络平台,及时回应社会关切,使群众了解政府做什么、怎么做。各级政府要依法接受同级人大及其常委会的监督,自觉接受人民政协的民主监督,接受社会和舆论监督,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记者问问题,本是职责所在,新闻媒体的监督,本是社会舆论监督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政协委员,本应如实地回答记者的提问,以利于社会舆论监督。

记者问军工企业的问题,如果政协委员能回答就回答,如果因为涉及到国家机密可以拒绝回答,这都是在合情合理之中。如果不能回答,反而老羞成怒地威胁记者,这就摊上大事了。

政协委员开两会就是进行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的。政协委员回答记者的问题,也是履行监督的职能,把权力关进舆论监督的笼子里,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本来就是文明政治的本质要求。只有野蛮的政治,耍流氓的政治,才会把记者关在专制制度的笼子里,让权力在阴暗潮湿的地方运行,使权力遍地生蛆。

这不能不说,人大代表与政协委员的产生机制出了问题。按政治学通识的道理来说,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都应该由选举产生,向选民负责,由选民监督,由社会舆论监督,从而使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时刻关注选民的利益,为选民服务,为纳税人服务,为社会服务。但中国目前的人大代表的产生,表面上是由选举产生,实则却是由有关部门的推荐和选拔产生。而政协委员的产生完全是靠有关部门的推荐。哪里推荐就向哪里负责,政协委员由有关部门推荐,自然也就会向有关部门负责,向有关部门表达感恩之心、伯乐之心。心里即使有人民,也只是稍带上的事。

选举制度有,选举机制没有,选举制度也就沦为有关部门可资利用的形式,使得选举破了相,走了形,如同给人整错了形,不但没有让人美丽漂亮起来,反而变得更加丑陋不堪,甚至因整形而要了命。

人大代表与政协委员失去了向选民真正负责的基本职责,成为向上面负责的工具。这次两会,本身就没有什么热点,如果说有热点,也就那么几个与两会无关的那么几个人,几件事。如陆昊与双鸭山煤矿工人罢工、在会前与会后抓了王玟与王阳两个省部级大老虎的下台、申纪兰活政治化石的表演、贵州大学校长郑强关于边远地区大学教育的表面上激烈实则无内容的大学教育投资总是。如果不是宋欣如此狂妄地威胁记者,还真难说找到了两会的热点。

如果说,政协委员的权力是选民赋予的,那么宋欣就不会这么狂妄。宋欣的狂妄恰恰表明,不建立在选举民意基础上的权力,只会狂奔裸奔。没有选举,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就会成为一句空话。洗洗澡,照照镜子,出出汗的民主生活会很快就会蒙上新的政治尘埃。群众路线过后不是民众尽开颜,而是官员尽开颜,因为他们又可以滥用权力了。通过清除腐败而使官员廉政的目标不但没有达到,反而让官员利用廉政的口号滥用权力,进而产生新一轮的腐败。

是到了彻底改革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选举机制的时候了,否则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就会沦为官僚体制的组成部分。两会就不可能是人民的大会,而是官僚的大联欢。

来源:东网 /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