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09

习近平亲自叫停针对任志强的“大批判运动”

转发此新闻:
自称与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有“师生之谊”的内地公知任志强“任大炮”因公开质疑习近平的“媒体姓党”说,遭党媒集体声讨面临党纪处分之时,有关声讨行动在全国两会前突然停止。博闻社从北京消息人士获悉,是习近平亲自叫停了文革式的对任志强的“大批判运动”。消息指,北京市西城区委也洞悉风向,主动停下了对党员任志强的党纪处分讨论。

任大炮虽暂时躲过大批判,但是否被处分未定

“叫停对任志强的处理决定是由习近平批示,跟中纪委网站转载《中国纪检监察报》的文章无关,更扯不上是王岐山下令还击什么部门。中办发的文,只发给中宣部和北京市委。”北京消息人士透露,中办的办文件通知理由很简单,就是“为免干扰全国两会举行”。

“不过,有传说习近平对这个事很生气,认为有关部门在两会前夕掀起这场‘任志强的大批判’是‘愚蠢透顶’的行为。”消息人士引习近平身边的人指,中共意识形态主管部门沿用几十年前的模式来处理任志强事件,那不是维护习近平,而是给老大“背黑锅”。“现在老大正被党内部分人指搞二次文革,任大炮这事这么搞,岂不成老大手上的《海瑞罢官》?!”消息人士引习身边的人说。

两会上王岐山追尾扯习近平衫尾似"有事商量"

219日习近平考察人民日报等三大党媒,提出“媒体姓党”说,一向大胆敢言的任志强随即在网上出声质,随后,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主管的千龙网、中共共青团中央主办的《中国青年网》和其官微接连刊发多篇文章对任志强进行批判,并对任过往多年的“反党”言论进行总清算。

由于任志强很多时都是利用微博发表“反党”言论;226日,中共国家信息办公室高调下令腾讯、新浪关闭任志强的账号,并宣告任不得换马甲(即换个名称注册)再来。全国众多官方媒体跟风对任展开大批判,一时间轰轰烈烈。

229日,中共北京西城区委称将“对任志强作出严肃处理”。

就在此时,31日,中纪委网站转载《中国纪检监察报》文章《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文章讲述了唐太宗李世民和魏征的故事,强调“能否广开言路,接受建议,常常决定一个朝代的盛衰”。

文章又引述习近平参加河北省委常委班子“专题民主生活会”时讲话,“小问题没人提醒,大问题无人批评,以致酿成大错,正所谓‘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

33日,中共中央喉舌《人民日报》亦发表《有的领导怕丢面子,不愿听群众逆耳之言》文章相助。

海外舆论随即解读为王岐山终于出手“反击中宣部”,中纪委网站转发了一文,等于表态支持任志强。《人民日报》加入战团,代表中共中央喉舌并不认同北京市委、共青团系统的做法。

内地微信圈漫画

消息还引北京政界人士称,有中央领导已发话训令中共北京西城区委,停止处理任志强的程序。

“把中纪委网发那篇文章解读成王岐山出手,未免抬高了王岐山。”北京消息人士指,王岐山跟任志强的关系,其实都是被任志强自已炒作起来的,王岐山做过北京三十五中的辅导员,任志强那时只是一个初中学生,这根本扯不上可以深交到深夜打电话交谈的地步。任大炮把王岐山抬出来,大有拉大旗当虎皮之意。

消息人士指,中纪委网那篇文章出现是一个偶然,与“王岐山出手护任志强”毫无关系,更扯不上是“中纪委与中宣部叫阵”,“令任志强大批判运动突然停下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习老大发了话,中办下了通知;而代表了中共最高层对事件的声音,就是人民日报发在评论版的那篇并不显眼的文章。”消息人士说。“至于北京西城区委发了话要处分任志强,那属于基层党组织的权力,没必要由习老大和中办出声。”

来源:博闻社



转发此新闻:

7 条评论:

匿名 说...

你就和稀泥吧,谁都看出来是怎么回事,包子任性憨直,周边没有谋臣,搞得四面楚歌了,你就继续忽悠吧。

匿名 说...

傻逼共产狗掩耳盗铃,白痴习近平自以为懂得多,刘云山等邪逼不得好死。

yuhe dai 说...

说实话,王岐山如果造习近平的反,不是做不到的事。

yuhe dai 说...

包子憨直?你能分清憨直和无知的区别吗?他憨直个毛啊?如果不是给江泽民装孙子他能上来吗?他是个高级影帝好嘛?但是治国上他就是个不学无术的红卫兵,就这么回事。我觉得一楼太天真了,呵呵

yuhe dai 说...

我实在看不下去有些人,把已经板上钉钉的事情还要胡乱修改。实在是贬低”憨直”这个词语。你不知道憨直是褒义词还是习近平是王8蛋?

yuhe dai 说...

只有傻逼才会认为一个没有背景的任志强会这样安然无事。中共碾死普通人就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连高瑜 浦志强这样民间威望极高的人,因为在体制内没有强硬的后台,都被关进监狱了。为啥?因为中国老百姓P也不是。是下等人民。权贵是天然的上层人。

yuhe dai 说...

不要以为“北京政界人士”的话就可靠。之前还有“政界人士”称包子如果动徐才厚后果很严重。结果人家包子把上届军委一锅端了。街道办主任也可以自称政界人士。但是他对高层很难真正弄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