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20

公审讨薪民工是一场闹剧

转发此新闻:
中文确实博大精深,总能与时俱进地有新词出现。最近一段时间,「恶意讨薪」就成了时髦词。干活拿钱,天经地义,不惩办恶意欠薪的,却抓「杨白劳」,无论如何说不过去。难怪有个作家感慨:岁数越大中文越差了,什么叫「恶意讨薪」?还真是不好理解,善意的「讨」大概只能是跪下,你一站起来就「恶」意了。

公审讨薪民工本是闹剧,折射出「依法治国」道路还很漫长,基层法官的专业素质还很欠缺。

果然,沉闷的全国「两会」刚闭幕,以四大古城「阆中古城」闻名天下的四川阆中市,就把对付「恶意讨薪」者的手段发挥到了淋漓尽致:四川阆中法院举行公开宣判大会,对8名违法讨薪农民工进行集中宣判。此事一经媒体披露,立即引起舆论的轩然大波。

公审,令人情不自禁地想到了「文革」。从媒体报道看,公审大会是阆中市人民法院举办的,但是会场庄严肃穆、声势浩大,有荷枪实弹的警察警戒,还有不少有组织的观众。显然,仅仅依靠法院的力量是无法组织起来的,当地政府相关部门一定参与其中了。公审大会的作用就是杀一儆百,让恶意讨薪者众目睽睽之下被羞辱。

互联网上一向口水战不断,网民们喜欢站队。一般有关时政的帖子,公知和五毛泾渭分明,经常爆发口水大战。而这一次关于阆中公审讨薪民工的新闻,公知和五毛却是空前地团结,众口一词强烈反对阆中的做法。他们的理由主要基于两点:第一,根据无罪推定原则,任何人未经两审终审都应推定其无罪;第二,违反了最高法院等部门关于坚决制止将已决犯、未决犯游街示众的有关规定。

一个公审大会,把阆中推到了风口浪尖。有网友评论:祸国殃民的周永康、郭伯雄、徐才厚、令计划没有被公审,恶意欠薪的黑心资本家没有被公审,付出了汗水心血养家糊口的讨薪农民工,却被公审了。面对汹涌的网络舆论,阆中市官方给予了回应:有关部门已启动调查问责程序,将实事求是、依法依规严肃处理,并公布结果。

公审讨薪民工,本身就是一场闹剧。这场闹剧背后折射出许多发人深省的东西:第一,「依法治国」的道路还很漫长;第二,基层法官、检察官的法律专业素质还很欠缺;第三,基层政府官员出于保乌纱帽的本能,对于有组织的群体事件十分恐惧,不惜一切代价要消灭在萌芽状态,并要斩草除根;第四,本来工会组织在发生劳资纠纷时可以起到缓冲作用,但是政府投鼠忌器,限制工会发挥作用,各级工会形同虚设。一旦发生纠纷,政府首当其冲,没有退路。

劳资纠纷在全世界都是令政府头疼的事。在中国由于资方与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做为弱势群体的农民工就显得更加势单力薄。加上前一阶段对于维权律师的打压,中国的律师行业已经没有人再肯为农民工维权了。未来讨薪维权的农民工和工人,如果正当渠道无法满足需求,他们还会要铤而走险,把事情闹大,争取社会舆论的关注。这是他们唯一能走的路。因此,今后类似黑龙江双鸭山、四川阆中这样的「恶意讨薪」事件还会不断发生。

不过,讨薪事件可以发生,但是公审讨薪民工这样的闹剧,却最好不要再发生了,因为这种闹剧太丢执政党的脸面。未来几年,是中国面临经济转型的关键时期,下岗工人的安置将会成为各级政府一个十分棘手的难题。如果下岗工人与进城农民工的诉求相一致,他们就会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如何应对他们合理、理性的诉求,以及某些合理不合法的群体事件,对于当地政府来说是一个考验。既考验他们的智慧,也考验他们的良心。

来源:东方日报老徐 独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惡意討薪這個罪很有創意。中國人真的站起來了。如果惡意呼吸也可以入罪,就更可大小通吃了。

发表评论